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封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40本章字数:3091字

    只见张启星拿出白虎须笔,在手中一阵转动,然后,只见她猛的跳了起来,白虎须笔在空中的血液之中快速的画动着。

    一个巨大的血符咒出现在空中,只见张启星对着血符咒,一阵大喝起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火现!”。

    张启星话语刚落,便看见空中御空画出的符咒,瞬间燃烧了起来,简直就是虚空凝火呀!

    然后便看见这团天火向着芭蕉精直奔而去,天火一触碰道芭蕉树,便火速的燃烧了起来。

    芭蕉精被天火烧得全身痛苦的乱动,发出“啊……啊……啊”的惨叫之声。

    痛苦中的芭蕉胡乱的晃动着自己的身子,只见芭蕉叶在空中翻舞着,卷起了一阵阵风浪。

    这下芭蕉精就更加悲剧了,天火借助这股风势越来越猛,瞬间就传遍了整个芭蕉林。

    “这是……这是什么火,为什么不能扑灭……啊……啊……不要啊……我不能就这么死了!”芭蕉精被天火烧的发了狂!

    然后便看见芭蕉林传来一阵剧烈的抖动,便看见芭蕉树纷纷消失,然后在大厅的正中央上面的那个平台上,出现了一颗巨大的芭蕉树。

    “我是不会死的!哈哈,我是不死的血芭蕉,没有什么是能杀死我,我还会回来的!”芭蕉精发出这样是话语!

    便看见芭蕉精化作的巨大的芭蕉树,被天火烧到了崩溃了起来,巨大的芭蕉树,如同飞灰湮灭一般,消散在空中。

    然后便看见空中出现了一颗巨大的芭蕉种子,焕发着血色的光芒。

    只见这个看芭蕉种子,掉落在地面上,瞬间进转进了地面,然后便看见一颗小的芭蕉树破土而出!

    看着那颗小的芭蕉树,我们众人才算送了一口气,芭蕉精总算被我们齐心协力给消灭了。

    这个颗小的芭蕉树最多算是芭蕉精的一个转世而言,现在已经没剩下多少法力了,也且就算她重新来过,再修炼,没有上百年的时间她是不可能恢复过来的!

    众妖看见见后居然哭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我们总于自由了……呜呜!”。

    特别是九幽梦和九幽幻两姐妹,更是哭的不行,“呜呜……呜呜姐姐我们总于自由了……呜呜”。

    “是呀,妹妹,我们总于自由了……呜呜……这得多亏了两位大人呀,来来,我们一起谢谢大人,不是大人的话,我们哪有机会摆脱姥姥的控制呀!”九幽梦在哭泣中对自己的妹妹说道。

    九幽梦和九幽幻两姐妹说着说着便向着我和张启星面前跪拜了下来,并齐声呼道,“多谢……多谢,两位大人,你们的恩情,我们姐妹俩个永生难忘!”说着说着九幽梦和九幽幻便向着我和张启星磕头起来。

    这个时候,其他的妖物也跟着纷纷的向着我和张启星的跪拜了下来,并齐声呼道,“多谢……多谢!要是没有两位大人我们估计……,多谢两位大人的大恩大德!”。

    我对着众妖物摆了摆手,说道,“都起来吧!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不用谢不用谢!”。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多谢大人!”众妖接连说了三声后才站起了身子。

    然后众妖才呵呵的张开了笑容,她们这是喜极而泣过后的笑容,一种发自内心的笑。

    就在这个时候,张启星居然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开心的太早了吧!我还没有说过放过你们这群妖物呢!”。

    张启星这句话过后,众妖尴尬的站在那里,那个表情,说不上是笑还是哭!

    我为了圆场,笑呵呵的对众妖说道,“没……没什么,她……她在给你们开玩笑呢……别往心里去!”。

    然后我便把张启星拉到的一旁,并对她说道,“张启星,她们都这样了你还要杀了她们?”。

    张启星挣扎了一番,摔开了我拉着她是手,对着我冷冷的哼了一声,都扭了过去,我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想说,眼不见,则心不见,没看见,自然便不会杀她们。

    于是乎,我对着她们吼道,“你们都走吧!该回家的回家,干嘛的干嘛,不要留在这里了!”。

    最后,众妖对着我们拜谢过后,便离开了芭蕉洞,最后只留下了九幽梦和九幽幻两姐妹。

    我看了看她们,并对她们说道,“咋了,你们两姐妹咋还不走!”。

    只见九幽梦和九幽幻跪拜了下来,并齐声对我说道,“我们两姐妹原意留下来一直陪伴在大人身边,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我对着她们姐妹摆了摆手,并说道,“算了吧!你们姐妹俩有属于你们的自由,何必要跟在我身边呢,在说人妖殊途,人妖有别,你们还是回到属于你们的地方去吧!”。

