• 第八章 入主景泰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40字

    此情此景竟然如同当晚自己逃出唐府一般,轿子外面传来轿夫踏上积雪沙沙之声,甚是沉闷,而每一声都好似是踩在了自己心中,茫然回头偷偷掀起轿帘来凌云孤寂的身影依旧站在皑皑白雪之中孑然而立。

    轿子沉闷,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缓缓落轿,只听见面齐声响起:

    “臣妾等恭迎圣上回宫!”

    凌风答道:

    “起来吧,大冷天的跪在地上难为你们了,都到殿中叙话!”

    吴庸掀开轿帘来细声说道:

    “姑娘,请下轿吧!”

    唐婉儿从帘子缝隙看出去,此处却是一个院落模样,前面地上正兀自起身的共有七八人,各个浓妆淡抹不一而足,她缓缓下轿,吴庸倒是体贴,转身对一个小太监说道:

    “扶着点!”

    自己则快步去了銮驾前搀扶凌风去了。

    凌风率先走去,唐婉儿这才看清正殿门楣之上挂着一副匾额,上书“交泰殿”三个篆书大字。

    在小太监的搀扶下缓步向前,待她进入殿门凌风早已居中而坐,两边则分列坐着先前看到的七八位嫔妃,与凌风同列坐在前面的一位却是橘色朝服,想必该是皇后了。

    小太监扶着唐婉儿在正中跪下,唐婉儿低头不语,上面凌风朗声说道:

    “抬起头来!”

    唐婉儿如芒在背,缓缓抬头,虽则不敢斜视,却也知道两旁嫔妃必然都在大量自己,或许她们心中都自嘀咕自己是从何而来,为何皇上出宫祭祀却带回来一个女子。

    坐在皇上身边那女子笑说道:

    “模样倒是周正,皇上是在哪里捡来这么一位女子?”

    能在皇上身边说话如此肆意,便是皇后更不会是旁人了,唐婉儿红了脸低下头去,凌风悠悠说道:

    “你们也不必打问她的来历,吴庸,传旨,就册封婉儿为宁嫔,天朝初定,朕心中想的都是朝局安宁,这个宁字再妥帖不过了!”

    唐婉儿一阵眩晕,他要封自己为嫔,原来想着也不过会是到了宫中做个下等宫女,只待一步步找寻时机再行刺杀,可是如今自己……

    自己就要做了他的女人了吗?

    忍辱偷生,深知卧薪尝胆的打算都有了,唯一不曾想到的就是委身于他,唐婉儿情急之下愕然抬头直直盯着凌风,皇后冷冷说道:

    “大胆,你便是如此直面圣上的吗,还不谢恩?”

    唐婉儿缓缓低头口中颤抖说道:

    “奴婢谢主隆恩!”

    “谢恩不忙,后宫嫔妃册封的正经懿旨却是要太后下的,你接了太后懿旨再到永寿宫中谢恩不迟!”

    凌风却不顾皇后所言说道,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情感来。

    皇后听皇上语气大有袒护唐婉儿之兆,于是就转而笑问:

    “圣上,她既然为嫔自然是不能分封宫殿的,却不知该当如何安置了她呢?”

    凌风环顾四下,众嫔妃纷纷低头,看来是无人愿意收留唐婉儿了,这倒是合情合理,毕竟一人独居一宫和与人共享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敬妃,你想来恭肃,朕颇为信任,这唐婉儿就暂且分封到你景泰宫中吧,有你调教她些宫中礼仪朕也是放心的。”

    凌风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

    敬妃听了就离坐而起跪下说道:

    “皇上信任臣妾自当不会辜负!”

    凌风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表示,只说道:

    “起来吧,朕劳顿了半日,这便去永寿宫给太后请安,你且带了宁嫔回宫去,司礼监不时有人到你宫中,你就代她挑选些使唤的太监宫女,只等太后懿旨下了,只管叫人领她到永寿宫谢恩就是了!”

    敬妃答应了后起来,看了一眼唐婉儿说道:

    “妹妹只管跟着本宫走,一应事由自有本宫安排!”

    唐婉儿谢过敬妃,凌风起身朝外走去,皇后紧紧跟随了,其余众妃却是不愿散去,敬妃就笑说道:

    “散了吧,误了午膳,御膳房也不会将就你们!”

    众人各怀心事散去了,敬妃身边的侍女走过来躬身对着唐婉儿行礼说道:

    “宁嫔娘娘安好,奴婢环儿,司职景泰宫掌事宫女,娘娘若有什么吩咐只管找奴婢!”

    唐婉儿答应了一声,敬妃前行,环儿上去搀扶了,唐婉儿紧紧跟上一路无语到了景泰宫,不一时果然有司礼监的人来跪了半个院子。

    “妹妹,你新入宫,这些都不是知根知底的,咱们就只求合个眼缘而已,你且看看他们哪些合你心意?只管说来便是,姐姐这点主,还是可以做得的。”

    敬妃话说的客气,面色却并不和善。

    彼时敬妃坐在主座上,唐婉儿陪坐,她起身朝跪倒的太监宫女而去:

    “你们中可有失去双亲的?”

    有几人低头答应了一声,唐婉儿就说:

    “失去双亲的跪倒一边来!”

    有两个太监一个宫女跪到了一边,唐婉儿又问道:

    “家中双亲失其一的跪过一边!”又有一个宫女一个太监跪过来。

    唐婉儿转身跪倒在敬妃面前恭敬道:

    “娘娘,臣妾不懂宫中礼仪,嫔妾可是能容留这些人吗?”

    敬妃也不想唐婉儿选人倒是有些蹊跷法子,就点点头道:

    “自然可以!”

    唐婉儿这才起身道:

    “自今日起你们就留在景泰宫了,还不见过敬妃娘娘?”

    那两个宫女,三个太监就跪到前面拜见敬妃,敬妃见唐婉儿礼数倒是周全心中舒缓了一些,就勉强笑说道:

    “日后咱们姐妹都在一个宫中了,妹妹稍坐,就着他们去你寝宫收拾一下,只怕午膳已毕,太后懿旨就到了!”

    唐婉儿答应了一声,太监宫女又过来拜见唐婉儿,唐婉儿答应了,就依照敬妃之言让他们收拾了自己寝宫。

    敬妃转头,见一小太监年纪不大,看起来颇为精明伶俐,略略思虑,便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小文子!”

    小太监恭谨答道,敬妃点头道:

    “既如此,本宫做主,你便做了你家娘娘的掌事太监吧,去司库监取了你家娘娘的月例银子来,你们吃穿用度都要指着你家娘娘呢!”

    小文子跪下谢恩,而后躬身退下去司库监取月例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