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皇上赐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3051字

    威严气派的皇宫大殿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女子屹立殿前,身旁一位身穿铠甲将军模样的年轻男子垂首站立。

    上方皇上坐落龙椅,和颜悦色,“十年风霜,凌家为我齐月国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朕今日就封凌夫人为一品护国夫人,赐龙杖一枚,上打昏君,下除奸臣。封凌叔翼为封疆大将军。另赐府邸一座,黄金万两,锦缎万匹。”如此厚赏,羡煞旁人。

    凌叔翼跪地谢恩,“臣还有一个请求,请允许臣自今日起改名凌翼。”皇上一怔,想到凌家四子按照伯仲叔季排名,现在只剩下这一子,想必凌叔翼也是为了不惹母亲伤心吧。于是点头答应。

    凌夫人却没有任何感谢之意,皇上有些尴尬,“凌夫人,皇妹,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这凌夫人是他的亲妹妹,丧夫又丧子,他这个做哥哥的心里也不好受。

    凌夫人终于开口道:“凌家保家卫国十余载,夫君及三个儿子献出了生命。现在仅存一子一女,望皇上能够让我子凌翼继承父业,继续镇守边疆。”

    皇上一怔,这凌翼是他的亲外甥,自幼疼爱的很,他本想将凌家最后的骨血留在都城,享受荣华富贵,也想让妹妹就此享受天伦之乐。于是有些犹豫。

    凌翼跪地道:“男儿自当保家卫国,臣愿继承父业,镇守边疆。还望皇上成全。”

    皇上看到凌翼坚决的样子,这孩子像极了他的父亲凌怀恩,或许也应该像他父亲那样建功立业。转念一想,凌翼立下战功,手握重兵,恐怕会招人嫉恨,若是去了边疆,远离政权,也是好事。于是点头答应。

    凌夫人继续道:“我夫妇二人多年驰骋沙场,导致小女今年十八,仍未有夫婿。望皇上赐婚。”

    听闻此言,皇上乐了,“好,朕答应。不知皇妹看上谁家的公子了?也不知哪位大臣愿意与凌家攀姻缘?”

    众位大臣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暗暗摇头,这凌小姐,常年征战沙场,武功了得,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想必是个粗鲁女子,谁家愿意娶个河东狮吼呢?另外据说凌家小姐是一位貌丑的女子,谁敢娶啊?

    不待众人答言,凌夫人朗声道:“我只有这一位女儿,虽非亲生,却视若掌上明珠,望皇上赐为太子妃。”

    此言一出,众大臣哗然,议论纷纷。站立一边的太子不禁皱皱眉头,立即站出来,“两年前孩儿说过要自己挑选太子妃,父王也曾经亲口答应。”

    凌夫人哼了一声,“太子的意思,是不肯了?”太子低头不语,自然是拒绝了,心中暗想,你是我亲姑姑吗?怎的如此为难我。

    凌翼暗自扯了扯母亲的衣服,眉头紧蹙。

    皇上也是眉头一皱,这凌小姐做太子妃,倒也是般配,只是太子慕容玦今年二十,有三位侧妃,执意不立太子妃,声称要自己挑选太子妃。让皇上和皇后都甚为头疼。

    凌夫人继续道:“我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征战沙场,也是巾帼英雄。”

    一旁的江丞相笑道:“上得厅堂?据我所知,凌小姐是相貌丑陋,哪里能配得上太子殿下?更何况太子妃要母仪天下,凌小姐哪里能担当?”他与凌将军早有不和,所以不希望凌府与太子联姻,况且他的女儿江落雁是太子的侧妃,最得太子恩宠,假以时日,必能当上太子妃。

    凌夫人哼了一声,“哪里听得谣言?我女儿貌美倾城,她的亲生娘亲当年是我齐月国第一美女,无人能及。”

    纸鸢?皇上神情有些不自然,很快恢复如初。

    凌夫人注意到这一点,却没有点破,继续道:“我一品夫人今日向皇上提亲,皇上是允还是不允?”

    皇上一怔,若是不允,恐怕伤了凌夫人的心,放眼国内,还真没有比这凌小姐的身份更适合太子的,而且纸鸢的美貌,他见识过,那是一位让所有男子都动心的女子。可是如果答应了,这太子的脾气也不是好哄得,很是为难。不禁看向慕容玦。

    慕容玦黑着脸,“父王要食言于孩儿吗?”

    皇上仿佛自言自语,也仿佛和太子说话,“玦儿,两年了,你的太子妃还没有着落。你等得起,朕等不起,这江山社稷也等不起。”又看向凌夫人,这是个难缠的主儿,宁肯得罪太子也不能得罪凌夫人。于是点头道:“朕就赐婚,一个月后,太子迎娶凌小姐为太子妃。”

    凌夫人叩谢皇上。江丞相不再说话,他在看一出好戏,硬塞给太子的女子,能有好下场吗?太子的脾气他最了解,那是说一不二的主,惹急了什么都能做出来。

    太子慕容玦的脸霎时变了,“父皇,你要食言吗?当日对孩儿的承诺呢?”

