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鬼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8本章字数:3162字

    看着周老头气的发抖的双手双脚,村民之中站出一个男子急忙说道,“村长,莫要为那个不守妇道的女子气坏了身子!”。

    周老头为了缓解自己心中的气愤,拿起桌上的茶杯子茗了一小口,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我看见周老头如此气愤的模样,一时间也不好在追问下去,我总感觉不像周老头说的那么简单。

    试想一下,一个不守妇道的人自杀,为什么要选择穿上一件大红色的衣服,这本身就不合理,即使是穿上红色的大衣,如果体内没有怨气又怎么可能变成一只红衣女鬼呢?

    也就是说,那个铁翠花,一定是生前含有巨大的冤情,才会在死的时候,体内聚集大量的怨气,也才会死后化作厉鬼。

    也就是说,这个周老头的说的故事有问题,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周老头又怎么会如此气愤,看上去不想装的呀,一时间让我不得其解。

    待周老头的情绪渐渐的平息下来过后,我再一次说道,“村长,能否带我去看看她吊死的那间房间?”。

    周老头提到我的话语过后,沉思了一会儿,目光投向了张启星,仿佛是在询问张启星的意见一般。

    我也不知道,张启星在听后周老头的故事过后,想了一些什么,不过她在看到周老头询问的目光之后,点了点头说道,“燕道友说的也对,是该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点什么线索,也好让我们更加容易的找到女鬼的藏身的地方,说不定便能一举消灭她!”。

    周老头听见张启星说这样能找到那只红衣女鬼的藏身之地,顿时一阵高兴,脸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只见,他站了起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天师大人,这边有请,老朽带你们前去!”。

    张启星慢慢的茗了一小口,杯中的茶水,站起身子说道,“那就劳烦村长带路诺!”。

    最后,周老头在一次说了一个“请”字过后,便在前面带着我们走了出去。

    我一直都是跟在张启星的后面,我们的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的村民。

    我们在村子里面转了几个弯,来到了一件破旧的柴房里面,这间柴房离村子家有一段距离!这间柴房是一间茅草房,房间的顶部都破了几个洞。

    在柴房里面堆着大堆是干柴,周老头把我请进去后,指着柴房中间的一更顶梁柱对我们说道,“天师大人、小兄弟,这就是我那不守妇道的儿媳妇吊死的地方,她就在这根梁柱上吊死的!”。

    我抬起头向那根梁柱望去,只见那根梁柱上面的确有个印记,也许是柴房里面常年没人打扫,梁柱上面都布满了尘土,而在那个梁柱上面明显有一个地方的尘土要薄一点,很明显是才扑上去的新的尘土。

    于是,我走到张启星的面前对她点了点,说道,“没错,应该是在这里吊死的,你看那个梁柱上面那团印记,明显是才沾上去的!”。

    张启星听的我的话语过后,点了点头,然后在柴房的四周看了看,于是乎,我也跟着一起在柴房的周围都查询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张启星毕竟是一个天师,而不是一个捕快之类的,虽然,她也发现了有许多蹊跷的地方。

    第一点:铁翠芳那个女的,为要离开家,来到这间明显离家比较远的地方来自杀呢。

    第二点:铁翠芳自杀为什么要选择上吊,还有很多方式呀!

    ……疑点有很多,就不一列举出来,总之张启星觉得铁翠芳的死有蹊跷。

    张是一个天师,不是捕快,也就不想过问铁翠芳是如何死的,张启星关心的铁翠芳的藏身之处。

    张启星在柴房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的阴气,也就说铁翠芳没有藏身在这个地方。

    张启星本以为,铁翠芳会藏身在她生死之地,因为,很多人在死后化作厉鬼之后,都会选择自己死的地方作为自己的老巢。

    这也是为什么民间一般传说,吊死人的房间不能住人,那里面有着那个吊死之人的鬼魂,她会杀死来到这个房间的任何人,因为这是她的房间。

    或者你小时候,也曾经听过这样的故事,说一个地方死了人,那个地方会接连的死伤好几个人,说是在找替死鬼。

    这类鬼故事中,最为出名要数水鬼的故事:话说,一个在河水中溺死过后,他的灵魂会化作一只水鬼,长期呆在哪里,等哪天有人从河边经过或者洗东西之类,会突然出现,抓住那个人脚,把那个人死死拽入水中。

    直到那个人死后,水鬼才能解脱,进入阴间轮回转世,而那个人便接替那只鬼继续在这里守着,等带着下一位受害者的到来,直到他在找到他的替身,才可以去到阴间轮回转世!

