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遇冷永寿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1998字

    午膳之后唐婉儿就回到自己寝殿坐下,宫女太监跪倒一片,唐婉儿笑说:“你们起身吧,依次上前报上名来,也叫我认识认识。”

    那已经获敬妃册封的掌事太监小文子就站在唐婉儿身边,余下的两个小太监先上前来,唐婉儿不想自己无心选出的人倒是有趣,这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看起来就忍不住要笑。

    瘦高的声音低沉说:“奴才小凡子,入宫两年了,一直在尚膳监司职!”而那矮胖的声音偏偏清亮说到:“奴才小卓子,入宫一年半,此前是太医院的司职太监。”

    唐婉儿频频点头,强忍着笑意,两个宫女也走上前来,唐婉儿见她二人倒是清秀,其中一个脸色圆润的性格看来开朗一些,就蹲身行礼说:“奴婢桃儿,入宫一年,在浣衣局当差!”

    另一个清瘦女子上前说:“奴婢杏儿,入宫一年,与桃儿姐姐一道在浣衣局!”

    唐婉儿转身对小文子说:“好了,咱们如今在这景泰宫中也算是寄人篱下,你们平日里都勤谨着些,万不可惹出麻烦来才好,小文子,你将今日领来的月例银子留足了咱们一月用度,其余的就赏于你们几个了!”

    他们几人在宫中当差日久,可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好事,立时都跪下到:“奴才谢过娘娘!”

    “好了,都起来吧,你们都是宫中老人,我今日才入宫来,日后免不了要仰仗你们呢!”唐婉儿笑说。

    小文子果然有些老成,就站起来说:“娘娘宽心,这宫中的规矩自然都在咱们心中,咱们见娘娘是个宽厚的主子,日后自然恭谨伺候了,绝不叫娘娘吃了亏去!”

    唐婉儿听了这话不禁一愣,她悠然问到:“这宫中嫔妃还有吃亏的道理吗?”

    小文子和几个太监宫女愕然相视,而后才说:“看来娘娘当真是不知后宫险恶了,奴才今日初次伺候娘娘也不宜挑拨是非,只说这敬妃娘娘确乎是后宫最为仁德的主子,娘娘能到景泰宫来可见皇上是深思熟虑过的。”

    还有这等事,话说到这份上便是小文子不言明唐婉儿也猜得出来后宫定是不平静,他不便说,其实自己此刻也不便问,就只好作罢。

    众人沉默我,外面却传来一个声音到:“太后懿旨到,景泰宫众人接旨!”

    桃儿、杏儿赶紧左右搀扶了唐婉儿出了寝殿,后面三个小太监跟随了,到了院中见敬妃也自出来,唐婉儿想起小文子的话,恭谨地跪后了敬妃半个身子,敬妃果然回眸一笑,像是很赞赏的样子。

    “太后懿旨,新晋唐婉儿嫔位,着留景泰宫中,敬妃端肃恭谨,即日起教习宁嫔,不得有误!钦此!”那太监朗朗宣读了懿旨,而后上前扶起了敬妃,再来扶唐婉儿时唐婉儿已自起身了。

    唐婉儿还不曾说话,那小文子早已上前从袖中对着那掌事太监,然后笑说:“秦公公,这是敬妃与我家宁嫔一点心意,公公拿去喝茶!”

    秦公公眉开眼笑,对着敬妃与唐婉儿躬身说到:“洒家谢过两位主子娘娘,这便回去复旨了!”

    秦公公转身离去,敬妃看着小文子到:“本宫倒是没有看错你!”

    小文子笑而不语,敬妃就对唐婉儿说:“太后懿旨下了,你也该到永寿宫中谢恩才是,本宫原本以为不必前去的,既然太后赋予本宫教习之责,咱们就一道前往吧!”

    唐婉儿躬身答应了,两人各带一个侍女,环儿跟着敬妃,桃儿跟着唐婉儿,一行四人步行朝永寿宫而来。

    方才传旨的秦公公就是永寿宫的掌事太监秦福,他已经到太后面前复命了,此刻正在永寿宫门前值守,见两位娘娘过来就笑容可掬说到:“就知道两位娘娘要来,太后吩咐了,娘娘们正殿稍候,太后在佛堂礼佛,不时就出来。”

    敬妃就携手唐婉儿一道进了院落直奔正殿而去,正殿中无人,两人就站在迎榻前等候了。

    过不多时外面脚步轻盈而来,两人赶紧分列两边,躬身等候了,就见梦竹搀扶着太后从外面进来,敬妃和唐婉儿就跪倒说到:“臣妾恭迎太后!”

    太后目不斜视直直走到迎榻旁,缓缓坐下才转过头来说:“罢了,起来吧!”

    两人起身,唐婉儿第一次见太后自然不知道梦竹在太后宫中地位,而敬妃自然心知肚明,她见梦竹过去奉茶,抢先一步过去到:“梦竹姑姑,这些粗活哪里就能劳动姑姑了!”

    太后微笑点头,唐婉儿这才觉出有些不妥来,其实敬妃也不过准备自己的茶水,梦竹依然将茶水递到了唐婉儿手中。

    “臣妾惶恐,有劳姑姑!”唐婉儿赶紧补救,太后无可无不可地摆手说:“好了,这些都是小事,哀家却不会因此怪罪你的!”

    说话的当口太后已经开始上下打量唐婉儿,抿了一口茶水到:“果然有几分姿色,怪不得皇上要从晋王手中抢夺你来。”

    这事情敬妃尚且不知,此时听了才觉得蹊跷,呆呆看着唐婉儿,却不知她竟然还有如此魅力。

    “太后误会了,臣妾误闯皇陵,与晋王相识不过数日,臣妾彼时在王爷身边侍奉……”她说的心虚,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太后哼了一声,坐正了身子说:“皇上是哀家看着长大的,从未曾因为一个女子求过哀家,今日却破例为你求这嫔位,想来你在他心中颇有些分量呢!”

    唐婉儿见太后语气不善,可是自己委实不知凌风与自己也不过是匆匆一面,而且可以想见他逼迫自己入宫不过是要凌云就范的借口,可是事到如今却为何到了这步田地了?

    “太后,臣妾……”唐婉儿想要辩解,太后却挥手制止了她说:“好了,哀家知道循例你要来谢恩,如今哀家也见了你了,就此回去吧,跟着敬妃好好学学宫中规矩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