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拜会景阳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12字

    凌风有意无意看了唐婉儿一眼,见她眼神迷茫,于是缓和了脸色笑问:“宁嫔可是有什么心事吗?”

    唐婉儿听了之后立时惊醒过来,赶紧跪下道:“臣妾失仪了!”

    “说来你入宫之后好似还没有拜会过德妃,朕也不留你,你到景阳宫中去瞧瞧,敬妃留下来陪朕说说话!”凌风坐到御座上垂首说到,并没有去看唐婉儿的脸色。

    唐婉儿跪下告退,凌风也不说话,倒是敬妃心中有些不知所措,本来皇上单独留下她来应该是高兴的事才对,可是凌风偏偏又将唐婉儿支走了,这反而让她心中惶惑了。

    “你可知朕为何支开了她吗?”凌风等唐婉儿去的远了,突兀地问正在研墨的敬妃,敬妃惶恐回到:“臣妾委实不知呢!”

    凌风叹息了一声,而后苦笑着说:“朕心中有些疑虑,只是却又不敢认定,毕竟这宁嫔原本是追随在晋王身边的,如今到了宫中朕交付她到其他宫中也是不能放心,你且代朕好好瞧住了她才好。”

    敬妃愣了一下,皇上这是要自己监管唐婉儿的吗,可是此前却一丝一毫都没有表露出来。

    “臣妾谨遵圣谕,只是臣妾看来,皇上对于这宁嫔却是眷顾有加,如今又有这番言辞,臣妾有些困惑不解了!”敬妃犹犹豫豫说道。

    凌风的脸色顿时一变,阴冷说道:“朕吩咐了,你只管照做就是,却哪里来的这许多话,难道朕事事都要向你奏明不成?”

    敬妃吓的扑通跪倒说:“皇上恕罪,臣妾妄言了!”

    凌风无奈摇头,而后轻声说:“你且起来吧,朕近来也是神思恍惚,总有些急躁,难为你了!”

    敬妃胆战心惊地起来,凌风朝她伸出手,敬妃赶紧过去拉住凌风的手。

    “你向来是朕身边最贴心的,从吴王府直至宫中,朕知道你才是身边最为恭顺温柔的,只是朕立于朝中,却有众多万难抉择,你要懂得了才好!”

    敬妃的眼泪滚滚而下说:“臣妾自然都明白的,便是皇上不说臣妾也知道,如今新朝刚立,人心思变,更有不少心怀鬼胎之人蠢蠢欲动,皇上自然忧心。”

    “正是这话,你既说的出口,定当是体恤了朕的难处了,如今朝中户部自不必说,吴迪乃是爱妃父亲,时时处处都为朝廷着想,也一力为朕分忧,朕看在眼中,都是记在心里的!”凌风动情说道。

    敬妃听了更是觉得心暖,就悠悠说:“圣上说的哪里话,父亲既是天朝臣子,自当为国效力,为皇上尽忠,此乃家父本分,皇上不必谬赞。”

    “可是爱妃是否想过,这偌大的朝堂单凭吴尚书一人,纵是苦苦支撑又有何益?”凌风见敬妃好像有些领悟了自己意思,于是追问道。

    敬妃心中一惊,是了,皇上对自己说了这么许多,还不是要提点自己,那庞煜与郭景宗在朝中势力却是比自己父亲大的多了!

    “臣妾惶恐,仅凭臣妾家父一己之力哪里就能助益皇上,这道理臣妾自然明白,因而与后宫中也自然会与姐妹们合同一心,对于皇后娘娘和德妃更是会尊崇有加,绝不让圣上作难就是!”敬妃柔声说。

    凌风心中宽慰,拉住敬妃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着说:“有你这话朕还有什么好说的,有妻若此,夫复何求?”

    敬妃羞赧一笑,凌风很少会用这种民间言辞和自己说话,她垂首不语,凌风就抱起她来直奔内帷而去。

    “圣上,这青天白日的,如今还是在御书房中呢!”敬妃提点凌风。

    凌风回身交代:“吴庸,传朕口谕,所有侍卫退到御书房院落外值守,今儿午间不许有人来搅扰。”

    吴庸赶紧眉开眼笑说道:“老奴遵旨!”

    再说唐婉儿出了御书房,桃儿本就在外面一直候着呢,见她出来赶紧上前搀扶了。

    “皇上可是有什么交代吗?”桃儿见唐婉儿面色有些不对,就赶紧问道。

    唐婉儿却答非所问:“方才到御书房觐见的官员你可是记下了?”

    “回娘娘,那是京兆尹图尔泰,入宫来却是为了回奏追查唐家灭门案的,奴婢见他进门之后早已问清值守侍卫了。”桃儿伶俐回道。

    唐婉儿回神一笑说:“很好,这人你好好记下了,本宫日后说不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还要你来牵线呢!”

    桃儿就答应了,不过见唐婉儿前行的路并不是回景泰宫的,她赶紧问道:“娘娘,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皇上旨意,要本宫到景阳宫中拜会德妃娘娘!”唐婉儿悠悠叹息说道。

    桃儿愣了一下,皇上怎么会有这种旨意下来,在寿康宫中自己也是看得分明,那德妃正要变着法的找自家娘娘的事呢,如今倒好,却是一道旨意叫娘娘送上门去了。

    “这德妃娘娘在宫中飞扬跋扈可是有目共睹的,虽则圣上即位不久,也是新近才入主皇宫,可是奴婢听闻这德妃便是在吴王府中时便嚣张异常,当今的皇后都有让她三分呢!”桃儿忧心忡忡说道。

    唐婉儿苦笑了一声说:“那又怎么样,如今是圣上旨意要咱们去,难道本宫要抗旨不成?”

    桃儿无语,不一时两人已经到了景阳宫门前了,守在宫门前的正是景阳宫的首领太监万盛,他挥动拂尘皮笑肉不笑地说:“是宁嫔娘娘驾到呢,如今宁嫔得宠,屈驾到咱们景阳宫来却是难得。”

    “好说,臣妾既然武功了,自当来拜会德妃娘娘的,今儿也是闲来无事,公公就去回奏吧?”唐婉儿倒是不想与这奴才一般见识,就冷冷说道。

    万盛见唐婉儿倒是态度不卑不亢,而且话语之中阴冷异常,显然不是好对付的,略略思索,于是就躬身道:“如此娘娘稍候,老奴这就去回奏了娘娘。”

    唐婉儿点头,并不开口说话。

    唐婉儿见他进入宫门去了,须臾出来笑说:“德妃娘娘有请,娘娘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