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初次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32字

    次日一早起来唐婉儿领着自己寝殿中宫女太监早早到了敬妃正殿中来请安,环儿正为敬妃梳妆,敬妃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猫。

    “臣妾给敬妃娘娘请安!”唐婉儿跪下说到,敬妃懒洋洋地说到:“罢了,妹妹起来吧!”

    唐婉儿才桃儿搀扶下起来也不敢坐,就躬身站在一旁等敬妃梳妆已毕走过来说:“妹妹稍坐,咱们用杯茶就到皇后宫中请安!”

    本以为就会如此和风细雨了,岂料敬妃坐了下来,唐婉儿正要坐,敬妃却对着怀中小猫说:“今儿罚你不许吃饭!”

    身边环儿笑说:“娘娘也是的,一只猫儿,又不通人性的,娘娘却来与它置气!”

    唐婉儿不明就里,于是笑问:“娘娘,这小东西可是犯了什么过错了吗,要娘娘这般狠心来罚它?”

    敬妃笑了笑说:“也无他,不过是本宫这里养了不止它一只畜生,岂料昨晚它竟仗着本宫宠爱吃独食呢!”

    唐婉儿热血上涌,脸瞬间变得通红,敬妃这是在拐着弯地说自己呢,昨晚皇上只去了自己寝殿,在敬妃娘娘眼中自己岂不是和吃独食的畜生一样了?

    “妹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姐姐不给它些教训,只怕它日后永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了呢!”敬妃虽然面上始终带着笑意,可是说出的话却极不中听。

    唐婉儿正要接口,敬妃却起身说到:“好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咱们这就到寿康宫去吧,去的晚了皇后不免责罚呢!”

    两人就起身,仍旧是各自带了环儿与桃儿出了景泰宫朝寿康宫而去。

    到了寿康宫,门口值守的是掌事太监安盛,见了敬妃和新晋的宁嫔来,他也不过是皮笑肉不笑地请安说到:“两位娘娘里面请!”

    众妃早已到了,唐婉儿至此仍旧认不全这些嫔妃们,跟着敬妃在正厅跪下齐声到:“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正在抿茶,就笑了笑说:“起来吧!”唐婉儿正要起身,不想敬妃又转身对着坐在下面最前位置的一位嫔妃跪下到:“臣妾给德妃娘娘请安!”

    唐婉儿赶紧跟着做了,微微抬头却见德妃睥睨着眼睛根本不曾睁眼看她二人,“起来吧,这里又不是景阳宫,何必如此多礼呢!”

    皇后在上面笑着说:“这次妹妹的心情,你倒是来挑理呢!”

    德妃就冷笑说:“若是真的有心,日后到景阳宫中去给本宫请安,本宫那才高兴呢!”

    皇后就端起茶盏来再去喝茶掩饰了尴尬,德妃却看着刚刚坐下的唐婉儿悠悠说到:“听闻宁嫔昨晚身子不适,皇上都在身边伺候了,也不知可是真的?”

    唐婉儿一愣,不想这种事情都能传的如此之快,她心中有些不悦,一大早起来就被敬妃夹枪带棒数落了一通,到了这里又被德妃戏谑。

    “想必是谣传吧,臣妾宫闱中与皇上的私事德妃娘娘怎么就能知道端底呢,臣妾倒是要去问问皇上了,可是皇上出了景泰宫就与别人说起了,若是皇上身边的人臣妾也好让皇上责罚,桃儿,德妃娘娘的这话你且记下了,不时我便到御书房去禀明皇上,你回去之后就让咱们宫中的人在外面雪地里跪着等我回去发落!”

    德妃眉毛一挑,不想自己一句话惹出唐婉儿这么许多话来,而且她一句话就切中了要害,这事若是传到皇上耳中他定会责问自己是从何得知这件事的,倒是岂不是自讨苦吃?

    冷冷一笑说:“妹妹好厉害的舌头,本宫不过一句玩笑话,却惹来你如此一通牢骚,原来妹妹是说不得的!”

    “臣妾不敢,臣妾昨日才入宫,与宫中规矩陌生的紧,今日已得敬妃娘娘与德妃娘娘连番指教,臣妾自当铭感五内,便是不说与皇上听臣妾也自当改正!”

    众妃听了都是一愣,原来唐婉儿早上就被敬妃调教过了,而她也好不掩饰,只是皇后看着唐婉儿意味深长地笑,看来父亲说的不错,这个唐婉儿着实不简单,仅这口舌之利就不会饶人。

    德妃好似很反感唐婉儿将自己与敬妃相提并论,冷冷地白了敬妃一眼,敬妃只当做没看见,只是端肃坐着。

    皇后就放下茶盏来说:“好了,本宫今儿也没有什么事,你们安也请了,本宫就不留你们了,宁嫔既然要去御书房本宫可不愿拦着!”

    说过之后她兀自笑了笑,意思自然是表示自己说的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可是看着唐婉儿的时候眼神却是颇有深意,唐婉儿看的出来她是极其想要自己去御书房的。

    众妃就起身告退,唐婉儿在桃儿搀扶下先行出了寿康宫,敬妃从后面出来紧走几步追上来到:“妹妹慢走!”

    唐婉儿转身笑看着敬妃,敬妃却说:“早间姐姐那些话妹妹是不是误会了?”

    “没有啊,娘娘说起猫儿的事臣妾倒是觉得有趣,反正要去御书房,不妨就说来与皇上听听聊博一笑呢!”

    敬妃早已变色,拉住唐婉儿的手说:“妹妹玩笑了,那话怎么好在皇上面前说去呢,也是姐姐口不择言,妹妹莫怪才好!”

    唐婉儿就笑了笑说:“娘娘也是得,我不过是句玩笑话,只是刚才话已经在众人面前出口了,若是此时不去御书房倒是有些下不了台了呢!”

    敬妃拍着心口说:“妹妹真是吓死人了,既是如此妹妹早去早回,本宫就等着妹妹回来再叙话!”

    唐婉儿点点头,这才重新向前走去,后面德妃出来,看着敬妃惶恐模样不禁冷笑一声对着时候的侍女迎香说到:“看看这低三下四模样,本宫宁愿受皇上责罚也不去做这等没皮没脸之事。”

    德妃说话向来毫无顾忌,而且偏偏就要敬妃听到,因此也没有收声,敬妃听了个明明白白,却又得装出不曾听到的样子,带着环儿疾步走去。

    再说唐婉儿到了御书房,吴庸站在外面值守,见是她来了倒愣了一下,赶紧上前请安到:“宁嫔娘娘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