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心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36字

    凌风轻轻将唐婉儿抱起来走向内惟,将她好端端地放在床上,又拉起被子细心为她盖好,这才转身出来,小文子领着几个太监宫女正要下拜,凌风却挥手制止,而后轻轻说到:“万不可惊扰了你家娘娘,朕这便去了!”

    小文子几人赶紧跪下,不过倒是的确没有发出恭送的声音来,吴庸跟在凌风身后出了寝殿之后才低声说:“皇上不到敬妃娘娘处稍坐吗?”

    凌风冷冷说到:“你倒是愈发会当差了,却是要来安排朕的行至吗?”

    吴庸吓的赶紧回说:“奴才不敢,只是奴才有些小心思想说与皇上听听。”

    凌风没有说话,不过步子倒是放的慢了些,吴庸知道这是等着自己说下去呢,于是才到:“皇上想想,此番皇上驾临景泰宫,过敬妃房门而不入,又在宁嫔房中亲自喂药,若是敬妃心中不爽,日后宁嫔娘娘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呢!”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凌风愣了一下,此时两人已经出了景泰宫大门,凌风站住脚步,不过很快摇摇头说:“歪理,朕只知道敬妃心中也在思谋心机呢,既然知道朕来了也不出迎,只想看朕究竟会进哪个殿门,其心可诛!”

    “若是敬妃娘娘身子也不适呢?”吴庸见皇上听进去了自己的言辞,赶紧小心翼翼地问到。

    凌风无奈一笑说:“吴庸,若不是看你跟在先帝身边多年,向来勤谨的份上,朕真是要好好惩治你,你这话虽然不假,却是与她们的心思如出一辙,你也看到了,宁嫔的身子确乎不爽,若是咱们进了敬妃寝殿她自然也言说有病,否则不出迎朕便是大不敬之罪!”

    吴庸抱着拂尘点头到:“可不是吗,除去此种理由敬妃娘娘又能怎么辩解呢?”

    “不过朕心知肚明,她只能装病来欺瞒朕,此等小伎俩若是朕迁就了,日后后宫纷纷效尤又当如何收场呢?”凌风看着吴庸问到。

    吴庸低头沉吟,凌风摇头轻笑说到:“真是看不出来,你倒是个风流杂种,于女人的心思倒是清朗无比呢!”

    能得皇上金口骂上一句可是在宫中当差最大的奖赏,吴庸顿时觉得自己四肢百骸无比通透舒坦,讪笑着说:“老奴是个无根之人,皇上这话才是谬赞了呢!”

    主仆二人相视大笑,凌风再次抬脚向前走去,口中仍旧说到:“你是宫中老人,社稷为难之际又是你挺身而出,朕不曾赏你只是怕如此倒让你成了众矢之的,其中深意你可是明了的?”

    吴庸听了不禁哽咽落泪说:“老奴自幼追随先帝爷,一心为主,先帝爷的心思老奴必然以命相守!”

    凌风不再说话他知道吴庸这话自然是真心的,当晚永泰殿中情势他也不知结局如何,粉身碎骨也不过是一念之差的事,可他却仍旧誓死维护先皇遗训,只此一点就值得信赖。

    “皇上,这不是回御书房的道路,前面更无嫔妃宫殿了!”吴庸见凌风一味前行,赶紧提点说。

    凌风悠悠说到:“朕这是要到永寿宫中太后面前请安!”

    不消片刻到了永寿宫,门外值守的正是秦福,他跪下说到:“奴才恭迎圣驾!”

    “起来吧!”凌风低低一声,脚步不停进了门去了,吴庸笑说:“皇上心情好,这门槛都变得低了!”

    凌风一愣,想到那日门槛的事,不禁微微一笑。

    两人进了正殿,太后正盘腿坐在迎榻上,伏在几案上抄写着什么,见凌风进来兀自笑了笑说:“恁晚了皇帝还来看哀家吗?”

    “儿子给母后请安!”凌风上前屈膝行礼,太后摆摆手,旁边梦竹早已上前扶住了,凌风顺势扶住梦竹的手臂说:“姑姑不必劳烦!”

    “今儿哀家见过那个宁嫔了!”太后好似看透了凌风的心思,不等他开口自己先说到。

    凌风就挨着太后坐下,看太后抄写的正是佛经,于是就说:“西域恭贺儿臣登基,送来几部藏传佛教的经书,儿子明日叫吴庸送来!”

    太后笑了笑说:“几部经书就能让哀家转圜了话头了吗?”

    凌风见被太后识破的心思,笑而不语,太后才放下手中毛笔说:“哀家看那宁嫔模样倒是清秀,也不改淳朴本色,只是面容凄苦,与宫中祥和之气相左。”

    太后说话向来隐晦,凌风却深知母亲秉性,太后笃信佛教,言辞都是以宽厚为要,今日说出这番话来自然是对唐婉儿并无好感了。

    “宁嫔初入宫禁,很多规矩都要从头学起,母后还是给她些时日,儿臣倒是不急!”凌风笑了笑说。

    太后面色却是一沉,悠悠说到:“皇上是不急,可是却不知如今在冰天雪地里的云儿会做和想法?”

    凌风一愣,终于明白了太后心思,原来她对于唐婉儿的不爽却是源于凌云,想想也是,自己本就没有隐瞒太后唐婉儿是自己从凌云身边强行带回宫中的,她有此想法也不为过。

    只是太后近来时时处处都会凌云着想,难道自己心中委屈就可以忽略吗?“母后,晋王与朕本就是手足,可当此朝廷用人之际他却如此固执,却叫朕如何是好,若不是顾念手足之情,只怕……”

    凌风眼中寒光一闪,太后心中一愕,看来是自己忽视了皇上感受了,他如今已经登基,正是万人之上,虽说自己身为太后,可是却已不能左右他的想法了。

    “皇上想想,当初让晋王出去守陵的还不就是皇上你吗?此刻却又纠结于此,叫哀家说你什么好呢?”太后反问。

    凌风苦笑摇头说:“母后却是不知,晋王前些日子若是在朝堂上,文武朝臣必然追问朕登基之事,朕只是怕他为难!”

    太后听了倒是一愣,如此说来凌风这冷峻的外表之下却是温热的心肠,说起来也是不错,若是凌云在时文武百官追问起来,凭凌云个性,他早晚自必说出真相,只是凌云所知真相也不过是一个片段而已,说了反倒更遭人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