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账本拿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2本章字数:3018字

    墨海要回来了,我得赶紧回医院,怎么的也要做出一副被暴打到极为惨烈的模样。

    我看了下时间,墨海刚上飞机,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到A市,于是我又去了一趟公司,直接约了草姨出来吃中午饭,成不成就这么最后一次了,要是那个草姨还是不松口,自己就不会再去找她。

    草姨看见我的时候,见我憔悴得很,还看见我鼻子上缠着纱布,焦急的问道:“墨太太,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直接回答草姨的问题,“草姨,我相信你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跟墨海是什么关系,他跟慕小茜又是什么关系,我想这些你都是很清楚的。”

    草姨看我的眼神,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于是我又继续说了下去。

    “我一直忍气吞声,但是慕小茜他父母不仅不教育他们自己的女儿,还倒打我一耙,当街怒骂我是小三,还将我的鼻梁骨打断了,墨海还一副他跟慕小茜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你觉得我能在这样忍气吞声下去么?”

    我一边激动的说着,一边就哽咽了起来,很想哭,这样一副想哭又使劲憋着的感情让人动容。

    我觉得还不够,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拿出那两张检验单,“你看,草姨,他们还将我的孩子给打没了。”

    草姨也是性情中人,看了我那两张假证明后,不知不觉中握着我的双手,“妹子,我也看不惯慕小茜嚣张跋扈的,可是这上面有墨总惯着,我们这些底下的也不好过啊。”

    这回轮到我愣了,这从墨太太的称呼变成妹子,还这么亲密的握着自己的手,我是说什么话刺激到了这人吗?不过,这是个好机会。

    “我知道你们也不好过,所以,草姨,我想重新插手公司上的事,就请你拿出账本给我看看可好?”我半分哀求半分命令的说着。

    草姨有些迟疑,她也是有过同样的经历,丈夫抛下她和儿子,所以听到岩心这样说就想到自己,只是这女娃更可怜,然后就同病相怜了起来,可是这他们公司上的事,找她一个外人不方便吧,更何况现在还是墨总是公司的头呢。

    见她有些迟疑,我趁热打铁,继续说道:“草姨,我想你也知道,这一个月前我去公司的时候员工都很认真的工作,可是我再次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懒懒散散的,这公司出了问题我想你也是清楚的。”

    我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剩下的就由她自己慢慢考虑了,临走的时候我还留了一笔钱给草姨,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草姨当时还有抗拒那些钱,我直接说道:“你慢慢考虑,将账本拿给我还会再付另外一半给你,如果你实在是不想做这事,到时候再将钱还给我也行。”

    草姨看着那些钱,自己的儿子上大学,正是要钱的时候,而且,接下这些钱,也表明了站在谁的队列上,看来得好好的权衡一番。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想好了再打电话给我。”我撕下一张便利贴,将自己的号码写了上去,然后递给草姨,见草姨满脸思索的样子,我也不再打扰草姨。

    之后我随便吃了两口菜填饱了肚子,然后买好单就离开了,这一来二去的,今天都已经过了一大半了。

    回到医院,闻着这消毒水的味道,说实话,真的不愿意回来,为了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必须回来。

    看着已经消下去的脸颊,我感觉有点可惜了,因为这可是赤果果的证据啊。

    我一分一秒的数着,一分一秒的在煎熬着,可能飞机已经到达中转站了,墨海用那边的公用电话亭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老婆,你在哪。”

    墨海温柔的声音传来,让我各种冷笑,我装出一副柔弱无力的样子。

    “干什么?”

