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爱我的丈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0本章字数:1875字

    今天,心情甚好的我被一通电话给弄糟了。

    “你这泼妇,你这小三,你这卖B的,还我女婿,我女儿大着个肚子还不给我女儿名分,我警告你,快点跟我女婿分手,别死缠着我女婿,不然有你好看。”

    对方巴拉巴拉的一通辱骂后就狠狠的挂了电话,而我则站在超市手拿着一瓶香槟,然后当场就气愤将香槟摔在了地上。

    跟超市的经理交涉一番后,心情变得更为的糟糕。

    “老婆,今晚有应酬,你自己吃饭吧。”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墨海就冷不丁的挂了电话,想到今天的发生的事,我气到控制不住颤抖。

    今天是我26岁的生日,当我满心满意的做了一桌子墨海爱吃的菜,结果墨海一个应酬的理由就说不回来了。

    我看着一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可是都已经凉掉了,还有桌面的蜡烛,孤零零的在燃烧着。

    掏出手机,拨向墨海的电话。

    良久,那边才接了起来,“怎么了?老婆,我正在应酬呢?”

    “我要你回来,立刻,马上。”我不依,今天我是主角我最大,而且想到今天在超市上那个陌生的电话就来气,回拨回去的时候居然不接,自己跟墨海是明媒正娶的,哪来的三儿说法,而且在26生日的时候平白无故的被遮掩的辱骂,真是不好的预兆。

    “别闹。”

    墨海一个别闹就挂了电话,再回拨回去的时候居然给我挂了电话,我气极,再打,再次被挂,那一刻我恨不得将家里的东西都给摔掉。

    手指在触摸屏上飞舞,巴拉巴拉的给墨海发了条短信,也不见墨海回复,我苦笑着。

    没有打开灯,客厅一片黑暗,摸索着打开电视机,默默的调着一个又一个台,躺在沙发上,我苦涩的笑了,岩心啊岩心,你真悲哀。

    不知不觉中,我居然看着电视就睡着了。

    门外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我一个轱辘坐了起来,没有穿鞋就往门口奔去,这一刻,我感觉我像十几岁的少女一般,但在门口的时候想到墨海对我的态度,于是快速的整理了头发,双手交叉在胸前。

    “老婆,你怎么没开灯?”

    “你不是说去应酬了么?这么快回来?”直接将墨海的问题无视掉。

    墨海不说话,只是倒退一步,从门外捧过一束花,“老婆,生日快乐!”

    我泪囊绷不住了,捧过花,火红色的玫瑰在我的眼里激情的燃烧着,我以为他忘了,然后一个晚上都在郁郁寡欢。

    “老婆。”墨海揉了揉我的脑袋,像是摸小狗一样。

    我放下花,再次狠狠的抱住墨海,我是一个很容易感动的人,所以就这么一点感动,让我觉得墨海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对不起,老婆。”

    我摇了摇头,这就足以,这就足以,因为太高兴了,让我一晚上的忧郁全部都跑光了,然后肚子又很适宜的响了起来,咕噜咕噜的。

    墨海刮了刮我的鼻梁,“你该不会一直等我回来吧。”

    我不说话,直接用眼神表示,是的,自己26岁的生日,可不想一个人过。

    墨海了然,搂着我,“正好,我也饿了,饭局上的菜根本就敌不过你做的。”

    听到这句话,我得到的莫大的鼓舞,就算是没有吃蜜,心里也是甜到极致。

    给饭桌上重新点上蜡烛,然后再从冰箱上拿出亲手做的蛋糕,墨海看着那个小蛋糕,还没拿勺子就直接用手撂了一点进口里吗,然后称赞着:“好手艺。”

    我娇嗔的瞪了一眼墨海,催促着:“手也不洗,这多脏啊。”

    “老婆,你嫌弃我啊?”

    我不说话了。

    墨海呵呵一笑,去洗手了。

    摆好碗筷,开了瓶香槟,点了点头,完美,见墨海久久没有从洗漱间里出来,我走到洗漱间门口,作势敲门,却听到墨海在跟别人打电话。

    “你不用担心,恩,我会找时间的,我在家呢。”

    墨海那声音很温柔,很低沉,很好听,我听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先坐在饭桌上等墨海。

    墨海洗好手出来后,我敏感的发现,墨海像是有心事一样。

    “老公,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来,给我的宝贝吹蜡烛了。”墨海收回自己的心事,立马换上满是笑容的脸。

    我也没有在意,就着墨海给我唱生日歌的时候吹灭了蜡烛。

    吃蛋糕的时候,墨海问我发给他那条短信是什么意思?我咬着筷子想了想,短信?对了,用短信告诉墨海今天有人骂我是三儿的那件事。

    “就是啊,老公,她打电话来骂我是小三,还说她女儿大着肚子,你说她这人逗不逗?”

    墨海夹菜的手一顿,笑了笑,问道:“什么号码来着?”

    “13开头的,你看,我回拨过去的时候她竟然不接。”我边说边掏出手机,然后滑开键盘锁,将那个号码递给墨海看。

    墨海看的身后身体明显的一僵,然后再叫我不要去搭理这种人,片刻。墨海诡异的看了我一眼,我被墨海那眼神看得毛毛的。

    “怎么了?”

    “你当时没有生气?”在墨海的印象中,我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瞥了一眼墨海,夹了一块鱿鱼进嘴里,边嚼边说:“当时生气了,听到这个电话时我还生气的将一瓶两千多块的香槟给砸了。”

    “败家娘们。”

    我呵呵一笑,反驳着,“你努力赚的钱不给我败家你还想给谁败家。”

    墨海不再说话,只是催促着我快点吃,吃完有份大礼要送我,于是我怀着满是期待心情将肚子吃得撑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