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龙颜大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18字

    凌风退朝回来步履匆匆进了御书房,坐到御座上低垂着头冥思默想,吴庸慢慢过去为他捏着肩背说:“皇上,如今朝臣拥戴,大局已定,皇上还有什么好忧心的?”

    “你懂什么,那些朝臣不过是随风所向,哪有几个坚定之人,拥戴之说更是无从谈起,不过是些逢迎阿谀言辞罢了!”凌风冷冷说到,挥挥手让吴庸退过一边。

    吴庸赶紧出去准备茶点,不想刚出御书房门口就迎头看到京兆尹图尔泰疾步走来,“臣恭请圣安!”图尔泰跪倒在御书房门前说。

    吴庸赶紧对着御书房内拱手到:“圣恭安!”说完之后躬身入内小心翼翼到:“皇上,京兆尹图尔泰求见!”

    “快传!”凌风精神徒然一阵,抬头说到,吴庸朗声对外面到:“圣旨下,传京兆尹图尔泰觐见!”

    图尔泰垂首进来,几步迈到御案前撩动袍角跪下到:“臣图尔泰叩见圣上!”

    “朕昨日谕旨与你,交代之事可有什么眉目了?”凌风急切问到。

    图尔泰也不抬头,沉声到:“圣上明鉴,那唐家灭门惨案,矛头所向正是……正是宫中,微臣无能,暂无所获,只得面圣陈情,请皇上圣裁!”

    凌风冷哼了一声,正要发作,外面却传来唐婉儿声音,“皇上,臣妾携同敬妃娘娘求见!”

    吴庸见凌风眉头紧皱,正要出去阻拦,不料凌风却摆手到:“传进来吧!”

    唐婉儿亲自搀扶着敬妃进来,凌风面色依旧阴冷,敬妃与唐婉儿见图尔泰跪在地下倒是愣住了。

    “你们不必参加了,图尔泰一并起身回话!”凌风缓和了脸色说到,图尔泰恭敬地磕头起身,又向敬妃与唐婉儿见礼。

    凌风冷冷问到:“以朕之间你却也不能一无所获,却将详细情由说来朕听!”

    图尔泰躬身说是,而后才沉吟到:“微臣接到缉捕奏报,赶往唐家之时大火正自蔓延,因而尸首早已被大火焚毁,无从查证,只是微臣捡到了一块物事!”

    凌风嗯了一声,图尔泰赶紧从袖中掏出一块明晃晃的金牌来,吴庸赶紧上前接过来,双手托到凌风面前。

    “大内侍卫的腰牌,怪不得你说有人剑指大内,原来是有此佐证。”凌风把玩着手中金牌沉声说着,好似显然了深思之中。

    唐婉儿的眼中却行将冒出火来,这便是大内侍卫的腰牌,自己当日却为何没有发现,如今更是坐实了此事与凌风决然是有干系了,且看他如何推脱。

    冷笑了一声凌风将那腰牌掷到地下,正落在图尔泰脚边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今慢说是言辞,便是证据都有了,朕当真是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

    “皇上,区区一块腰牌能说明什么,废太子宫中的侍卫都有这腰牌,废太子潜踪,那鎏庆宫中宫女太监是发付有司了,可是那些侍卫却是武艺高强,从宫中走脱了不少呢,奴才想来会不会是?”旁边吴庸小心翼翼说到。

    凌风一掌拍在御案上,吴庸以为凌风是恼怒自己一宦官之身干预了朝政,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不想凌风却指着吴庸对图尔泰到:“瞧瞧,便是朕身边的一个奴才都有此见识,你却说束手无策,难不成要朕封了吴庸为协理钦差会同你来办理此案吗?”

    图尔泰当即跪在吴庸身边到:“微臣吴庸,请圣上责罚!”

    “责罚,若是责罚了你就能还朕一个清白,朕倒是不吝想责罚与你,只是如此也是于事无补,你起来吧,速速回了你的京兆尹衙门好好查办此案!”凌风几乎是咆哮起来了。

    图尔泰胆战心惊地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慢慢退了出去,凌风才对吴庸到:“起来吧,你这奴才倒是有些见识!”

    敬妃方才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凌风震怒之时向来是没有征兆,此番可见他心中恼怒尤甚往日。

    她赶紧走上前去,打开随身带的食盒到:“皇上,臣妾知道皇上操劳国事,食不甘味,特意与宁嫔妹妹准备了几色点心请皇上尝尝。”

    凌风余怒未消,却又不愿在唐婉儿面前表露,于是强压怒火还了一副平静脸色到:“你们倒是有心。”

    只是旁边唐婉儿还在想着方才图尔泰的话,废太子的事他也从爷爷口中得知了,既然爷爷仗义执言就是为了太子,则太子又怎会加害唐家呢?

    看来凌风仍旧不过是在自己面前做戏而已!凌风见唐婉儿神游物外,冷笑到:“宁嫔是怎么了?”

    唐婉儿愕然醒悟,赶紧上前到:“臣妾忘情了,适才圣上震怒,臣妾哪里见过这等天威,因而有些惊吓,皇上恕罪!”

    凌风也不去计较,而是看着食盒中各色点心,吴庸见凌风目光闪烁,赶紧上前,从那点心盒子中各取出一块来放入口中。

    唐婉儿这才明白凌风用的膳食都是要经由专人试尝的,幸而自己从未想过要在膳食中做手脚。

    凌风见吴庸一样用了一块毫无一样,这才拿起一块来慢慢品尝了,“如今天寒地冻,绿豆糕中辅以姜丝倒是首创,朕很喜欢!”凌风终于露出一丝难得笑容。

    “只是朕记得敬妃在王府时心灵而手不巧,如今却是大不相同了!”凌风笑说。

    敬妃嗔怪说到:“皇上惯会取笑臣妾的,明明知道这是宁嫔妹妹的主意,却来消遣臣妾,那日圣上晚间驾临景泰宫,臣妾正要迎迓,却见圣上去了宁嫔妹妹偏殿,臣妾无趣,不曾出殿迎驾,心中着实不安呢,幸而宁妹妹出了这个主意,要臣妾前来告罪!”

    “难得你们有心,朕岂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如今美人美食当前,朕便是想要怪罪于你也是不忍心!”凌风悠悠说着,不自觉又拿起了一块点心来!

    敬妃见凌风果然喜欢这点心,偷偷转头对着唐婉儿悄然一笑,唐婉儿也自微微点头,只是心中一直顾虑方才图尔泰的言语,有些心不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