    “我这不是在中转站了么,想你就给你打了个电话,去夏威夷回来太急,没有买什么,你要吃什么,我去这边逛逛买点回去给你。”

    “不用了。”我的声音跟蚊子一样,让墨海听不清楚。

    “喂,喂,喂,老婆,你说大声点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我不再说话,直接挂了电话,紧接着,我将我的所在的医院病房发给了墨海,我要他一下飞机就来看我。

    一看到我发的短信,墨海第一时间就回了过来,是不是孩子出什么事了?都让你去爸妈家你偏不去,你要让我怎么说你。

    总之后面墨海给我的几条短信都是这样埋怨我的,我的心情很微妙,看来,这人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慕小茜也没有告诉他,说实话,我真想看看墨海知道我这个假肚子是被小贱人她父母给打掉是怎样的心情。

    晚上的时候,正当我纠结要不要吃晚饭,如果不吃的话看起来肯定会看起来更憔悴,可是我又不愿折磨自己的身体,翻来覆去纠结得要死的时候,我听见门口有人敲门。

    “请进。”

    进来的人是护士,护士给我提了一个饭盒,这个饭盒正是昨天的那个,护士告诉我,是一个妇女给带过来的,而且中午的时候也过来了,但是我并不在。

    我接过饭盒,沉甸甸的,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叹了口气,如果我当初不跟家里断绝关系,算了,这世界没有后悔药,我甩了甩头,不去想那么多。

    今天的饭菜也不例外,又是西红柿炒鸡蛋,虽然我妈只会做这一样菜,不过今天多了一个鸡汤,这鸡汤,绝对不是我妈做的,她做不来这样的味道。

    吃饱喝足后,我再次无聊了,一直看向门外,期待有谁会推门而入,我在期待着,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被自己这想法给吓了一跳,天啊,我刚刚好像在期待着,期待着宋俨然,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别忘了,方岩心,你是个有夫之人。

    我转念一想,这病房也着实无聊,想找一个人来陪陪也不奇怪,除了如跃外就只有这个人比较合得来,跟朋友一样,所以期待他也是不为过的,恩,一定是这样。

    我没有等到宋俨然,却等到了草姨给我的电话,本来草姨是想要隔天早上再约我出去的,但是我想到墨海就要回来了,想着得在他回来之前给弄好一切,于是我就尝试着问草姨能不能将账本带来公司,那边迟疑了一回,答应了。

    草姨过来的时候,带着账本过来了,我欣喜若狂,如获珍宝似的。

    送走草姨后,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她包里塞下了另一半钱,我没有当面给她,因为这推辞来推辞去的实在是累。

    我粗略的看了一下,这就是我要的账本,这里每一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公司的业务来源很多,看来墨海将公司打理得很好,那个晚上,我一直在看着这个账本,有好几笔帐只写了支出,并不见用在什么地方了,而且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

    这几笔帐中,其中有一笔的金额跟别墅的金额是一样多,我下意识的就认为那是墨海在用公司的钱买别墅给小贱人,而且时间是半年前,那个时候不正是墨海跟我要股权证明书的时候么。

    而且,貌似从那笔帐支出后,这后面出现的项目都是亏损的较多,简直就是毫无利润可言,我很怀疑,这样太过于碰巧了,而且墨海这么谨慎的人,不是那种会做亏本生意的人。

    当我看到离得最近三个月的账本时,这公司明显就跟空壳一样了,表面上运营得很好,内部早就混乱了,负债累累,我想起这两天去公司看到那副懒懒散散员工的样子,我紧皱着眉头。

    还有,最近的一个项目是墨海这几天要去夏威夷谈的项目,想起墨海曾经在出发的时候对我说,要是拿下这个项目那下辈子就不用愁了,我看了一眼对方公司的名字,不是什么知名的公司,至少在我印象中是没有出现过的。

    我掏出手机,输入这个公司,网上也查不到这个公司的任何资料,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特意登录国外的网站,也无显示。

    如果要下辈子不用愁,那么至少这个公司是个大公司足以撑起这笔资金,可是对方不仅不是个大公司,还是个连网上都找不到的公司,墨海,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因为想得过于入迷,让我忘记了我在医院,所以那恐惧感也不复存在,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深更半夜了,而那个时候也因为太累根本就无法无想些什么妖魔鬼怪的东西。

    睡下的同时我没有忘记要将账本放好,因为我担心我睡着的时候墨海来这会看到,然而我将账本放在自己枕头下面的时候,发现了一笔钱,我数了数,这笔钱居然跟我给草姨的钱是一样多,我嘴角抽搐着,该不会是草姨也趁我不注意将钱还给我了吧?然后我又将剩下的钱给草姨,两人换来换去的,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