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曲意逢迎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06字

    唐婉儿点头应了一句:“可不是呢,臣妾本来陪同敬妃娘娘到了御书房,不料圣上却要臣妾到景阳宫中拜会德妃娘娘,臣妾也是没有法子,只好去了!”

    皇后掩嘴而笑,因为唐婉儿说了一个没有法子让她很是高兴,笑过之后有些嗔怪说道:“你也是的,德妃也不过是后宫嫔妃而已,品级高些,皇上要你去拜会自然是要你与之和缓一下关系,说来也是该当的,你却为何流露如此无奈的样子来?”

    唐婉儿苦笑说:“皇后娘娘教训的是,只是臣妾鲁钝,不愿与人一较长短,自臣妾入宫一来,德妃娘娘好似就有些对臣妾有所抵牾,因而臣妾还是能躲就躲的好!”

    皇后听了愈发高兴,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是实情,德妃平日里骄纵了些,不过便是皇上也迁就她一些,你就勉为其难吧!”

    “谨遵皇后懿旨,臣妾说了,能躲则躲,既是不能躲自然就只能硬着头皮去见了!”唐婉儿说话的时候语气茫然,像是忍耐着什么一般。

    皇后很是满意唐婉儿对于德妃的言辞,不过也没有就此流露出来,而是笑说:“德妃不尊长幼之序,后宫中是无人不晓的,她不曾难为了你吧?”

    “那到没有,臣妾不过是个嫔位而已,想必也没有令德妃难为的资历吧?”唐婉儿刻意说了这么一句。

    皇后悠悠说道:“你这话本宫就不认同了,入宫之初谁不是从低到高一点点走上来的,便是本宫当初进了吴王府也不过是个王妃而已呢!”

    “皇后娘娘人品贵重,飞黄腾达本就是情理之中的,臣妾却毫末之微,从来不敢有此奢望呢!”唐婉儿赶紧恭敬回应皇后。

    皇后低头去抿茶,其实心中权衡自己该如何提点了唐婉儿才是,抬头时已经打定了主意,于是轻声道:“你入宫就册封为嫔,说来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日后自当不可限量,本宫却是看好你的。”

    “臣妾谢娘娘青眼!”唐婉儿明明听出了皇后的意思,此际正是应该表忠心的时候,她偏偏装作不懂,什么都没有说。

    皇后显然有些失望,不过仍旧不愿意就此放弃,而后悠悠说道:“后宫复杂,你初来乍到,总该有些依凭才是,若然单凭一己之力,慢说平步青云都是奢望,便是自保都是难为之事呢!”

    “臣妾自然明了其中道理,谢皇后娘娘提点,臣妾日后自当小心谨慎!”唐婉儿一笑置之。

    皇后见唐婉儿连番两次都不愿接自己的话头,自然也不愿再说下去,而是点头悠悠说道:“宁嫔可是用过晚膳了,若是不曾就留在寿康宫中陪本宫一道吧!”

    唐婉儿正要拒绝,外面却传来凌风声音:“如此甚好!”

    皇后与唐婉儿都没有想到这个时辰凌风会来,两人赶紧离座而起,在正殿中跪迎了,凌风进来笑说:“吴庸传膳,朕晚膳就在寿康宫中用了,刚好有皇后,宁嫔作陪!”

    吴庸笑着应了,转身出去,自然是去御膳房传膳了。

    凌风见皇后和唐婉儿异口同声说道:“恭迎皇上圣驾!”他摆手笑说:“都起来吧,地下寒凉,朕怎么忍心看到你们跪着。”

    他本来就是个阴冷之人,这两日也不知是怎么了,尤其是唐婉儿入宫之后,便是皇后都明显觉得他有些柔情了。

    凌风倒是懂得体贴,伸手拉起了皇后,唐婉儿就随后起来,皇后心中感念,顿时红了眼圈。

    凌风大笑说:“朕也不过是拉了你一把,倒是叫你如此伤情了吗?”

    皇后赶紧破涕为笑说:“臣妾不敢,皇上恕罪,臣妾只是感念皇上体恤,因而才会如此的。”

    凌风一直没有放开皇后的手,而是拉着她坐到了迎榻上,示意唐婉儿在对面陪坐,唐婉儿谢过了!

    “宁嫔倒是有心,这么晚了还来瞧皇后?”凌风有些诧异。

    唐婉儿赶紧恭敬回到:“是皇后恩德,赏赐了臣妾不少贵重之物,臣妾惶恐,特来谢恩呢!”

    凌风点了点头笑说:“正该如此,皇后乃是后宫之主,宽待你们这些嫔妃却是应该的,皇后仁德,倒也是你们的福气呢!”

    唐婉儿赶紧点头应了一声,不一时吴庸从御书房传膳回来,就在正殿中布了,皇后请凌风入座,凌风示意她们不要拘谨,一起坐下就是,两人又谢了恩。

    “朕倒是忘记问宁嫔了,今日到了景阳宫中情形如何,与德妃叙谈还算欢畅吗?”凌风突然问道。

    唐婉儿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凌风会在此时问起这件事,笑了笑说:“圣上旨意要臣妾去景阳宫,臣妾自然不会推诿,到了之后德妃也是说了些话,只是臣妾鲁钝,大多倒是不甚明了呢!”

    皇后见唐婉儿有意回护德妃,就笑了笑说:“宁嫔谨慎,毕竟是新入宫,有些话当着圣上的面也不好开口,不过圣上对于德妃品行向来是深知的,她怎么会轻易放过了宁嫔?”

    凌风无奈笑说:“朕刚刚夸赞了你宽厚待人,你却如此背后非议德妃,真是叫朕无言以对了!”

    “臣妾惶恐,只是对于德妃为人一向了解,因而才说这不经之言,圣上莫怪!”皇后顿时有些慌乱。

    凌风体贴地摆摆手说道:“罢了,这话却也不假,朕自然是深知德妃品行的,她个性张扬了一些也是确有其事,说来还不是皇后管束不严,若是早在王府中时就立了规矩,也不至于有今日的德妃了。”

    “皇上教训的是,臣妾不敢推脱,只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臣妾便是再过约束,只怕德妃表面上应承了,背后却还是依然固我吧!”皇后笑了笑说,仪态自成。

    凌风摇头说道:“这便是你领会不到朕的深意了,后宫中千人千面,若是要想众嫔妃们都像你等这般恭谨却又怎么可能,若然能表面上应承了,朕这心中也就受用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