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拂逆德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47字

    桃儿就扶起唐婉儿跨过景阳宫高大的门槛进来,款款到了正殿外,唐婉儿跪下道:“臣妾宁嫔叩见德妃娘娘。”

    “进来吧!”德妃慵懒的声音从殿内响起,唐婉儿起身进了殿门,见德妃正在迎榻上斜靠着品茶,就躬身在一边站着。

    “今儿这是怎么了,是什么风把宁嫔吹到本宫这里来了?”德妃似笑非笑说道,正眼也不曾看唐婉儿一下。

    唐婉儿笑说:“臣妾陪敬妃到了御书房伺候圣上,圣上口谕叫臣妾来景阳宫中瞧瞧,若是德妃娘娘有什么吩咐,臣妾也好支应了才是。”

    “好说,本宫是识得大体的,既是皇上宠幸宁嫔,本宫又哪敢有什么吩咐呢,而且在寿康宫中本宫也是见识了宁嫔的伶牙俐齿了。”德妃哼了一声说。

    唐婉儿笑了笑说:“臣妾初来乍到,对于宫中规矩也不甚了然,总要有些自保的言辞才对,若是臣妾言语上开罪了德妃娘娘,还望娘娘见谅才是!”

    德妃听唐婉儿这话语虽是恭谨,可是语气却是生硬异常,于是霍地坐直了身子道:“这便是圣上口谕中叫你来瞧瞧本宫的意思?”

    “皇上没有明说,臣妾鲁钝,也无法一时领会了,因而只能如此莽撞,若是有不周之处,娘娘莫怪才好!”唐婉儿真诚说道。

    德妃这才舒服了一些,而后换上了一副笑脸,只是这脸色转圜的未免太快了些,因而显得有些虚假了。

    “迎香,你这蹄子当真不成体统,宁嫔来了却连茶水都奉上一杯,却不是叫宁嫔以为我景阳宫中没有规矩吗?”德妃作色说道。

    她身边的侍女迎香立时蹲身福了一福,而后出去准备茶水了。

    “宁嫔坐吧,你这些日子伺候皇上劳苦,本宫也须给你些面子才是!”德妃懒洋洋说道。

    唐婉儿也不客套,就笑说:“臣妾谢座!”而后径直过去坐了,德妃见她这模样好似一点都不惧怕自己,于是心中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来。

    “宁嫔,你须知道,这后宫中自然是以皇后为尊,你今日到了本宫这里,却是不怕皇后知道了怪罪吗?”德妃笑问。

    唐婉儿眉毛一挑,她明知道德妃这是在挑拨呢,不管自己如何回应,只怕这话很快就会传到皇后耳中。

    略一沉吟之后唐婉儿笑说:“娘娘此言差矣!”

    德妃一愣,唐婉儿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如此拂逆自己,她正要发作,唐婉儿却继而说道:“后宫自然是以太后为尊的,娘娘怎可说出这种话来呢?”

    一句话把德妃的话全堵住了,说起来德妃在后宫之中从未怕过皇后,便是在吴王王府中时便是如此,只是入宫之后却对太后忌惮的很。

    虽然太后也从未过多干涉后宫政事,可是那老太婆看起来慈眉善目,而不时露出的阴郁之色着实令人胆战心惊。

    “是本宫错了,只是太后从不过问政事,说起来还不是一切都以皇后为首的吗?”德妃又问。

    唐婉儿心思萌动,早已想到德妃是要看清自己心迹,说起来倒是要拉拢自己了,于是笑说:“这也是自然之理,皇后乃是国母,自有母仪天下之相,说起来也是自然之理!”

    德妃听了之后面露不悦,冷哼了一声说道:“话虽是这般说法,可是本宫却瞧着心塞,就寿康宫中那位也配得上母仪天下四字吗?”

    “娘娘,臣妾来拜会娘娘乃是圣上旨意,若是娘娘口中总是如此不经之言,臣妾只好告退了!”唐婉儿悠悠说道。

    德妃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说:“哟,你这气性倒是不小呢,不过就是几句话,你倒是较真,本宫也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且记下了,这话本宫不是当着你的面才会如此说法,便是在皇后面前也是一般无二。”

    唐婉儿知道德妃这话倒是不假,在寿康宫中自己也是见识过的,于是就垂首道:“娘娘秉性直爽乃是性格使然,臣妾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言及皇后,臣妾却不敢妄自插嘴,便是听了也是罪过。”

    “如此说来宁嫔倒是个懂得规矩之人呢,只是在后宫讲究规矩只怕日后会有所妨害的,本宫今儿也算是提点了宁嫔了!”德妃冷笑了一声说。

    唐婉儿欠身说道:“臣妾谢娘娘关切,圣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臣妾不敢有违圣人之道,因而才有方才言辞,娘娘不要怪罪就好!”

    德妃最烦的就是听人掉书袋,哼了一声说:“听了你这话到确乎是与皇后一路的,说起话来也是之乎者也,叫人好不心烦!”

    唐婉儿愣了一下,自己从小就在爷爷的督促之下博览群书,说起话来自然就是这种味道,却不料着实不对德妃娘娘的路数,不过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本宫倒是以为书读的多了,腹中自然有些曲折环绕,与人情世故之中也是有所裨益,若是日后宁嫔能追随本宫,说不定也是美事一件呢!”德妃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唐婉儿轻轻一笑,而后起身行礼说:“娘娘谬赞了,臣妾不过是区区嫔位而已,哪里就能承得起娘娘如此厚爱?”

    德妃笑了笑说:“你这话才是说到了点子上呢,在后宫之中,倾轧之事在所难免,因而努力上行才是天道,本宫劝你还是好自为之,若是在本宫身边,平步青云也不是不可能的。”

    德妃说完之后愣愣看着唐婉儿,自己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分明异常了,若是她还是不能有所表示,则不免有些刻意了!

    “娘娘,臣妾已然说了,臣妾生性鲁钝,则与人情世故之道向来不是太过通透,因而娘娘的眷顾臣妾着实不敢领受,至于娘娘言及平步青云之事,臣妾从未想过,而且也不愿去想,若是娘娘始终纠结于此,却为何没有登上皇后之位呢?”

    唐婉儿一言说道了德妃的痛处,这话太有道理了,自己大言不惭地要唐婉儿平步青云,可是自己也不过是个贵妃而已,说起来岂不是个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