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又见风雷之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8本章字数:3184字

    雷劫的凶险程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雷劫共有九次,象征着九之极数。

    我并不是十分清楚血蛇这个家伙已经度过了几次天劫。毕竟我是听着雷鸣之声才冲出来的。

    “轰”的一声,又一击雷劫落下,打在血蛇的鳞片之上,泛起丝丝电光,打的血蛇都发出的阵阵嘶叫之声。

    看着血蛇这样,我不禁一阵心痛,很想前去帮他,不过我却不能帮上什么忙,自己的天劫必须要自己去渡!

    如果,有其他人的干预,天劫肯定会继续加强的,这就会是双倍天劫之力,一般人根本抗不下来,说不定两人都会遭殃。

    我也只有焦急的看着正在度劫的血蛇,只好默默的祈祷它不要有什么意外才好。

    就这样,血蛇又连续抗下了几记天劫之力,突然天空的乌云翻涌的更加的厉害,仿佛一记大招马上就要释放出来。

    “轰”的一声,果不其然,一条巨大的的雷劫,从天而降,直奔血蛇而去。

    血蛇突然张大了嘴巴,我还以为它是要准备去吞了这条天雷,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那知不是这样的,只见,血蛇的嘴里喷出一大团火焰,直奔天雷而去。

    这个火焰我感觉有点熟悉,对了,就是密室里面血蛇吞掉的那团血红色的火焰。

    难道,血蛇已经把这团火焰收归己用,我心中对它能获得此等能力感到由衷的高兴。

    天空中雷与火的交锋在一瞬间就完成了,无论是雷还是火都是天地间至强之物,破坏力惊人!

    “轰”的一声响起,震动天地,一股巨大的气浪席卷而来,我站在地面都感觉到了气浪的飞速的冲击过来。

    至此,过后,天空中的乌云任然没有散去,而且感觉天空中的乌云还在积聚的样子。

    我以为血蛇还没有渡完天劫,正焦急的看着呢,哪知道,血蛇看见了,居然飞快的向我跑来过来。

    跑到了我身上,然后从我的腿部飞快飞爬上了我的肩部,吐着信子,“丝丝”的声音响起。

    只见它亲昵的用它的信子在我的脸上添着。

    我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还有没有渡完天劫?”说着我有望向天空中的乌云。

    不过接下的一句话,还真的吓了我一跳,“嘻嘻,主人,你好傻哦,我的先前就过来,这是主人你的啦!”一个听上去很可爱的声音,感觉像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掉转着头到处张望了,脑海里面浮现这样的言语,“没……没人啊!”。

    就在我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那个可爱小女孩的声音又响起,“嘻嘻,主人好傻哦,我就在你肩膀上,还到处找,嘻嘻”。

    听到这个声音,我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血蛇真的已经渡过了天劫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吐言语。

    于是,我忍不住问道,“小家伙,你正的渡过天劫了?”。

    “嘻嘻,那是,我可厉害了,哼!”血蛇的很可爱的说道。

    汗!它还正的渡过了天劫,那,现在天空中聚集起的乌云是我的?我也要渡劫了吗?

    我还没有准备好呢,这天劫也真是的也不提前通知我一下,说来就来!

    “小家伙,你有名字吗?我终不能一直这样叫你吧!”我对着肩膀上正欢悦游走过去过来的血蛇说道。

    在我肩膀游走着的血蛇,听到我的话语,突然停顿了下来,好像在想着什么,然后有点伤心对我说道,“我……我,我没有名字,哼哼,我怎么会没有名字呢,呜呜”。

    “主人,呜呜!你……你有名字吗?”血蛇对着我吐着信子说道。

    “我呀,我自然有呀”,我回答道。

    “呜呜……那我……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呀……呜呜!”血蛇哭泣的说道。

    当时,我心中就阵阵巨汗,这家伙,咋这么喜欢哭呢!难道它真还是个孩子?

    不应该呀,一般这些精怪能言语起码好几百年的时间吧(这个时间,是从精怪之类的诞生灵智开始算起的,精怪诞生灵智,就跟我们人类出生一样,初期就是一个婴儿,慢慢长大,不过精怪能言语,起码又经过了几百年的时间,因此,他们完全已经长大了!)

    难道,这个血蛇才离第一次渡劫才过去没有多少年?不然怎么会是这般心智?

    于是,我问道,“小家伙,你还记得你离你第一次渡劫过了多久吗?”。

    “咋了,主人?好像过去十多年吧!咋了?主人!不会有什么事吧”血蛇有点着急的说道。

    我感觉到血蛇的情绪有点激动起来,于是急忙安慰的说道,“没……没什么,我就是问问而已!”。

    我心中不禁想道,原来如此,难怪了,原来才这么久的时间而已,我就是说嘛,它的智力明显不高嘛,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吗。

    难道是那团血色的火焰,把它硬生生的给催生了?

