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被小贱人的父母揍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1本章字数:2911字

    搭出租车回到这个老房子小区的时候,因为在这住了四年,门卫早就对我很熟悉了,看见我的到来,门卫对我热情的招了招手。

    “大爷,好久不见。”我走了过去。

    “是啊,姑娘,你搬家了,怎么今天有时间过来看看。”

    “我过来拿份东西。”我笑容可掬,这个老爷子是和蔼的,也住在这个小区,因为闲来无事,所以就当了个门卫,结果这一当就一发不可收拾,爱上这职业了。

    “这样啊,姑娘啊,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你家里都是油漆,而且最近有好几帮人来找你算账来着呢,都说了你不在这,但是隔两天又来,我们一报警,他们就溜得比兔子还快。”

    听着老大爷给我说的,我无语了,不用想,肯定又是慕小茜这小贱人的父母,只有他们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大爷,他们都是找错人了,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不会让他们再打扰到你们。” 我给大爷做下保证,是时候该跟他们这些人谈清楚了,不说话,真当我是软柿子。

    听见我的保证,大爷发自内心笑了出来,“行,行,你忙你的。”

    我点了点头,走了。

    到达自己家门口的时候,门口并没有当初我看到的红漆写的大字,干干净净的,我能想到的就是墨海来过,来做了一些处理,我撇了撇嘴,还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啊?

    屋子还是一样的乱,甚至比以前更乱了,像是经过一番打劫似的,我没有收拾,走到衣柜旁,我记得当时是放在衣柜上面去了,好高,无奈下我只好搬过凳子,衣柜顶上已经有了一层灰,摸一把,脏得要死。

    找到了找到了,我拿下那份股权证明书,仔细的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而且,这盖章也是没错的,难不成这还真是假的,但我转念一想,也对,现在假证那么多,这么逼真也是不奇怪的。

    我躺在床上,现在是下午两点多了,叹了口气,我居然没有吃早饭和午饭,现在是夏威夷的晚上了吧,不知道墨海在干什么,是不是和小贱人一起去哪个高级餐厅吃饭?还是和小贱人去高级游乐场所玩耍?

    我刚想着他们是在干嘛,手机就来了一条彩信,一看号码,我冷笑,慕小茜,怎么的?又来秀恩爱来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慕小茜就是来秀恩爱的,从背景上可以看出那是西餐厅,我拍了拍脑袋,在夏威夷,西餐厅是很常见的,照片上墨海正吃着东西,一副躲闪的模样,看样子是不想让慕小茜给照到,而且那笑容,笑得真灿烂,深深的刺激了我。

    “墨海啊墨海,老子给你打电话一直忙音,是不是到时候又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老子,你等着,你俩都等着,不玩死你们我就不叫方岩心。”我咬牙切次的说完这句话,太气人了。

    这次我没有气到全身哆嗦,可能是已经练出“抗体”了。

    坏事总是接踵而来,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了。

    我拿上那股权证明书,打算去验真伪,刚走去小区门口不远,正是大路旁,还没打上车,一老妇女就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就给我耍了两个大耳光,我被打蒙了,两眼昏花的跌坐在地上,我他妈这是招谁惹谁了?

    “你这小贱人,你这三儿,别死缠着我家女婿,也不看看自己这副德行,哪比得上我家茜儿。”

    恶毒难听的话传进我的耳朵里,我抬头一看,廉价的化妆品随便的涂抹在脸上,经过汗水的浸泡,感觉就像一坨坨脏东西一样黏在脸上,这张老脸,老子化成灰都认识。

    路上的行人都以为我是第三者,纷纷站在不远处围观。

    “哟,这不是小贱人的妈么?”我站了起来,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这贱人的母亲甩了两个耳光,本来老子今天就不爽,你他妈的自己撞枪口上了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我小贱人,我三儿?你女婿谁啊?墨海吗?我草你妈的,墨海跟我是有法律保护的夫妻,三儿?你那好女儿才是三儿,怎么着了啊,你那贱女儿啊,现在正跟我老公度假呢,我都还没说什么,你们倒是兴师问罪起来了啊。”

