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圣意周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44本章字数:2057字

    唐婉儿笑着摇头说:“姐姐真是温顺惯了,这时候自然是要到御书房去见了皇上才好,而且将前因后果都说与皇上听了,皇上自然会有定夺,这事情便是皇后心中有气也不敢再来找姐姐麻烦了!”

    敬妃恍然大悟,笑说:“正是呢,姐姐倒是没有想到你这蹄子心机倒是重的很呢!”

    唐婉儿拉起敬妃的手说:“姐姐心中忧虑之事妹妹都明白的很,自然是要代姐姐分忧的!”

    两人就转而朝御书房而来,到了御书房时见吴庸正自站在门外冻的跺脚,唐婉儿笑说:“公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也不怕皇上听了心烦?”

    吴庸正要跪下请安,敬妃摆手说:“免了吧,这雪地寒凉,你的年岁也大了!”

    “老奴谢过娘娘恩典!”吴庸笑着说道。

    里面凌风早已听到了唐婉儿与敬妃说话,就笑说:“可是敬妃与宁嫔到了,传进来!”

    敬妃就与唐婉儿携手进去,看来凌风心情不错,正笑吟吟看着她们。

    两人携手上前行礼,凌风摆手笑说:“罢了!你们有心来看朕,朕心甚慰!”

    凌风示意她们在迎榻上坐了,自己则从御座上起身,绕过书案来看着两人笑问:“你们来瞧朕,就是这么空手来的吗?”

    唐婉儿听出他这不过是句玩笑话,就垂首笑而不语,敬妃恭谨惯了,听了凌风的话竟然有些面红耳赤!

    “且瞧瞧敬妃,朕说笑呢,这大冷的天怎么想起到御书房来了?”凌风在对面坐下,接过吴庸递来的茶水问道。

    唐婉儿没有说话,敬妃知道这是要自己回凌风的话呢,于是急起身跪下道:“臣妾无状,今儿可能是开罪了皇后呢!”

    凌风愣了一下,顿时冷下脸来问道:“什么事说来朕听听。”

    敬妃跪着垂首道:“今儿是后宫领月例银子的日子,臣妾身边的赵璞不知何故就被寿康宫中的领事太监安盛打了,臣妾方才与宁嫔妹妹到御花园中漫步,正遇到安盛带人在荷塘中收集落雪,因而……”

    “因而你就发付了安盛,让赵璞打了回来是吗?”凌风冷眼问道。

    敬妃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起德妃的情节来,她自然明了凌风的脾性,这事情最好不要推到别人头上。

    “一个奴才而已,打就打了,有什么好禀报的,便是皇后知道了又能怎样?”凌风缓和了脸色说。

    敬妃听了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不过仍旧有些歉疚说道:“只是安公公乃是皇后身边伺候的,臣妾如此做法也不知皇后可会怪罪!”

    “朕知道你素来不会与人争执,想必也是那安盛无礼在先,这事情你不必往心里去,朕自会与皇后交涉!”凌风悠悠说道。

    敬妃磕了个头,凌风伸手拉起她来,而后笑看着唐婉儿问:“到御书房来的主意定是你出的吧?”

    唐婉儿微微一笑说:“什么事情自然都瞒不住皇上的法眼呢,正是,臣妾既然做得出来,也就不怕皇上猜到。”

    “你这做法正合了朕的心思,若是有些事情不言明了,后宫自此纷争不断,朕既然知道了,出面调停之后便可大事化小了!”凌风微微点头说。

    唐婉儿与敬妃都是无语,吴庸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立时出门去瞧,不一时就听他在外面奏报:“皇后娘娘驾到!”

    凌风冷笑说:“她来的倒快!传进来吧!”

    皇后昂然进来,却见敬妃与唐婉儿都在,面上表情凝滞了一下,不过随即掩饰住了,上前来向凌风行礼,凌风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既然敬妃在此想必圣上早已知道了?”皇后含笑说道,只是语气有些生硬。

    凌风起身踱步回了御座坐下茫然一笑道:“事情敬妃确乎已经对朕说明了,只是朕正纳闷,安盛倒是有些胆量呢,不过是寿康宫中的领事太监,就敢不问青红皂白去打赵璞,皇后可是问清情由了?”

    皇后一愣,她交代安盛只管教训赵璞,以此来给敬妃难堪,不想这安盛跟在自己身边日久,竟然连个理由都不曾捏造,就此打了赵璞。

    “下人们的事臣妾却也说不分明,或许这二人之间此前便有些龌龊吧?”皇后有些底气不足,只能支支吾吾回了一句。

    凌风点点头说:“皇后这话也不错,既然是下人们的事,就此打住吧,若是因为两个无根之人伤了你们姐妹间的和气,便是朕都觉得有些荒唐了。”

    皇后和敬妃赶紧答应了一声,皇后心中仍旧不忿,就悠悠说道:“本来这事就此了了,可是不想安盛在御花园中却又被德妃教训了一顿,臣妾当真有些不明就里了!”

    凌风转头去看敬妃,这才知道原来敬妃不愿牵涉其他人,自己将这事情拦了下来,不过细想之下又觉得不妥,德妃好端端的为何又会替敬妃出气呢?

    他正要问,皇后却笑说:“敬妃妹妹如今与德妃走的近了些倒是与本宫疏远了吗?”

    “昏话,尔等在后宫之中又有什么亲疏远近可言,朕为吴王时就曾三令五申,无论超重呢 ,府中朕最反感的便是蝇营狗苟纠缠作一团,朕的话你们可是忘了?”凌风顿时冷冷喝问。

    虽然这话将敬妃也说在内了,可是明面里却是训斥皇后的,皇后顿时慌了神,不敢接口说话,只是低头摆弄手上护甲。

    “今儿朕就把话说到这里,若是皇后日后有为难敬妃之处,朕决不轻饶!”凌风冷冷说道。

    敬妃与皇后二人同时跪倒在地,唐婉儿见了也只好陪着跪了下去。

    “都起来吧,朕言尽于此,你们当好自为之!”凌风摆了摆手示意三人一同退下。

    三人磕头起身,缓缓退了出去,唐婉儿还是心有余悸,今天的凌风才契合了自己心中所想,他的脸色能在须臾之间变得如此阴冷,而且暴戾之气尽显,可见他本就是个阴冷的人。

    出了御书房,皇后转向唐婉儿笑说:“宁嫔原来是个好脾气的,今儿早间敬妃的话言犹在耳,如今却见宁嫔与敬妃亲如姐妹,倒是本宫多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