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1本章字数:3015字

    宋俨然装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那人呵呵一笑,凑过去,在宋俨然的耳边说道,“我女朋友跟这个人的老公在一起,打算上位然后敲诈一笔离开呢,这不,她等不及让我过来吓吓这人,你别跟别人说啊,这是秘密。”

    那人嘴边的恶臭加上烟味喷洒到宋俨然的鼻子里,让宋俨然差点就呕了出来,但是忍住了。

    那人说罢还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正是岩心的照片,宋俨然叹了口气,原来那女人也活的不容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自己也不再装下去了。

    宋俨然甩了一巴掌过去,将那个头儿打得满眼星星还倒退一步,剩下的两人见自己的头被打,都上前阻止,但是宋俨然是练过的,一人踹上一脚,两人就捂着自己的小肚腿倒地不起。

    “你是谁?”那个头儿惊慌失措的看着宋俨然,那一巴掌直接将自己打出鼻血来了,太狠了,他们要将人打出鼻血至少还要加一个工具什么的。

    “我是谁,是你大爷啊。”宋俨然狠狠的踹了一脚过去,将那个头儿踹到满地打滚,宋俨然满意了,今天一肚子的火终于发泄了出去。

    他看向岩心的房间,见还是静悄悄的,于是放心了,同时也暗自感叹,真的是,如果自己不是刚刚车坏了停在这里,那你今晚还不完了。

    三人见不利,想要逃跑,但是再次被宋俨然打趴。

    “大爷,小的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宋俨然看着这三人这么狼狈不堪的模样,紧皱着眉头,“要我放了你们也行,你们将我的车推到有修车的地方我就放过你,前提是不能用你们的车来拉我的车。”

    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拉我的车的时候伺机逃跑,所以宋俨然直接就断了这三人的念想。

    三人面露难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要知道,他们也不熟悉这段路啊,天知道修车的地方那得到多远。

    见他们都不说话,宋俨然再次说话了,“你们不推也行,我这就叫警察过来。”宋俨然说罢还装模作样的从车里掏出那个没电的手机。

    三人一听要进警局,顿时就软了下来,弱弱的问道:“真的放过我们?”

    宋俨然点头,三人信以为真,只可惜宋俨然本身就不是什么善类。

    之后,宋俨然用自己的登山绳将这三人的手绑住,然后自己打开车顶,边控制着方向边让这三人推着自己的车往前走。

    那个头儿边推着车边自责,真的是,都怪自己这豪爽的性格,这回好了,栽在这该死的性格上了。

    宋俨然离开,我顿时瘫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根扫把,本来就翻来覆去睡不着,更何况还有一个陌生男在自己的楼下,还被慕小茜这个小贱人这么一刺激,就更加的睡不着了。

    这三更半夜的起来说看看那个男人还在不,结果却看到这么一幕将自己吓得要死的一幕,我还以为那些人都是那个男人找来的,而且还看到他对他们发烟,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宋俨然毕恭毕敬的样子真的让我怀疑了。

    我现在的心还扑通扑通直跳,当时手还抓不上手机,想打电话报警却被吓到按不住那两个键,到最后拨通警察电话的时候,就看到宋俨然打那几个人,我愣了,完全的莫名其妙。

    我躺在地上,最近发生太多事了,真想躲在一个怀抱里寻求安慰,但是我却找不到那个怀抱,累,真的累。

    还没有走去一公里,在那三个人被累得半死的时候,前面忽然响起警车的响声,三人顿时吓得尿裤子,恶毒的看向宋俨然。

    宋俨然也奇怪,自己并没有报警啊,难不成,他忽然想到岩心,不会是一直在看着吧。

    “你这人,言而无信。”那个头儿低头抱起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向宋俨然的车窗,随后传来玻璃清脆的响声,还有一些碎玻璃渣子溅到宋俨然的脸颊上。

    这车窗本来是有很大的强度,可是这个可见这人是有多么的气愤才会将硬度这么厚的玻璃给砸碎。

    “言你妹夫的言而无信。”宋俨然下车将那个头儿给揍了一顿,不是因为这人将自己的车给砸了,只是因为那玻璃渣子溅到自己脸上了,天知道他是一个多么爱美之人,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这已经碰到了宋俨然的极限。

