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贪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41本章字数:2753字

    众人看着龙虎山掌教张鲁手中的宝盒里面的那枚龙虎丹,眼睛都亮了,散发着一阵精光,有的人还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宝丹,小声的叹了一句,“好丹!”。

    张道一那个小子,也站在张启星的身旁,如果说我站在张启星的左边,那他就在张启星的右边。

    张启星看着张鲁手中的龙虎丹,懵了,她没有想过掌教张鲁会奖励这么好的宝贝给她,张启星本人当然知道龙虎丹的珍贵程度。

    这种宝物的只要是个人估计都会想要的。

    一旁的张道一,看见张启星还愣在那里,急忙用手肘部搓了搓愣着的张启星说道,“恭喜启星师姐,贺喜启星师姐”。

    在张道一的贺喜声音中,张启星才缓缓的清醒过来,这个时候,张道一又对张启星说道,“启星师姐,还愣着干嘛呀,上去领奖励呀!”。

    张启星看了看上清宫内的众人,看见的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颇不好意思的的从众人中间破开一条路来,走了上去。

    张鲁看着上来的张启星,把手中的宝盒关上,然后把这枚龙虎丹递给了张启星,并对张启星说道,“启星师侄,真乃好样的,幸亏有你拿出的宝物,我们众人才得以存活下来,这枚龙虎丹是我代表龙虎山上下奖给你的!”。

    张启星对着张鲁欠了欠身子,然后急忙说道,“多谢,掌教师叔!启星一定会认真学习道法,争取早日道法有成,为大清朝效力!”。

    听着张启星的话语,张鲁尴尬的微微一笑,然后笑着对张启星说道,“启星师侄,你那柄宝镜不知可否让我们看看?”

    接过龙虎丹,正处于兴奋之中的张启星,突然被张鲁问其这么一个要求,还真的站在哪里愣了一时半会的。

    最后,张启星尴尬的对张鲁拱手道,“掌教师叔,实不相瞒,那把宝镜并不是我的!”

    听着张启星的话语,张鲁先是一阵愕然,然后微微的对张启星说道,“启星师侄,不知宝镜是谁的呀,可否把它的主人请出来,让我也好当面谢谢他!”

    张启星起初听见张鲁的话语,由于了一番,然后心中想了想,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便指着我,对着众人说道,“就是那位,随我一起来龙虎山的道友,宝镜是他的,大战是时候,是我借他宝镜一用的!”。

    张鲁等众人的目光,看向我,那种的被万众瞩目的感觉,其实对我来说不是太好的,我也不喜欢。

    张鲁看见了我,然后便对我拱手道,“那就有请这位小道友,上来一聚吧!正好我有一瓶丹药答谢与你”。

    我当时也没有想这么多,便走了上去,毕竟有便宜不占,不是我的风格。

    张鲁见我上去过后,便对我说道,“敢问,这位小道友,尊姓大名?”

    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我的名字,“燕云阳”随着的我的名字从嘴中吐出,我看见张鲁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便又看见张鲁点头微微的说道,“燕云阳,好!好名字!”。

    随即,我又看见张鲁从怀里拿出一小瓶的丹药出来,递给我,并对我说道,“燕云阳小道友,这是本门的丹药,对于恢复真气法力等有着极佳的作用,现在我就赠予你,感谢你为本门做出的贡献!”。

    “哪里……哪里,”我先是一阵客气的说道,然后又对张鲁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前辈的好意了!”于是我便收下了那一小瓶的丹药。

    张鲁看见我把他送给我的丹药揣进了怀里,便对我微微的说道,“不知燕云阳小道友,可否把你那把宝镜,借给我们一观?”。

    听见张鲁的话语,我心中是这样想的,“不就是给他看看么,在说人家还给了一瓶丹药呢,借给他们看看也没有什么吧!”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把撇在腰间的阴阳宝镜取了下落,递给了张鲁。

    张鲁接过了我手中的阴阳宝镜,仔细看了一番,点了点头。

    接着,我便听见张道一的声音,“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我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几个道士给架住,这都是什么情况,他们为什么要抓我?