    皇上厉声道:“太子,你要注意言行,朕已经给你两年的时间来选太子妃了,你选好了吗?既然没有,就让朕给你做主。”

    慕容玦强压了怒火,“父王,姑姑,你们休想勉强我,就算封了那凌家小姐做太子妃,我也不会看她一眼。”不等皇上与凌夫人说话,甩袖离开大殿。

    皇上叹了口气,看着凌夫人,众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发愁的,有幸灾乐祸的。这凌夫人是皇上的亲妹妹,曾经做公主的时候就骄横跋扈,说一不二,连皇上都要让三分,这下盯上了太子,看来凌家与太子府联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只是看太子的脾气,这凌小姐是没有好日子了。江丞相心中暗暗冷笑,以为太子妃好当的吗?

    刚回到凌府,凌夫人与凌翼走向后院。凌翼看到妹妹在庭院里弹琴,走了过去,“念惜,皇上为你赐婚了,你要做太子妃了。”

    纤纤手指一抖,琴声停了,凌念惜抬起头,“赐婚?太子妃?哥哥,你不是开玩笑吧?”

    凌夫人走了过来,“惜儿,这是真的,一个月后成亲。”

    凌念惜站了起来,“娘,我不嫁人。不要做什么太子妃。”

    凌夫人爱怜的看着女儿,“惜儿,你已经十八岁了,该嫁人了。无论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凌家,你必须嫁给太子。”

    凌念惜忽然伸手扯下面纱,她的脸红肿暗黑,丑陋至极,“娘,我这个样子,怎能做太子妃?皇上若是知道了,定然会以欺君之罪处罚。”

    凌夫人动容,搂过女儿,“相信娘,娘不会害你的。再有三年,你就会恢复容貌,只是那时恐怕会错过这段姻缘。”

    凌念惜却推开母亲,“我知道,你是为了凌家将来有个依靠,难道就要牺牲女儿的幸福吗?”

    凌夫人看着女儿,忽然变得冷漠,“你娘将你托付给我,我不曾亏待你半点,太子妃,多少人觊觎,慕容玦是位值得托付终身的丈夫,就是为了你的幸福,才做如此决定。惜儿,你所做的就是要听从命令。”

    凌夫人说完就走了,凌念惜还要说什么,凌翼拉住了妹妹,“娘也是为你好。只是你要受几年苦,等容貌恢复了,我想太子殿下一定会喜欢你的。”

    凌念惜欲哭无泪,太子妃,多少女子挣破头都想做,可是自己,却一点都不想,凌念惜看着窗边的七心莲花,还有三年,就可以盛开了。自己能等到那一天吗?可是就算等到了,也已经为人妻了。

    凌翼忽然问道:“难道你有了心上人?”

    凌念惜一怔,没有说话。

    凌翼叹了口气,“我倒是希望你能和墨寒在一起。”

    凌念惜摇摇头,“我听娘的话吧。”

    父亲和三个哥哥都战死沙场,凌家只有三哥凌翼可以支撑,母亲虽然身为一品夫人,是皇上的亲妹妹,但是毕竟是女子,不上朝,不参政,如果有人要对付凌家,轻而易举。只有自己做太子妃,才能让人忌惮三分。凌念惜冰雪聪明,这层她很清楚,也只有含泪答应了。

    太子娶太子妃一事,传遍京城,凌府不断有人登门拜访,这太子妃就是未来的皇后,凌府是万万不可得罪,要多亲近的好。加上凌翼手握兵权,自然也是各位王侯争相拉拢的对象。一时间,凌府热闹非凡。

    凌夫人趁此机会,给凌翼挑选了一位贤惠淑良的女子,秦鸿雁,一位知府的女儿,选了个吉日成亲。众人又有些惊讶,这凌夫人,让自己的女儿做王妃,无非是想在朝野立身,可是为何不利用儿子的婚姻,搭上朝中权臣。要知道,这凌翼长的俊朗出众,是难得的美男子,而且为人正直善良,文韬武略,才华出众,京城不少达官贵人都想攀上。

    凌念惜也不知道母亲作何打算,看到嫂嫂貌美贤惠,心里也为哥哥高兴。或许,身为女儿,再怎样也是要嫁人,是别人家的人,只有哥哥才是她的至亲,娶个好女子,过幸福的生活。凌念惜想着,心中有些凄楚,自己这般模样,谁敢娶呢?不禁伸手摸摸红肿发黑的脸颊。七心莲花!那个人?就此忘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