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3本章字数:2066字

    唐婉儿料定昨晚的事情敬妃心中还是有所在意,就叹息了一声,带着桃儿赶紧出门朝寿康宫去,若是去的晚了又不知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她到了寿康宫时敬妃早已在座,众妃也到的齐了,唐婉儿上前跪下给皇后请安,又按照品级次序依次给众位娘娘请安。

    皇后笑说:“起来吧!”唐婉儿躬身起来,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德妃笑了笑说:“皇后娘娘,昨日本宫闲暇无事做了些点心,却不知合不合皇上口味,今儿特意带了些来,想请众位妹妹们尝尝,各位都是对皇上口味了如指掌的,若是有不妥之处也好为本宫指正一下呢!”

    皇后听了就点头说:“德妃有心了,既是如此就将点心上来咱们品评一番就是!”

    德妃摆了摆手,迎香赶紧将食盒提了上来,珠儿赶紧准备了碟子,迎香一一将点心分发了下去。

    皇后自然也是尝了尝,点头微笑说:“莲蓉点心乃是皇上最爱,德妃当真是摸透了皇上心思呢!”

    唐婉儿见众嫔妃都在用点心,自己也是不能例外,于是就拿起迎香刚刚放下的点心来请咬了一口。

    一股刺鼻气味直冲脑海,唐婉儿的眼泪当即流了下来,而且被呛的咳嗽不止。

    “宁嫔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本宫的点心不合宁嫔口味吗?”德妃幸灾乐祸问道。

    皇后坐在前面露出一脸关切的神情问:“宁嫔,可是有什么大碍吗?”

    唐娃儿赶紧收拾了心情说道:“没有什么要紧的,只是臣妾用的急了,因而才会如此,娘娘放心!”

    她这话也不知是回皇后的还是回德妃的,并趁机将半块点心放了回去。

    “宁嫔也是读书识礼的,自然懂得民生稼穑之苦,却为何如此浪费?”旁边敬妃却来帮腔德妃,皇后听了都不由得一愣。

    唐婉儿早已尝出自己的点心中放了葱姜大蒜等刺鼻之物,可是德妃质问,如今敬妃也来帮腔,她犹豫了一下,正要去拿点心,皇后却摆了摆手。

    众人都是一愣,皇后笑说:“这等小事何苦为难宁嫔呢,迎香,既是宁嫔用不下了,你就代劳吧,正应了你家娘娘之言,总不能浪费了!”

    迎香转头去看德妃,皇后却冷冷说道:“怎么,到了寿康宫,本宫的话却不好使了吗?”

    这便是在威胁迎香了,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德妃代为出头迎香也是没有法子了,只好期期艾艾上前拿起了点心来,心一横塞到了口中。

    她吞下去之后也是泪流满面,咳嗽不止,其余嫔妃立时明白这点心中是做了手脚的,无怪乎唐婉儿会那般痛苦了。

    “好了,点心也尝了,今儿本宫也没有什么事情交代,你们各自散去吧,本宫还要永寿宫中给太后请安呢!”皇后微微一笑说,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众人起身告辞,德妃拂袖而去,脸上尽是怒容,皇后只装作什么也看不见,倒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敬妃,敬妃有些胆怯,赶紧垂首出去了。

    唐婉儿见众人都离去了,这才起身对皇后说:“承蒙娘娘解围,臣妾感激不尽!”

    “好了,德妃也是痛恨你昨日在她宫中言辞,因而特意要在众人面前要你好看,幸而本宫瞧出来了,总没有让她讨了便宜去不是吗?”皇后笑了笑说。

    唐婉儿连连点头,而后告退,皇后点头说:“也好,你且回去吧,只是本宫觉得敬妃今儿言行有些反常,却不知为何,你也好好支应了她才是。”

    “臣妾谨记了!”唐婉儿答应了一声就出了寿康宫,在桃儿的陪同下回景泰宫。

    却说皇后也带了珠儿就朝永寿宫来,太后喜欢清静,因而交代了,后宫嫔妃不必每日都来请安,只皇后一人来表达心意就好。

    永寿宫首领太监秦福见皇后凤鸾过来,老远就跪迎了,皇后下来后笑说:“秦公公不必多礼,赶紧起来吧!”

    秦福谢了皇后,就头前引路,一直将皇后引到了正殿中,正殿中却只有梦竹一人,皇后愣了一下,梦竹笑说:“皇后娘娘,太后她老人家在佛堂礼佛,不时就出来了!”

    皇后赶紧上前拉住梦竹的手说:“是呢,臣妾却是没有想到太后潜心佛事,真是疏忽了!”

    梦竹自幼便在太后身边伺候,宫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便是皇上凌风对她都是恭敬三分,皇后自然也不敢托大。

    梦竹就请皇后坐下,而后吩咐人上了茶,不一时太后从佛堂出来,梦竹正要去扶,皇后却一步抢了过去。

    “梦竹,你也是老胳膊老腿了,能让这些小的们伺候你且偷个懒也是无妨!”太后笑了笑说。

    “太后说的是呢,这种活儿正该臣妾来做,哪里敢劳动梦竹姑姑!”皇后陪笑说道。

    太后摆摆手示意皇后坐下就是,而后也在迎榻上坐了,梦竹过来站在身边陪着。

    “今儿后宫嫔妃们还算安分吗?”太后笑问。

    皇后赶紧回话:“回太后,都安分着呢,只是德妃不知怎么就对新入宫的宁嫔暗地里用了些手脚,臣妾当即看了出来,也没有给她留颜面。”

    太后微微点头说:“德妃的性子哀家自然是知道的,也该早晚提点一下,这就算是哀家也没有什么话说。”

    皇后沉吟了一下又说:“只是不知怎么了,今儿敬妃倒好似站在了德妃一边,也来为难宁嫔,臣妾不明就里,也就没有发落她。”

    太后呵呵轻笑了一声,抬头看着皇后说:“你却来问哀家吗,这事情明摆着就是你促成了,你倒是在哀家面前装傻充愣?”

    皇后愕然看着太后没有说话,太后冷笑说:“昨儿晚间你用自己的凤鸾送了宁嫔回景泰宫,敬妃见了岂能心安?”

    原来太后不出永寿宫宫门,可是后宫大小事务她却是了如指掌,皇后惊惧非常,赶紧跪下说:“太后,臣妾哪里会想到这么许多,昨儿晚间宁嫔在臣妾宫中留膳,臣妾见天色已晚,自然是要体恤下情,就让臣妾的銮驾送了她回去,却没有想到会招致敬妃不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