    然后,便看见张道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还对着我微微的笑着,我感觉那是一种鄙视的笑容。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可是你们的恩人,有这样对恩人的么!”我奋力的抖动着双腿,极力的挣扎着,并对着张鲁、张道一等人,极力的大声的吼道。

    这个时候,我身旁不远处 张启星也反应了过来,只见她对着张鲁说道,“掌教师叔,你们这是干嘛,燕云阳他可帮了我们的大忙呀!”

    张道一呵呵一笑,便对张启星拱手道,“什么帮了大忙,启星师姐,我可亲眼看见他与一只女鬼在哪里有说有笑的,我们在哪里与众鬼搏斗的时候,他一个人悠闲的坐在石阶上面,看我们的好戏!”。

    张道一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即使他真的帮了我们大忙,也是他的宝物帮了大忙,在说,我们给你他一瓶丹药,算是答谢了他吧!”。

    张道一如此说道后,后退了几步,然后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就要和他算算,他杀死我师姑也就是你师傅的事情!”。

    张启星,听见张道一的话语,摇头说道,“不是这样的,师傅她老人家,不是燕云阳杀的,是自杀的”。

    “那我就要问问启星师姐,你有没有看见师姑亲自动手自杀呢?”张道一大声的对张道一说道,语气坚定,仿佛断定张启星没有看见一般。

    张启星的确没有具体看见其师傅自杀的场景,因为当她自己走进去时候,只是看到师傅的拂尘插进师傅的腹部,然后师傅化作点点的星光消散的场景。

    于是,张启星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道一,看见张启星摇头后,便继续说道,“启星师姐,既然你没有具体看见,我大胆猜测,当时启星师姐你是不是在门外,并没有进去”。

    张启星微微的点了点头。

    张道一,很满意张启星的做的,微微点了点头,大声的说道,“那么,也就说,这个叫燕云阳的和师姑单独的在房间里面,然后师姑死了!

    师姑为什么会自杀,据我所知,她一向都好好的,怎么可能自杀”。

    张道一说着,奋力的指着我,大声的说道,“一定是他,杀死了师姑,然后在快速的布置现场,让我以为师姑是自杀的!”。

    靠,他们的,张道一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听到这里我大声的吼道,“我杀死张浮萍前辈的!胡说”虽然我此时很愤怒,但还是有点机智的,于是我大声的对张道一吼道,“张浮萍前辈,法力如此高强,试问我如何能杀你她!”。

    听着我的言语,张启星急忙应道,“是呀,是呀,燕云阳毫无真气可以,是不可能杀死我师傅,在说我师傅法力如此高强!他真么可能杀死我师傅呢?”

    “这就是他高明之处,他一定是装的!还有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是突然偷袭师姑的!

    你们想想,他是宝镜的主人,一定是他用宝镜突然偷袭师姑,师姑躲避不过,自然而然被他给杀死了!”张道一指着我说道。

    听了张道一的话语,众人议论纷纷,“是呀……是呀,那宝镜这么厉害,一定是这样的……对……一定是这样的!”。

    我听着众人的声音,突然明白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他妈的,这群老道一定是想要谋取我的阴阳宝镜,才演了这么一出戏。

    谁叫阴阳宝镜如此强大,在这一战中,可谓大方光彩!

    定是这样,惹来了这群龙虎山老道的贪心,我说嘛,这群牛鼻子老道怎么会这么好心的给我丹药,原来是一早在打我宝镜的注意!

    谁叫我看上去这么弱,又有如此强大的宝贝呢。

    他们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自然不能干出强抢事情出来,便演了这么一出戏,然后给我定给什么罪名,在把我置于死地,然后宝镜自然是他们的,而且还事出有名!这样便可名正言顺的拥有我的阴阳宝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