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坏消息,公司没有我的股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1本章字数:3123字

    宋俨然将车开到了岩心要去的地方,说了一句,“喂,到了。”

    半天不见回答,宋俨然侧头的时候却看见岩心睡得死死的,安静的睡容下透露着一丝不安,像是在睡梦中也想着什么事一样,一些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原本的面容,宋俨然伸手将那些垂下来的发丝弄开。

    岩心才26岁,本来就不老,再加上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就像是刚出社会没有一点社会经验的小白兔一样,也就是因为如此,第一次见面宋俨然也是看在这张脸的份上才不跟岩心计较这么多。

    宋俨然不忍心打扰方岩心,看了看时间,想到这小妮子还没有吃早饭,就下车,步行到离这里有一条街的地方买早餐去了。

    嘭的一声车门响,将我吓醒了,揉了揉眼睛,就看到宋俨然下车,然后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边打着哈欠边解着安全带,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怎么能在一个男人的车上毫无防备的睡着呢,还好他没有把我带到了无人烟的地方,算他有点良心。

    我揉了揉眼睛,从刚刚睡醒的时候这右眼就一直跳个不停,这该不会是人家所说的左吉右凶吧,甩了甩自己晕晕的脑袋,这种迷信的东西也信,真是迂腐了。

    从左侧门下车的时候,我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便利贴,撕下一张,写上谢谢,然后贴到方向盘上,做完一切,我往公司走去,今天,今天一定要叫那个妇女拿出公司的暗账本。

    等宋俨然提着一大袋营养早餐回来的时候,看见空无一人的副驾座,脸顿时垮了下来,但看到那张便利贴的时候,莫名的笑了起来,他哼着歌,自己也去上班了。

    我还是坐在墨海的那张书桌上,对面还是坐着昨天那个妇女。

    “你叫什么?”

    “张草,他们都叫我草姨。”

    “草姨啊,我看简历你都四十八岁了,你跟在墨海身边有两年了吧,你昨天说这公司除了墨海和慕小茜外就你最大,我就想问问。”我还没说要问什么,那边就误解我的话了。

    “那个,墨太太,我说这个公司我最大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啊。”草姨满脸歉意,急忙的跟我解释着。

    我摆了摆手,“这个先不做讨论,而且我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别紧张,啊。”

    “诶。”草姨坐在那里有点拘束,墨总走的时候就交代自己,要是墨太太来了的话就将那些账本给墨太太看,她一个本分之人,不想生事端,而且墨总说只要自己完成好这个任务,就给自己加奖金,一万块钱,那可是很心动的。

    昨天看见墨太太的时候还以为墨太太是个好哄之人,谁知道慢慢的接触才知道墨太太根本就是深藏不露,这让她有点担心完成不了墨总交代的任务。

    我看着草姨这略带紧张的模样,叹了口气,起身,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她的时候她有些受宠若惊。

    “哎哟,墨太太,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草姨一拍脚,急忙的站了起来。

    我将茶水放在她的手里,轻笑,“这有什么使不得的,就是看你在公司两年,帮忙打理公司的事物,这杯茶水又算得了什么的。”

    草姨接过我倒的茶水,犹如千斤一样在手里,沉甸甸的,这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昨天还以为自己能应付墨太太游刃有余的,现在一看,是墨太太将自己应付得游刃有余。

    “草姨,你不是说墨总去夏威夷谈项目去了么?那那项目的计划书呢?拿过来给我看一下。”我知道墨海是跟小贱人去游玩的,所以一直怀疑着到底有没有这个项目。

    “好的。”草姨松了口气,说实话这项目全权是有墨总处理的,但是墨总走的时候将这份企划案交给她保管,这不,正好派上用场了。

    草姨将夏威夷度假村的企划案给我的时候,我就让草姨在旁边等候着,怕有什么事要找她商量,但是我一页一页的仔细看了一下,没有一点瑕疵,完美,很完美,各种预算都做好了,就连风险什么的都做出来了,这很有墨海的风格,但是越是完美,我就越怀疑,算了,这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我直接将话题挑开,这也是我今天的目的。

    “草姨,你昨天给我的账本是公司的暗账本么?”

