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能力变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8本章字数:3114字

    我流下了一滴泪水,一滴僵尸之泪,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僵尸会流眼泪,这是第一次,而且还是自己流下的!

    不过我在古籍中有看到,据说,僵尸本为死物,虽有血液,但无泪水,意思不言而喻,是在说僵尸是不会有泪水的。

    不过那本古籍有记载着这样一句话,僵尸虽为死物,但万物有灵,岂非无情之物!

    按照那本古籍作者的推测,既然僵尸也会有感情,那按理来说也应该会流泪,而且,那个作者还猜测僵尸的泪水,将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这都是那个作者推测的,因为他也没有看过僵尸的眼泪。

    只见,我的泪珠从我脸颊缓缓的落下,真好低落在我怀里的那面阴阳镜上面。

    于是乎阴阳镜起了反应,只见阴阳的冲我怀里冲了出来,悬浮在我的面前,然后发出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芒。

    接着阴阳镜射出一道光芒,这道光芒直接就把风雷之劫给打散了,做完这一切,阴阳镜又回道了我的胸口里面。

    我看着这一切惊呆了,这……这,这面镜子也太强悍了吧,我终于送了一口气,天劫总算是过去了,看着天空中消退的乌云,我心中提着的那口气,终于送了下来。

    于是乎,我闭上了眼睛,我实在是太累,我晕倒了过去……。

    我的身子急速的向着地面落了下去,血一陌看到后,飞快的变大自己的身子,把我接住了。

    起初,看着我毫无动静的样子,血一陌以为我死,还伤心的哭泣着,“哥哥,……哥哥,你不要死呀……哥哥”。

    血一陌叫唤了很久,见我没有反应,于是乎,来到我的身边,感觉到我还有气息,才放心下来,“哎,吓死一陌了”。

    接着,血一陌把我抗回了那个山洞,把我放在那口血泉旁边,吸了一大口血泉里面的血液,喷进我的嘴里。

    血一陌知道我应该的受了重伤,她并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治好我,她本能的想道了那口血泉里面的血液,因为她以前受了伤都是喝那个血液给治好的,因此,她觉得那个血液应该能治好我。

    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醒过来,我只知道,当我醒过来的时候,血一陌真趟在我的身上,“呼呼”的睡着了。

    我没有打扰他,我也这样躺着,任由她在我的肚子上睡着,我不想打扰她,真的不想要打扰她,我就主要安静的躺着。

    此时我闲着没事,便内视起来,想看看我移位的内脏咋样了,一看之下,我居然发现我的内脏已经复原,跟一点事都没有一样。

    暗道,僵尸不禁身体坚硬,而且这个恢复能力也不是盖的!

    这是,我不禁想起了那块阴阳镜,它实在是太强悍,居然一下就打散了天劫。

    心中不禁想到,要是我能运用它那股力量,估计报仇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要如何才能运用它呢,其实,我第一次拿着它的时候,就尝试催动自己的真气,看能不能使用它,但是它毫无反应。

    于是,我又各种尝试,都没有丝毫的结果。看到它的强悍过后,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试试它,既然它都显现了一次它的力量,那么就应该有方法让他显现第二次!

    就在这个时候,小家伙血一陌醒了过来,看见我已经醒了,于是对我说道,“哥哥,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这几天可把一陌给累坏了,我都不知知道给你喂了多少血泉里面的 血!”。

    我摸着她的小脑袋,对她说道,“辛苦你了,我的妹妹!”。

    “嘻嘻,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我该做的,哦哦,哥哥,终于醒诺,没事诺!”血一陌一边说着,一边在我的身体上欢悦的游走着。

    看着血一陌开心的模样,我也什么开心,这是一种源自于心底的开心!

    “好啦,好啦,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了,我们也该走出去了!”我对血一陌说道。

    “哥哥,这里不是挺好的吗?饿了就有血可以喝,而且这个血泉一直就没有干枯过,出去都麻烦呀,有危险不说,还要自己找吃的!”血一陌对着我不悦的说道。

    是呀,她在这里呆了这么,肯定已经把这里当成她的家了,一时间,要她走,她肯定不乐意!

