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公安局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2本章字数:3000字

    清晨,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这会又是谁?

    “喂,你好,是方岩心小姐么?”

    我迷迷糊糊的,这声音很熟悉,谁来着,“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咳咳,方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朱若神。”

    我猛然睁大眼睛,“不好意思,朱先生,这刚起来,脑子有点迷糊。”

    “呵呵,没事没事,那个,他们昨晚连夜想要逃出省了,然后昨晚在高速路口被抓住了,本来想昨晚通知你的,但是这时间太晚了,你这边也准备一下,将伤势证明带过来就行。”

    抓住了,小贱人的父母被抓了,这真是极好的,我不知不觉的笑了出来,小贱人,得意够了,该是我的反击了。

    “那实在太谢谢你了,朱先生,这件事完了后请务必让我请你和宋俨然吃餐饭。”我热情的邀请着,“对了,如跃过段时间也会回来,到时候一起聚聚啊。”

    朱若神刚想说推辞说不去,但是听到如跃这两个字,顿时就答应了,他也好久没有见如跃了。

    “那好的。”

    “就这么说定了。”我满心欢喜的挂上电话,然后看见手机上的这张笑脸,咳嗽了一声,不行不行,自己不能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胜利就开心,怎么的也要装出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我起床,去洗手间里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看起来像大病初愈的样子,然后再做出一个悲痛的表情,这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很有当演员的潜质。

    手机蹦出一条短信,是墨海的,老婆,这临时出了一点事,我待会再去看你。

    临时有事?他能有什么事?我这做好万分的准备等待他来了,结果给我整出这么一个幺蛾子,我气不过,拨了一个电话回去。

    “喂,老婆啊,你终于肯打电话给我了,你听我说。”

    我直接打断墨海,“你有什么事?有什么能比得过你的孩子?我命令你,立刻,马上给我滚过来。”我有些歇斯底里。

    “老婆,是真有事,你别闹。”

    “墨海,你是真的不过来对不对?”我冷静下来,坐在床边,我感觉我的心在抽疼着。

    “老婆,我这处理好就过去,你先别闹好不好,我这刚下飞机的我也累。”

    “你累?那我呢?墨海,我岩心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待我,你说说,你是不是跟慕小茜一起回来的?你。”我还没说完,那边就急了。

    “方岩心,我告诉你,别事事都把我跟慕小茜扯在一起,她跟我什么都没有,你别像疯子一样。”

    墨海的咆哮声传来,这是认识墨海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吼我,隔着电话,我都想象着他是在我的面前吼我。

    我冷笑着,哈哈哈哈,这段时间我已经被人骂疯子很多次了,墨海啊墨海,你这样还让我怎么拿机会给你。

    “如果你们真没什么的话,为什么慕小茜要发你们的床照给我?”

    “为什么不说话?没话说了?墨海,你倒是再说你跟她没关系啊,你说啊。”良久,等不到墨海的回复,我以为是信号问题,看了一眼手机,我靠,墨海那边居然将我的电话给挂了,而我则像个疯子一样对着电话自言自语。

    我生气了,真的像疯子一样对着病房里的东西乱扔乱丢,我还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嗷叫着,“我恨你,墨海,我恨你。”

    我跌坐在地上,这么一来,我在医院待的这几天不是自作自受么,我只想墨海一下飞机看到我这副极惨的模样就会心疼着,可是,我等来的是什么?有事?能有什么事?

    我哭了好一阵子,哭累了,这场戏是我输了。

    “岩心,你怎么了?”宋俨然以为岩心昨天就办理了退院手续,但是昨晚一晚在别墅都不见岩心家里亮着,想岩心会不会还在医院,于是尝试着过来看看,想着岩心可能还没吃早餐,还特意提着早餐过来,没想到刚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惨烈的场面。

    我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我像找到一个救命稻草一样,在宋俨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扑向他的怀里,再次嚎然大哭起来。

    “我是不是很傻,你说他刚下飞机能有什么事比我还要重要的?我跟他说小贱人的事,他还骂我。”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在宋俨然的怀里哭诉着。

    宋俨然看着自己的西装上沾着可疑的,亮晶晶的液体,他顿时哭丧着脸,看起来比岩心还要悲痛,而且,他看在岩心这么伤心的份上,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像哄小孩一样拍着岩心的背。

    宋俨然一拍我的背,我就僵硬着身体,完了,自己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做出这么丢脸的事,于是我想都没想就挥出一拳,哽咽着说道:“你这人,在人家这么伤心的时候乘机吃豆腐,亏你下得了手。” 我说这话也是因为要掩盖自己的尴尬之心。

    宋俨然对岩心的再次认识就是,超级不可理喻,以后还是少惹这个女人,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西装,哎哟,太心疼了,而且,他今天还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这样他还怎么去呢?