    这是一个小插曲,从中我们可以知道,一般的鬼物都喜欢呆在自己死亡的那个地方。

    张启星摇了摇头,对周老头说道,“看来她没有藏身在这个地方!”。

    周老头听见张启星的话语过后,明显有些紧张,说道,“天师大人这可如何是好呀!”。

    张启星点头思考了一阵,便说道,“你们还有她生前的物品没有?”

    周老头说道,“自然,没有了,她这个不守妇道的家伙的东西,我在她一死就把她生前的那些物品都烧掉了,这个村子里面的人都知道!”。

    张启星看了看身后的村民,那些村民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周老头是说话。

    “这可有点麻烦,我本想通过她生前的东西,在今天午夜十分的时候,开坛做法,招她出来,现在看来……”张启星缓缓的说道。

    “啊!早知道我就不烧了呀,哎!”周老头遗憾的叹息道。

    就这在个时候我在柴房的一个墙脚找到几根女人的头发,于是我拿着这几根头发对张启星说道,“你看看这几根个头发,明显是女人的,如果她是在这里吊死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铁翠花的头发,你看这个咋样?”。

    张启星拿过我手中的那几根头发,看了看,的确是女人的长发,估计这个时候,有人就要说了,清朝那个时候,无论男女都是长发,你怎么判断这个头发是男人的还是女人的?

    头发,长在人的顶部,是一个人气息所在,一般来说男人的头发,受男人的阳气熏陶,沾上了男人的阳气,平常人感觉不出来,但是一般的修道者,都可以感受的到。

    同理而已,女人的头发带有女子的阴气,也就是说我们的凭借这个来判断这个头发是男人的还是女人的。

    张启星握住手中的那几根头发,说道,“那今晚只有试一试了,是不是她也只有试一试才知道!”。

    说着,张启星对周老头说道,“那麻烦村长,给我准备一个祭台,今晚子时我准备开坛试一试,如果是她的头发自然可以招她出来,不是就只有在想办法了!”。

    周老头听见张启星要做法事,二话不说,便吩咐下去。

    “不知,天师大人,都要准备一些什么东西?”周老头说道。

    “村长,叫我张启星就好了,我叫张启星,老是叫我什么天师大人,总感觉比较别扭!”。张启星说道。

    周老头又点尴尬的看了看张启星,估计心里面是这样想到的,现在觉得别扭了,我都叫了那么久的天师大人了,我看你那是别扭,完全是享受嘛。

    不过他还是应声道,“恩呀,那我叫你张天师吧!”,毕竟他现在还得依靠张启星呢。

    “随便吧,现在我说说要准备的东西,一只公鸡,一碗黑狗血,一碟朱砂,一只毛笔,一碗米。

    听好了,公鸡要起码三年以上的乌脚大公鸡,黑狗血一定要是纯黑狗,不可有一点杂毛!

    朱砂最好是陈年的朱砂,毛笔的毛最好的老鼠须做的,哎算了,毛笔我这里正好有白虎须的,不用你去准备了。

    米最好是百家米,这样便沾有人间之气,对这些鬼物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张启星缓缓的把要求说了出来。

    周老头认真的记下了张启星说的,然后办吩咐下去,一时间全村的人动员起来了。

    周老头看着村民去忙碌去了,于是便对张启星说道,“那张天师、小兄弟,我看你们忙碌了一天,也累了,要不你们就先回去休息一下,晚饭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等会儿就好,好了我在来叫你们!”。

    张启星看了看周老头,也觉得他说的不错,自己还真的有点累,于是便对周老头欠了欠身说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一会,那些东西就劳烦村长准备了!”。

    “去吧,去吧,放心吧,我会准备好的!”,周老头微笑的对我说道。

    于是乎我们走回了那间——周老头给我们安排的房屋。

    走进屋子,我看了看,正好有两家厢房,我便指着左手边的那件厢房对张启星说道,“我要这间!”。

    说着我便快速的向着那间厢房冲了过去,哪知道,张启星也想要那间厢房,只见她一个飞身,便跃到了我的前面,但住我对我说道,“小子,那间我要了!”。

    我愤怒的说道,“走走,没听说过,男左女右吗?那间明明就是我这个男的住的!”。说着我还挺起自己的胸膛,向她表明我是一个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