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无心之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11字

    皇后赶紧恭谨说:“臣妾受教了!”

    她见凌风对于德妃的事情有些伤心,倒是莫不如就以唐婉儿为借口转圜了话题才好,于是就笑说:“方才皇上没来是宁嫔倒是说了,德妃属意拉拢宁嫔呢!”

    “昏话,朝中与后宫都是一体同理,朕最介意什么你在王府这么些年,如今入宫之后又是冠绝后宫,若说心中不明,可是要朕再教你?”凌风显然是生气了。

    皇后吓的赶紧离座而起跪了下来,唐婉儿见了,赶紧陪着皇后一起跪下。

    “皇上,臣妾虽则从不在朝中,也不曾在王府伺候过,却是明了无论何朝何代,最为忌惮的便是党争,方才皇后娘娘所言也不过是一时失言而已,圣上恕罪!”唐婉儿代皇后求情。

    凌风缓缓点头,看着皇后道:“你可是听到了,宁嫔不过是刚刚入宫,这些事情就已经明了通透了,你却不懂吗?”

    皇后凄然说道:“臣妾如今懂了,圣上宽宥臣妾!”

    “起来吧!”凌风摆了摆手,却没有伸手去扶皇后,他笑看着唐婉儿道:“朕倒是没有想到你对于朝事兴衰却有些真知灼见呢。”

    唐婉儿唯恐自己锋芒太露反而会招致皇后嫉恨,赶紧回说:“皇上哪里知道,方才皇上没有到时皇后娘娘正教导臣妾这些事情呢,只是方才皇上问的急了,皇后才没有转圜过来而已!”

    皇后听唐婉儿在努力为自己挽回,心中多少有些高兴,就赶紧笑说:“皇上也是看到了,宁嫔通透,而且又识大体,以臣妾之见,这个嫔位对于她来说倒是不应景了呢!”

    凌风愣了一下,皇后这是在借机拉拢唐婉儿呢,刚刚还在说德妃的事情,如今她就如此明目张胆了。

    “好了,这事情容后再议,毕竟后宫封赏都要太后懿旨,太后刚册封了宁嫔,若是要让太后再行册封便是朕都开不了这个口了!”凌风说着竟然笑了起来,自然是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皇后听凌风当面拒绝了自己,自然不敢再提,就此用膳,唐婉儿倒是拘谨一些,凌风又说了些玩笑宽慰了她一下。

    用膳之后唐婉儿起身告退,皇后诧异说道:“圣上晚间不陪宁嫔回景泰宫去吗?”

    凌风和唐婉儿都是一愣,唐婉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凌风早已笑着说道:“朕既然来了你寿康宫自然是要留在这里了,你这里可是不便,若然是的,朕这就去了!”

    皇后赶紧挽住凌风臂膀说道:“臣妾以为如今宁嫔正得隆宠,圣上自然是要陪宁嫔去的!”

    唐婉儿笑说:“皇后娘娘说笑了,后宫之中无论隆宠如何,哪里还有谁能比得了皇后娘娘呢?”

    凌风摆摆手说:“好了,你且去吧,安盛何在?天黑路滑,选个得力的小太监,打上灯笼送宁嫔娘娘回去。”

    安盛刚要答应呢,皇后却笑说:“皇上倒是小气,安盛,用本宫的凤鸾将宁嫔送回去。”

    “还是皇后想的周到,是朕疏忽了!”凌风笑了笑说,安盛赶紧上前搀扶着唐婉儿出去了。

    可是唐婉儿心中却是困惑不已,自己入宫也是有了几日了,为何却从不见凌风的阴柔之相,却是处处见他温柔体贴呢?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身份被他识破了,这一切不过是他做给自己看的假象而已,说来应该是不可能,因为皇后与敬妃在凌风面前也是没有丝毫异样,她们总不会因为自己这么区区一个嫔妃和凌风一起做戏的。

    出了寿康宫,上了凤鸾,安盛吩咐了一声,銮驾起行,稳稳地朝景泰宫而去。

    不一时到了景泰宫,唐婉儿却见敬妃正等在宫门前,她下了銮驾迎上去笑说:“让娘娘迎候,臣妾着实难以心安。”

    敬妃没有想到唐婉儿会坐着皇后的銮驾回来,她笑的有些勉强说道:“姐姐是怕月黑风高,妹妹回来路上会害怕,因而在此迎候,却不想是姐姐多余了,早知道妹妹有皇后凤鸾,却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唐婉儿心中有些明了了,和后宫之中勾心斗角,仅仅从早间在寿康宫中皇后那些话就看得出来,皇后对于敬妃也是有些苛刻,敬妃见自己坐凤鸾回来自然不爽。

    “姐姐有所不知,方才皇上也到了寿康宫中,却要妹妹留下来用膳,而后皇上着人送妹妹回来,倒是皇后在皇上面前邀功,这才有了凤鸾一说,姐姐不要误会才好!”唐婉儿赶紧解释。

    她在宫中立足未稳,好不容易遇到敬妃这么一个知心之人,怎么好几次得罪了她了,唐婉儿急切之间连连说着。

    敬妃不明就里,并没有多表示什么,只笑了笑说:“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妹妹早些去偏殿歇着吧,明日还要到寿康中请安呢!”

    唐婉儿在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敬妃脸色,只能先答应了一声,就由桃儿扶着去了偏殿歇息了!

    “方才敬妃反应好似有些过激,可是本宫也不好追问,你可是看清了敬妃脸色了吗?”唐婉儿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追问桃儿。

    桃儿摇摇头说:“奴婢也是没有看清,只是娘娘想想,皇后平素里对敬妃也是严苛的紧,说起来敬妃见了娘娘坐了皇后凤鸾回来,有些抵触也是常理,只等了明日娘娘将这事情说开了就好了。”

    唐婉儿想想也是,于是就点头说:“是了,原来在宫中当真是不能错行了一步路去,说起来真是心累的紧!”

    “娘娘今儿才算见识了吧,有些事情却也并不是出自本心,却在无形之中就陷于其间了,方才的事情正是如此呢,娘娘可没想着要讨好皇后,可是无意中还是惹得敬妃娘娘误会,这便可见一斑了!”桃儿无奈说道。

    次日起来唐婉儿梳洗已毕,到了正殿向敬妃行礼,却不见了敬妃,小文子急匆匆过来垂首道:“娘娘,敬妃娘娘一早起来已经去了寿康宫中向皇后请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