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德妃援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4本章字数:2022字

    小文子抬头可怜兮兮看着唐婉儿,好似很是为难,敬妃的话是回还是不回!

    “你只管照实说了就是,本宫叫你进来就是为了回了敬妃娘娘的问话的!”唐婉儿瞪了小文子一眼。

    小文子得了自家娘娘首肯,赶紧磕了个头,而后悠悠说道:“说起来刚才的事情,阖宫上下的掌事太监们都是看到了,小的也不明白那安盛究竟为了什么,上来就对赵公公饱以拳脚,小的吓蒙了。”

    敬妃听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唐婉儿摆摆手示意小文子可以下去了,而后转向敬妃道:“看来寿康宫是刻意挑衅了,不过既然阖宫上下的掌事太监都看到了,想必此时德妃娘娘也是听闻此事了,妹妹的意思,姐姐少待一时。”

    唐婉儿的意思很是明显,此际倒是试探德妃的绝佳时候,她虽然信誓旦旦地说要护佑自己自然对于这事情不能坐视不理,敬妃点了点头叹息一声说:“好吧!”

    “妹妹正想呢,都说宫中御花园堪比人间天堂,妹妹品级低了些,也不敢再后宫随意走动,姐姐若是不弃,可否带妹妹御花园中瞧瞧?”唐婉儿换上笑脸央求敬妃。

    敬妃心中明白,唐婉儿不过是借口要自己散心而已,于是笑说:“妹妹有心,知道姐姐心中不爽,本是要陪姐姐散心的,却说什么想到御花园走动,好吧,咱们就去御花园中转转。”

    两人起身,外面赵璞与小文子已经等候了,敬妃带了环儿,唐婉儿却带了桃儿杏儿两人,知道她们从浣衣局出来,根本就不曾到过御花园,唐婉儿也算是体恤她们。

    出了景泰宫,沿着甬道一路向前,远远看到一个角门,敬妃笑说:“转进角门便是御花园了,平日里皇上也不来,若是来了,这角门便有侍卫值守,慢说是咱们姐妹,便是皇后都不能轻易入内了。”

    唐婉儿点点头应了一声,不一时到了角门前,一行人转进去,里面果然是豁然开朗,不似外面亭台楼阁那般拥挤不堪,虽然是在冬日里,竟然还有一些不落叶的绿树在。

    唐婉儿见远处影影绰绰好似有人,茫然看向敬妃,敬妃也没有看清那是些什么人。

    环儿在旁边笑说:“娘娘不知呢,那片荷塘可是太后着人每日用温水浇灌的,因而这寒冬腊月仍旧有荷叶盛放,这些人当是永寿宫中来采荷叶上的落雪的,听闻太后娘娘都是用融化的雪水来泡茶水。”

    唐婉儿不想冬日里用温水还能让荷叶在,自然想前去看看,敬妃也就由着她,两人朝荷塘而去,下人们紧紧跟了上去。

    可是到了近前才发现,在荷塘菜落雪的却并不是永寿宫中的,而是寿康宫皇后身边的人,敬妃一眼看到领着小太监们正在采雪的正是安盛。

    “安公公倒是忙的很呢,刚在司库监打了人,如今就到了御花园中来了?”敬妃冷笑说道。

    安盛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刚转身回来就看到敬妃与唐婉儿到了,他赶紧跪下请安,“奴婢眼拙,没有瞧见两位娘娘到了,奴才该死!”

    他避重就轻,绝口不提在司库监打了赵璞的事,敬妃哪里愿意几次轻易放过了他,冷哼了一声道:“安公公是皇后身边的红人,能给咱们请安真是难得的紧呢!”

    “娘娘这话可是折煞小的了,小的便是再得皇后信任,终究也不过是个奴才!”安盛笑眯眯地说道。

    他的意图也是明显,就是要搬出皇后来要挟敬妃,敬妃气的浑身乱颤,唐婉儿却一把拉住敬妃的手轻轻摇了摇头。

    敬妃知道唐婉儿是在提醒自己,这恶人还是不要自己亲自做的好,她正犹豫,却听得身后又有声音响起:“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呢?”

    众人回身,见是德妃到了,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只是敬妃哪里知道安盛带人进了御花园的事情早有人报知了德妃,她是刻意前来的。

    “这荷塘乃是太后一直营务的,你们寿康宫竟然也来打主意,却不怕太后怪罪吗?”德妃冷冷喝问。

    安盛赶紧跪着对德妃道:“娘娘有所不知,皇后要小的们来采落雪,正是知道太后她老人家钟爱雪水泡茶,因而是要贮存了一些,只等着孝敬太后的呢!”

    “强词夺理!”德妃冷笑了一声,“本宫问了一句,你却如此伶牙俐齿来回敬本宫,还不掌嘴?”

    安盛顿时愣住,自己的皇后身边伺候着,在后宫之中谁不给自己几分薄面,今儿也就是自己得了皇后授意,在司库监打了赵璞,却不料德妃竟然来为敬妃出头了!

    他缓缓抬手,轻轻在脸颊打了一巴掌,德妃冷笑说:“你这是在敷衍本宫吗,赵璞,代本宫狠狠地教训他!”

    赵璞迟疑了一下,敬妃笑问:“怎么了,德妃娘娘的钧旨你也敢不从?”

    听了自家娘娘也这般说,赵璞只好勉为其难,走到安盛面前,心一横,狠狠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一声清亮的耳光响起,安盛的嘴角顿时血流如注,可是他一不能求饶,二不能反抗,只能陪笑说:“打得好,奴才谢娘娘教训!”

    “这话倒是识相,罢了!”德妃转头看了一眼敬妃之后带着下人转身去了!

    敬妃也不愿多待,就歉意对着唐婉儿道:“让妹妹扫兴了!”

    “哪里的话,妹妹也不过就是想出来透透气,既然如此扫兴,不如就此回宫去,外面似乎有些寒凉呢!”唐婉儿识趣说道。

    两人转身离开,安盛捂着流血的嘴角冷笑了一声。

    出了御花园敬妃正往前走,唐婉儿却停住脚步笑说:“姐姐此时倒是不该回宫去呢!”

    敬妃愣了一下,转头茫然看着唐婉儿,唐唐婉儿笑了笑说:“姐姐心中自然明了,皇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因而这事情总得有个定论才是!”

    “妹妹说的不错,只是这梁子就此结下了,姐姐还能怎样呢?”敬妃有些不明白唐婉儿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