    “主人!主人!主人!”血蛇看见我愣住了,急忙叫唤道。

    我在恍惚之中,听到它的言语,随即应道,“恩,咋了?”。

    “主人,你都有名字,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呀!”如果血蛇现在是人脸的话,我相信它是撅着嘴说道的。

    很明显血蛇还在纠结它没有名字的问题,我一想,要不给它取一个,不然总是这么叫它,小家伙、小家伙的,总觉得不好呀!

    于是,我对它说道,“啊!这个呀,我也不知道呀,应该是没有人给你取名字吧,我的名字都是我父母给我取的,要不我跟你取一个?”

    “这样呀!”血蛇应道后,又接着说道,“好呀……好呀……好呀!,我叫什么……叫什么……叫什么呀,主人?”。

    如果血蛇能化成人形,我想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一定是那种让人怜惜的对象,说不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双有点胖胖的小手,抓住我的衣角,摇晃着身子,撒着娇呢。

    “哦!让我想一下”,我思考了一会儿,对她说道,“想好了,你就叫血一陌”。

    血蛇不是很明白我的取名字的含义,扭住脑袋,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一般。

    于是我只好解释道,“你的姓氏血,是因为,一本身全身都是血红蛇的,我便取了一个血字,至于一陌二字,一字,是根据你的形状来取的,你摆在地面上不正是一个一字么?

    一陌的“陌”字,你我本身萍水相逢,完全是陌生的两人,现在却如此亲密,几乎如兄妹一般,一的体内还流淌着我血液呢。

    于是,我便取了一个“陌”字,你看可好?”。

    “恩呀,血一陌……血一陌……血一陌”血蛇连续念道了三次后说道,“很好……很好,就是这个了,我好喜欢哦!”。

    说着,血蛇,不对,应该是血一陌在我的肩部上游过去游过来,十分开心,大呼道“嘻嘻,我有名字了,我叫血一陌,嘻嘻,哈哈,嘻嘻,血一陌,真好听!”。

    然后还高兴的舔了舔我的脸颊,高兴的对我说道,“谢谢你,主人,嘻嘻”。

    “好啦,好啦,你我就更兄妹一般,不用叫我什么主人,叫我哥哥就好了!”我对它说道,也许是我们又了血脉关系的缘故吧,我感觉她就是我的妹妹,也许我是渴望一份亲情吧。

    毕竟,我的老妈已经死了,因为我看见,那个臭道士的金钱剑插入我老妈的胸膛之中的,我老妈岂有不死之理呀!

    也就是说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在这个时候,可谓着一份亲情,真好血蛇出现了,而且她的体内还流淌着我的血。

    “恩呀!主人,嘻嘻”血一陌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

    我随即瞪了它一眼,对她说的,“叫哥哥!”。

    “恩呀,知道了,哥哥,嘻嘻”说完后,血一陌有在我的肩部上游走着。

    听到她叫我哥哥的后,我的心里十分开心,感觉像藏了蜜糖一般。

    挂风了!我感觉一阵阵风浪出过来,我定睛一看,只见天边,巨大的风暴形成了!

    咔,我居然度的是风雷之劫!很明显天边形成的便是我天劫,为什么我确定的是风雷之劫,而不是风劫呢?

    虽然,我没有度过天劫,也没有看过天劫,但是我有看过这方面的记载,记载中,就明确指出来,风劫与风雷之劫的区别。

    风劫风的模样为气旋模样,而风雷之劫的风不禁成气旋,还能感觉道风力中散发出的入利刃般的罡风!

    还有就看天空的无语的厚度,一般而言风劫上空乌云十分稀薄,因为它没有接下来的雷劫,而风雷之劫的乌云却很密集,因为它接下来还有雷劫。

    既然,风雷之劫的风劫已经形成,看来天劫马上就要降临了,于是我把肩膀上的血一陌放了下落,把他轻轻的放在一棵巨石上面。

    并对她说道,“一陌呀,哥哥要去渡劫了,你在这里安静的呆着吧!小心点”。

    “恩啊,哥哥,你也要小心点,我看你这天劫不简单呀,我还从来没看到过如此恐怖的天劫!”,血一陌关系的对我说道。

    我为了让她放心,拍着自己的胸膛对她说道,“放心吧!我是谁,肯定没事的!看你哥哥去去就来,这就分分钟钟的事情!”。

    “恩啊,我相信哥哥,哥哥,加油!”我这个精怪妹妹还知道给我这个僵尸哥哥加油,没白疼她一场。

    于是,我一个瞬移,便出现在远处的一个山顶上面,准备迎接天劫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