    我边说边拳打脚踢向着小贱人的母亲,小贱人的母亲看我忽然彪悍了起来,顿时吓得蜷缩一团,但是嘴里却不打算投降。

    “虐待老人啦,虐待老人啊,你才是三儿,我茜儿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可能是三儿,大家不要相信她啊,这女人是疯子,是疯子。”

    这小贱人她娘一边哭嚎着,一边痛诉我的罪行,让我顿时怒火中烧,抄起皮包就狠狠的打在了这小贱人母亲的身上,这个时候我像泼妇一样,毫无形象,我使劲的拉扯这小贱人母亲的头发,现在她的头发就像个鸡窝一样,乱七八糟。

    “我是疯子?你有证明吗?我看你才是疯子,连自己的女儿做了小三都不知道,还对我这个正牌兴师问罪,你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慕小茜这贱人也是疯子。”

    一听见我骂她的女儿是疯子,这女人就跟真的疯了一样忽然站了起来,然后跟我扭打在一起。

    围观的人一时难以相信谁是谁非,也没人出来劝架,就这样看起了好戏,有的还将这一幕拍下视频发了微博。

    宋俨然从早上一直忙到现在,现在刚闲下来,于是就边喝水边刷刷微博,想看看有什么热门消息,然后正好看见这一条消息,看见小三这字眼,宋俨然想要直接忽视,但是手却阴差阳错的点开了这照片,那女人越看越熟悉,越看越熟悉。

    宋俨然口中的茶水一喷,剧烈的咳嗽着,这不是方岩心么,这女人,怎么又跟别人打起来了,看了看地址,离这也不算很远,于是宋俨然急忙的拿起车钥匙,疾步的往向电梯。

    慕小茜她娘是农村里来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就两三下,我就败下阵来了,这人啊,倒霉的时候就连自己的口水也会被呛到,这不,一个妇女我都搞不定,半途中还添加了一个男人,这男人,正是慕小茜他爹。

    小贱人她爹很壮 ,皮肤黝黑黝黑的,很有农村男人的范。

    慕小茜她爹只是去买了瓶水,回头看的时候自己的老婆都不见了,然后就看见一大堆人围在一起,挤进去看的时候,这不是自己的老婆还有女儿说的小三么,于是想都没想挽起衣袖,一个拳头就挥了过去。

    慕小茜她爹一拳就揍了过来,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承受得了这么重的拳头,直接被打到往后退,我嘴里尝到了一丝的血腥味,而且这牙齿好像松了一样。可是那小贱人她爹还不打算放过我,再次揍了一拳过来,这一拳,我是正面招到攻击的,直接打到我不省人事。

    倒下的那一刻,我心里凄惨的笑了,这人越是忍让就越是让人欺负。

    “孩子他爹,你是不是下手重了,你看这三儿都晕了。”小贱人她娘弱弱的说了一句,深怕闹出人命。

    “呸,什么的,这城里人就是弱,我才打了两下就晕了,呸,什么人,这小三就要该打,谁让她一直霸占我家女婿,让女婿没法娶我们女儿。”

    这男人这样说,围观的猜到七八分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出头,因为这个社会,有些事还是少沾,万一惹祸上身,就得不偿失了。

    “走走走,万一她死了这警察就要找我们了。”小贱人她娘催促着。

    “就这点程度,死不了的。”小贱人她爹颇有成就感,女儿啊,这爹可终于给你报上一仇了。

    “死不了也别看了,万一她醒了这医药费还得算咱们的。”

    一听见这钱的问题,小贱人她爹点了点头,两人直接推开围观的人,一副我是老大谁敢拦我的样子离开了。

    宋俨然到达的时候,就见满脸红肿的方岩心躺在地上,而且鼻子嘴上还流着腥红的鲜血,就这样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周围没一个上前帮忙,就连肇事者都逃掉了,宋俨然很生气,同时也感觉到人世间的凄凉。

    “看什么看?你的都只长眼睛了?手脚呢?断了?是不是脑子都是残的,一个弱女子被打得这么严重,都不会来帮忙?还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远点。”

    围观的人被宋俨然这凶神恶煞的模样给吓到了,纷纷离开,深怕下一个被打的就是自己。

    宋俨然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到一步,他抱起岩心,要将岩心带去医院,却发现岩心轻的要命,于是就更加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