    警车来到的时候,下来的警察正是宋俨然认识之人,之后,那三人就拉去公安局做笔录去了,而宋俨然则将那个认识的警察拉去吃喝玩乐去了。

    又是一天的到来,一晚上我都是兢兢战战的看着窗外,深怕又来什么人,一晚上没睡,早上醒来的时候,看着顶着两只熊猫眼的我,我泪奔了。

    好不容易打粉底将这两个熊猫眼遮住,感觉自己的脸都重了一斤,拿起包包出门的时候,我环顾了一眼四周,要不自己再购置其他房子好了,这别墅周围没什么人,一个人感觉好危险。

    昨晚墨海也没有打电话回来,慕小茜也没有再来骚扰我,不知道墨海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被小贱人吃得死死的,这一刻,我有种冲动,想要冲过去看看他们是怎样生活的,但转念一想,这过去看到他们卿卿我我还不是让自己不舒服,简直就是找虐。

    换鞋,出门,在门口我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正是昨晚赖在我家吃喝的那个男人宋俨然,而且,这骚包,车也换上了一辆。

    我看到他,掉头就走,只要碰到这人,就准没好事,他看我要走,一把抓住我的手。

    “方岩心,就一天就不认识了?”

    我诡异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记得我并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上车,你要去哪,我带你去。”宋俨然昨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开始没有想起是谁,后来跟自己的那个警局的朋友一起出去的时候聊着天才想起来的。

    方岩心是他以前的未婚妻,当然,这是他们还在肚子里的时候父母指腹为婚的,并不算数,但是父母要面子,而且这商业联姻也对公司有好处,所以一直拖着。

    大概是四年前,他刚从国外回来,得到的消息就是他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找上一个穷小子,然后伯父伯母就威迫岩心要嫁给那个穷小子就断绝父母关系,结果这小妮子也倔强,拍拍屁股就私奔了。

    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他也快忘记了,没想到,却是以这样的一次方式相遇,而且现在看来她过得也不好。

    我叹了口气,甩开宋俨然的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昨晚那三个人是谁?”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你名字的,恩,那三个人就是要来偷你家的东西。”

    宋俨然无法说出那是小三找来的人,而且听昨晚那个朋友说,当初方岩心是住他们隔壁的,后来搬家了,刚搬家门口就被泼红漆了,也没见人来报案,那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那三个人真的是来偷东西的?”我半信半疑。

    “我还能骗你不成。”宋俨然张开手,一副表示没有骗我的模样。

    “那你一大早来我家作什么?”

    “呵呵,昨晚那警察是你叫的吧,怕你多想,今早来跟你解释昨晚的事啊。”这是一半的原因,还有一半的原因就是想多接触接触这个差一点就成为自己女人的人。

    姑且就信一信这人吧,反正见过这么多次,这人也没有对自己怎么样。

    “你要去哪?我送你去。”宋俨然知道这里的没有公交车,而且昨晚去方岩心家里的时候也没有看到私家车。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小声的念了这一句。

    “什么啊,好心当成驴肝肺。”宋俨然一副受伤的表情看着我。

    我嘴角一抽,明明说得这么小声,这人还能听得见,什么耳朵来的?我拉开车门,不坐白不坐,反正这一段路也很难打到车。

    “去XX公司。”

    宋俨然看见方岩心坐上他的车,脸上跟笑开了花似的。

    “这德性。”我绑好安全带,调侃了一句。

    “我就这德性。”宋俨然心情大好。

    “你该不会是把我送到什么荒山野岭,然后把我扔下,以报脸上的一箭之仇吧?”这个人我看不透,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

    “我是那种人吗?”

    “谁知道,我又不了解你。”我嘀咕着。

    “那我给你机会了解啊。”宋俨然说出这话时连自己都吓一跳,这可是有夫之妇啊,咳咳,自己真是想什么了。

    我不在说话,权当这人说的废话,宋俨然则熟练的扭着方向盘,车缓缓的往前开着,风景都往后倒,让我想起我跟墨海的点点滴滴,都在我的脑海中回放。

    若是我查好了帐,又该怎么跟墨海走下去,这一直以来都在逃避,装傻,装不知道,他回来,该怎么跟他坦白啊,就这样想着想着,我居然在车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