    我无视他的心疼,收拾好东西,碰了他一下,“有没有时间,送我去一下公安局,我要将我的伤残报告拿过去。”

    “没,不,有,我送你过去。”宋俨然看了一下钟,离会议还有两个来小时,恩,送岩心过去让猪像神好好的招待招待,然后顺便去服装店换身西装。

    我去卫生间补了补妆,然后刚刚掉的眼泪让妆花了,真丑,我发现自己今生的丑态都呈现在宋俨然面前了。

    宋俨然帮我交了住院的钱,还顺便办理了退院手续,这一刻,让我想起我那个丈夫,两人一比较,让我感觉我当初的眼光怎么这么差。

    “上车。”

    我在医院等宋俨然的时候,看他又换了一辆骚包车,真是富家子弟,一点都不了解穷人的痛苦,虽然我也忘记了我本身也是个富二代这个身份。

    去到警察局的时候,宋俨然还亲自送了我进去。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脚长在我这里你管我去哪,再说了,我要去看看猪像神。”

    听到猪像神这个名字,我嘴角一抽,朱若神这个名字,还真别说,理解起来真的是猪像神。

    因为还是上午,所以公安局这里有些冷清,我看见里面有一男一女,女的正在男的怀里低声的哭泣,而男的则抱着那个女的安慰着,我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很熟悉啊。

    “别哭了,会没事的。”

    听着那男的声音,我浑身颤抖起来,脑子一片空白,直接走上前去,拉开这两个抱在一起的人,看着那从不耐烦变成慌张的脸,我冷笑着甩了一巴掌过去,这贱男贱女不正是墨海和慕小茜么?

    墨海捂着自己的脸,满脸慌张的看着岩心,“不是,岩心,你听我解释,小茜,不是,慕小茜她爸妈不知道为什么被警察给拘留了,然后慕小茜她找不到人,只能打电话给我找我帮忙,真的,你别误会。”

    我冷笑着,什么也没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墨海,听着他那满口的谎言,刚下飞机就有事,我说什么事,呵呵,这小贱人真的是比自己重要得很。

    我冷眼的看了一眼慕小茜这个小贱人,也许是我的眼神过于犀利,让她有些怕怕的躲在墨海身后,手还紧紧的抓着墨海的手臂。

    “慕小茜,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去夏威夷的时候不是很得瑟吗?现在啊,继续得瑟啊,你看看我的鼻子,你知道是谁打的吗?是你那好爹娘,你知道你爹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是我,我报的案,你爸妈难道不知道你是小三吗,还信誓旦旦的骂我是小三。”

    我咄咄逼人像个大灰狼,慕小茜则像个小白兔一样楚楚可怜,如果我是个外人,恐怕也会被她的模样然后勾起那罪恶的保护欲。

    墨海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样看着我一步一步的逼近慕小茜,而且身也不着痕迹的让开,让慕小茜暴露在我的面前,他现在只要在想借口,怎么样说岩心才会相信。

    慕小茜没有保护的屏障,有些慌张,但却还强作镇定,指着我,“你别污蔑人,我爸妈不是那样的人,你的伤肯定是你自己弄得,搞不好只是缠着两块布。”

    我呵呵一笑,看向墨海,“墨海,你知道我们的孩子哪里去了吗?被慕小茜这个小贱人的父母打掉了。”

    墨海听见我这样说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你刚说什么?孩子怎么了?”

    我做出一副悲痛的样子,像是真的没掉了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包里颤抖着拿出那两份证明,将这两份证明扔在墨海的脸上。

    墨海将那两份证明捡了起来,然后全身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