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贱人血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0本章字数:2029字

    放下酒杯,甩了甩头,头有些晕,这陈酿了二十多年的红酒后劲真不是盖的。

    “如跃,房间在哪?我去睡回。”

    “你这死丫头,不会喝酒还死灌,真的是太浪费了。”

    我呵呵的傻笑着,这丫头,还惦记着那酒。

    如跃把我放在床上,我一碰到床,就睡了过去,虽然不会喝酒,但是还好的是喝醉了我会立马睡下去,而不会发酒疯什么的。

    梦里,我梦见正值大学毕业的时候,年轻气盛的我单方面的解除掉了父亲给我安排的婚事,找了墨海这么一个穷小子,父亲一气之下赶我出门,就连母亲也拦不住,这五年里,因为自己高傲不愿低头,所以从来就没有去关注过父母,现在想来,自己真是不孝。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摸了摸脸蛋,满脸的泪痕,我苦笑着,看着天花板,想到梦里的事,这么一刻,我只想躲在母亲的怀里使劲的撒娇,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摸了摸手机,忽然眼睛一睁,22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墨海打过来的,从两年前我当家庭主妇开始墨海就没有打过这么多电话给我。

    时间七点多,回拨一个回去看看,这么早,不知道他醒了没有,也许早就醒了,现在正在为他的宝贝买早餐吧,想到昨晚的事,我苦涩着。

    刚回拨过去,那边立马就接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墨海离我好远好远。

    “喂,墨海。”一开口我就苦笑着,以前都叫老公的。

    “老婆,你昨晚为什么不在家,你去哪里了?”

    我呵了一声,你去陪你的小情人,你管我在哪。

    “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家?”

    “我叫人给你送了份东西,人家说你不在,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有些沙哑。”

    “没什么,就是昨天在如跃家睡,然后喝了点小酒,而且那还是如跃从法国带回来的,我喝了那丫头的酒,那丫头心疼死了,呵呵。”

    边说我都觉得有些惊讶,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有心情跟墨海开玩笑,而且,墨海啊墨海,你是觉得我太笨了还是你生了个儿子太兴奋了?大半夜谁会给你送东西去?

    “我在G市看到一个身影和你一模一样的人,我还以为你来G市了。”

    “怎么可能,昨晚一晚都待在如跃家,要不要我叫她给你接电话以示我的清白啊?”

    果然,在医院门口闹得动静太大的,墨海有些怀疑。

    “不用了,我还能不相信老婆你吗?”

    “血库的血不够?你们谁是她的家属,现在要求献血。”

    “你那边怎么了?怎么有要献血的声音,你在医院?”我这不在明知故问么?

    “这边一个外商喝醉不小心出车祸了,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呢。”

    我什么话也不说,满口谎言,满口谎言,不仅是自己,就连墨海也是,都在瞒着对方。

    “你妈在你身边?”我听到婆婆在叫海儿,于是明知故问道。

    “怎么可能,你听错了,先不跟你说了,记得早点回去。”

    墨海匆匆说完这句话就挂了,我躺在床上,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如跃偶然看到,我肯定会轻信墨海的话。

    “你醒了?”如跃正站在我的房门口,然后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

    “恩。”我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今天有两个手术,没时间陪你,昨晚你要那孩子的头发干嘛?不会是要跟墨海做亲子鉴定吧?”如跃两臂交叉靠在门上。

    我叹了口气,摆弄着手机,看着墨海的朋友圈,“真要斗,也要有确凿的证据,而且现在我不知道我手上还有多少资产,搞不好墨海买下那别墅只为了暂时的麻痹我,而他好转移资产。”

    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当初墨海告诉我那别墅是我的礼物时,激动得根本就去思考,现在冷静下来,发现那个时候的墨海的确很怪。

    墨海从来就是个把钱看得很重的人,所以买下一栋别墅墨海肯定会找我商量的,就算是惊喜也会事先跟我透露一点的。

    “有钱人的世界不是我们这点平民百姓能懂的。”如跃意外的调侃着。

    我斜了一眼如跃,无视那个有钱人的话题,“我今天先回A市,不用你陪。”

    “我说,你也别和墨海搞得太僵,搞不好里面还有什么实情呢。”如跃苦心的劝导我。

    “能有什么实情,孩子都有了。”

    见我说的是事实,如跃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

    “对了,那小贱人今早出现血崩,现在正在抢救呢,我去上班了,钥匙在桌子上,你自理啊。”

    “恩。”听到如跃说小贱人出现血崩,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心情特别的好,贱人,活该,难怪墨海接电话的时候听见说要献血。

    我很少去看墨海的心情,所以在看到墨海昨晚在朋友圈里说很开心的时候,我的心情就像倒了调味罐一样,五味杂陈。

    见如跃就要去上班,我急忙起床,整理好床铺,然后洗漱好。

    “你干嘛这么急?”

    如跃拿好包,看着风风火火的我,有些莫名其妙。

    “等等我,我不认识路。”

    如跃看了看钟。

    “你一身酒味,不洗洗?”

    “不洗了,回A市再说。”昨晚喝醉后就睡着了,然后没有洗澡,虽说有酒味,但也不是特别的浓,不注意根本闻不到,如跃学医的,嗅觉比较灵敏。

    “那我只能搭你去车站,时间不够了。”

    “没事,走吧。”

    如跃带着我吃了个早餐后,就搭着我去了车站,那里有直达到机场的车。

    “你这丫头,千万不要冲动,有什么事就找我。”

    “知道了,我要是冲动现在就跟墨海摊牌了。”我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一路上,如跃都一直劝导我不要冲动。

    “你路上小心,别开那么快的车。”

    “恩,到了A市给我打电话。”

    “记得帮我做亲子鉴定,快去上班吧。”

    如跃对着我摇了摇手,然后开车走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