    听见我的拒绝,九幽梦对着我说道,“大人,那我们还会在见面吗?”。

    “有缘自会见面,无缘对面也不相识!”我对九幽梦和九幽幻姐妹说道。

    最后,她们姐妹两个恋恋不舍的走几步回头看一下,又走几步回头看一下,最后缓缓的离开了。

    不是我不想让她们留下来,如果我真把她们留下来了,估计张启星非要与我干一架不可,张启星背对着她们,把这群妖物放走,已经是天大的开恩了,毕竟她是一个天师,从小被教育的就是,有妖必除的理念,现在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好了。

    看着她们消失的背影,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走道张启星的身边,看了看平台上的那根芭蕉树苗,对张启星说道,“要不,斩草除根吧!”。

    “血芭蕉必除之!”张启星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后, 便看见她拿起镇邪宝剑向着那颗血芭蕉树苗砍了下去。

    一下子就把血芭蕉给砍断了,然后便看见血芭蕉到了下去!

    本以为就这样消灭她了,哪知道刚砍掉的血芭蕉又长出了新的苗子,已经挺拔在哪里。

    接着,张启星有提着镇邪宝剑劈了下去,血芭蕉被砍了一课,有快速的长出一颗,根本就砍不死,他奶奶的,变态了一点吧,也就说,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消灭血芭蕉,那么百年之后,她不是又要恢复过来?

    “没办法的,根本就不能消灭它!”我对着张启星无奈的说道。

    张启星砍芭蕉树都砍的有点累了,听见我的话语过后,便停下来,看着我,仿佛是在询问我该如何办一样。

    我看着她的目光,想了一下,提议说道,“要不把她封印起来,这样尽量不要她出世,危害人间!”。

    张启星听了我言语之后,叹了一句,“也只好如此了!”。

    我一阵刺痛,发出了“啊”的一声,便看见我的左手别张启星给抓住,然后她的镇邪宝剑在我的食指上一划,鲜血便冒了出来。

    然后拿着我冒着血的手指在平台上画下了一个封印的符咒!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玄黄之气,血凝符咒,封印!”张启星缓缓的吐出这样的话语。

    话语一落,便看见一个巨大的符咒把这片平台给镇压着封印着。

    然后张启星把我甩开了,我用自己的嘴巴捂住了我还在流血的手,她奶奶的,老子的血可精贵了。

    于是我对着张启星吼道,“张启星!你咋不用你血,靠,当我好欺负是不!”。

    那知道,张启星丝毫不惧,对着我冷冷的说道,“你当我傻呀,有你在身边,我会傻着用自己的,我的血可比你宝贵多了!”。

    听后,我在心里对她进行了万千的咒骂,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也许我的不小心念道了出来的吧,张启星看好我冷冷的说了一句,“什么?”。

    我急忙摇着手,对她说道,“没……没什么”。

    ……

    然后,我和张启星离开了芭蕉洞,准备向着龙虎山出发了,我们在这里也耽误有一些时日了。

    “我说,启星呀,我咋没看过你笑过呢,你不会是不会笑吧!”说实在的跟了张启星这么久了感觉她整个冷冷的很少看到她笑过。

    张启星走着白了我一眼,板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

    “对了,启星觉不觉得有时候妖比人还可爱!”我走在张启星的面前,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可爱,我看你是被那两只狐狸精给迷住了吧!”张启星冷冷说了一句。

    “汗!怎么可能,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我是那没好被迷住的人吗!”我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

    看着白了我一眼,居然扑哧笑了出来,“就你!要不是我赶到,你现在估计都已经死了吧!”。

    看着张启星一笑,我毕竟呆了一下,低声道,“不错……不错!”。

    “你又在念道什么?”张启星冰冷的言语传入我的耳朵。

    我急忙摇着头说道,“没……没什么”,然后,我盯着她,缓缓的说道,“没想到,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嘛,你应该多笑笑呀!这样才美丽嘛”。

    被我这么一说,张启星的脸都红了起来,然后对着我白了一眼,接着又瞪了我一眼,眼神极富杀伤力。

    我迅速的躲避着她的眼神。然后转过身去,走在了她的前面。一时间我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