    “难道你就不想出去看看外面世界?”我不禁对她说道。

    “不想,外面有什么好看的?”血一陌摇着她那小小的脑袋说道。

    “外面呀!外面有好多人,他们……他们有那样……”我缓缓的给血一陌讲述人类社会的有趣事情,不然各种戏剧,食物什么的。

    为是就是唤起血一陌那可童心,一个本该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心。

    我是必须要出去了,我必须出去报仇,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吧,我又不像把她留在这里,因此我才会极力劝说她。

    “人类最可恶,以前我出去,老是有人像抓我,可恶死了,我最讨厌他们了!”血一陌毫无掩饰的对人类表示了厌恶。

    “但是,哥哥我必须要出去呀,你会跟着我出去吗?”我对她说道。

    “什么事情呀,哥哥,你能不能不出去呀,你走了一陌会孤独的……

    ”,血一陌扭着自己的小脑袋说道。

    “啊,哥哥我也不想离开你呀,但是哥哥我必须出去报仇呀!”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对她说道。

    “报仇?报什么仇?”血一陌吐着信子,不解的说道。

    “哥哥我有个仇人,他杀死了哥哥的母亲,我要出去杀死她,替我母亲报仇!”接着我把我老妈是如何被人杀死的说了出来。

    “呜呜,哥哥的妈妈好伟大呀,那些臭道士就是该杀!呜呜,哥哥我们出去杀了他吧!”血一陌听后的叙述答应了出去。

    最后我领着血一陌走进了师傅那件密室,我也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再回到这里,于是我对着师傅墓碑磕了三个响头。

    告别师傅后,我再次来到血泉边,看着这个几次都救了我性命的血泉,我不知该对它说什么,虽然我很想搞清楚它为什么会流出血液,但是我还是选择算了。

    走都要走了,搞清楚又能咋样,有时候,还是留点神秘更好!

    走之前,我和血一陌在一次饮了一口血泉里面的血液。

    我对怀中的血一陌说道,“妹妹呀,哥哥给你展示要哥哥的能力!”。

    说着我一个瞬移便出现在了一个山头之上,怀中的血蛇血一陌感觉自己一眨眼就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开心说道,“哇哇,哥哥,你这是什么能力,好棒哦,不是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么!”。

    怎么可能想去哪就去那,我着瞬移虽然可以多次使用,但是特别耗真气。

    而且我先一次瞬移的距离不超过一万米,也不是远,这么可能想去哪就去那呀。

    突然,一段信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因该是一种能力,十分神奇,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就会这种能力。

    这是一个十分鸡肋的能力,就是我可以变化人身和僵尸之身而已,变成人身过后,我的确几乎更平常人类没什么两样,而且体内的僵尸之气也会被封印起来,也就说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能力可言,完全不能调动自己体内的真气,当然那两颗僵尸之牙也没有了。

    这是不是十分鸡肋的一种能力,我觉得我这个能力应该是所谓的“能力变化”,我应该是渡过天劫后,身体发生异变,而产生了“能力变化”。

    我为什么就不是那些可以控制火、水、冰的“能力变化”呢,不过以后我才知道,我能“能力变化”是该有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因为很好少有妖物有这样的能力!

    世间那么多的妖物,能产生“能力变化”的妖物寥寥可数。

    我那个“瞬间移动”看上去是“能力变化”但却不是,因为那是我体内那两股气体给我的能力,根本就不是“能力变化”。

    了解这个能力过后,我又摸着怀里的阴阳镜,看着这个古朴的镜子,我仔细观察了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呀,更原先的一模一样吗?

    于是,我又试着对着它输入一丝真气,这次居然有效果了,我看见它的镜面居然泛起一阵金色的光芒,这是以前不成有过的。

    我又继续对着它灌入我的真气,这次它果然被启动了,只见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打在一颗大树上面,大树倒了下来。

    这能力咋这么弱,不是连天劫都可以打散的吗?就只有打断一颗树?这威力我随便一拳都可以办到呀!

    于是我不相信的又试了试,效果还是这样,威力比它打散天劫的力量小了不知道多少多少。

    “哥哥,这就那个救我们性命的镜子吗?威力咋这么小了?”我肩膀上的血一陌自然看见我在试这面阴阳镜的威力,忍不住问道。

    “哎,我也不清楚,难道的上一次威力过猛,把能量消耗干了?”我这样说道。

    血一陌吐着信子说道,“也许吧!我能看看吗,哥哥?”。

    “好呀!”说着我就把镜子那道血一陌的面前。

    只见,血一陌突然大叫起来,“哥哥……拿开……拿开!受不了,不要照了!”。

    听到血一陌的呼喊,我飞快的拿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