    “哎哟,墨太太真说笑了,这公司只有一本账本,哪来的明账本暗账本所说的。”还好自己在商场混了二十余年,这点自己还是应付得过去的,草姨顿时就放下心来。

    “草姨,我们也别兜圈子了,你没来的时候,我就在这公司待了两年,而且我走的时候有些款项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可是你给我的账本中,却并没有记录到那些款项,并且,最早的那本账本时间上也只是相差半个月而已。”

    还好我天生记忆力好,当时有几项大项目的,所收金额都是较大的,但是我昨天看了看,却没有一点记录。

    草姨眼角抽了抽,“当时是总秘书记账的,所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什么?慕小茜记账的?那就难怪了,有她的记账,就更说明这是明账本了,看来,这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草姨,这公司的股份有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是我的,身为这个公司最大的股东,我只要求看下公司属实的账本,怎么的我这要求也不过分吧。”我记得我的股份是这么多,墨海的有百分之三十这样,剩下的都是一下员工的,但是那些员工都已经不在这个公司了。

    草姨诡异的看了我一眼,“不对啊,这公司最大的股东不是你啊,而且墨太太你没有公司的一点股份啊。”

    “不可能。”我直接就将草姨给我消息给反驳了,公司没有我的一点股份,这怎么可能。

    “墨太太,我先出去做事了,反正呢,这公司的账本就在这呢,你就自己拿捏着,看着办啊。”草姨深怕自己再坐下去就又一个说错话,而且看情况,自己已经暴露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完了,墨总答应给自己的一万块钱打水漂了。

    草姨要走,我也没拦着,我耷拉着脑袋,这是什么情况?公司的股份没有我的份,这怎么可能,眼见为实,我要亲自看看。

    我打开墨海的电脑,但是有密码,我输入他的生日号码进去,不对,身份证号码,也不对,手机号码,也不对,到后来,我一直输入了他爸妈的各种信息,我的各种信息,都不是,最后强忍着自己的气愤输入慕小茜的生日之类的,也不是,我挫败了,暗骂一声。

    我如坐针灸一样坐在椅子上,最后坐不住了,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对了,我忽然想起,好像半年前墨海曾经问过我的股权证明书,好像是要拿来干什么的,难不成?

    这一刻,我像冲动鬼上了身一样,拿起手机就拨打了墨海的手机,但是那边一直传来忙音,靠,偏偏在这个时候。

    我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再次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我低着头,咬着自己的手指思索着,那份证明书墨海借去不久后就还给我了,而且还给我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异样,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那份证明书我放哪里去了?偏偏还是墨海给搬的家,就更加不知道整理到哪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是墨海的,急忙的扑到桌子上,待看到来电提醒的时候,失望的心情涌了上来。

    “喂,如跃啊。”

    “你什么口气啊,接我的电话就这么不乐意么?”

    如跃火爆的声音传来,我暗自点头,现在我要的是墨海的电话,不是你的。

    “不跟你多说,你要去寄去哪?别墅还是老房子,地址给我,不然我怎么给你寄结果证明啊。”

    我拍了拍脑袋,忘记昨晚如跃跟我说的事了,“你等着,待会我发地址给你。”

    “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是啊,我来公司查账,结果这里的员工跟我说,公司里没有我的股份了。”我对如跃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你可真惨,你一大堆的事头疼着,我这也一大堆破事呢,先不跟你说了,我忙。”

    我还没说拜拜,如跃就挂了,我将地址发了过去,然后叹了口气,人家都说叹口气,衰三年,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叹气,太累了。

    今天上午在公司还真没有一点儿进展,那个草姨,明明知道很多事情的,但是就是无法从她口中挖出我要的消息,真的是守口如瓶,我想着,要不要用利益诱惑一下好。

    我拿起包包,这查账之事一拖再拖,毫无进展,而且这还告诉我这么一个坏消息,左右权衡了一下,还是先去将那股权证明书找到,然后拿去给有关部门检验一下。

    上次墨海给我收拾的东西没有那份证书,至少后来整理的时候没有看见,所以,我只能将目标放在老房子里,看来,又要去一趟老房子,而且想到老房子上的那些红漆,我就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草姨看见我了,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对我点了点头,我也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个笑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