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小贱人想私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2本章字数:2104字

    墨海将那那个流产证明捡了起来,而慕小茜也凑热闹的看了过去,看到那份结果的时候,不着痕迹的笑了,然后得意的看着我,我也冷笑着,就算你想上位也没门。

    墨海看完后,那份证明跌落在地上,然后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臂,摇晃着,“孩子怎么了?我们的孩子呢?”

    我被墨海摇到差一点就想吐,看着慕小茜的脸色瞬间变了,我想笑却笑不出来,于是我只能惨笑着,眼泪不知不觉中就流了下来,墨海不问其他事,只关心这个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的孩子,真的太伤人心了。

    “你还有脸提孩子,我让你来医院看我,我在医院住院还能有什么事,而你呢?你做了什么?” 最后一句我是吼出来的。

    墨海从来就没有见过我发飙的样子,所以一时间被唬住了,然后看到这里这么多人,没皮没脸的搂着我,“老婆,别气了,我们回家再说。”

    想到这双搂着我肩膀的手刚刚还抱着小贱人,真的是太脏了,这么想着的我不由得就干呕了起来。

    墨海一见我干呕着,慌了,忙拍着我的背,“老婆,别气啊,这刚流产的,再气就对身体不好了。”

    墨海一碰我,我干呕得更厉害了,这简直是要把胃酸都给吐出来的节奏啊,而且干呕的冲击让我眼泪直流,我推开墨海,冷冷的说道:“别碰我。”

    墨海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因为这来警察局的人越来越多。

    我干呕到全身发软,就想找个凳子坐下,然而刚迈出一步,脚就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软的,根本就支撑不住身体,于是我直接往地下跌去,我心想,完了,又要伤一次了,然而我还没有跌落在地上,就有一双强有力的手扶住了我。

    看着宋俨然担心的眼神,我报以歉意的一笑。

    墨海一见我被其他男人扶着,那眼神就跟蛇一样,阴冷的,他直接就将我从宋俨然的手里给拉开,然后在拉到他怀里,像是自己的玩具被碰了一样,和宋俨然对视着,我皱着眉头,推开了墨海。

    慕小茜至始至终都被墨海给无视了,于是恶毒的看着我,而看见我被宋俨然扶着的时候,视线转移到了宋俨然身上,能明显的感觉到慕小茜这小贱人的眼里散发出爱慕,我冷笑着。

    “公安局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朱若神至始至终都在观看着这场闹剧,当看到自己的好基友被那个叫岩心的丈夫盯着的时候,怕出什么状况,于是出来打圆场。

    看见朱若神过来了,我才想起我此行的目的,“朱先生,我将那份伤残证明带过来了。”

    “给我吧。”

    我从包包掏出我的鼻梁骨的受伤证明,递给朱若神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我还没来得及看清,这张证明就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抢走了,而这双手的主人正是慕小茜。

    她一时间抢走这张纸,让四双眼睛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慕小茜有些慌张,她将那张纸放在她的身后,深怕被谁抢走,她看着我,对我说道:“岩心姐,我们谈谈。”

    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冷冷的,“我们有什么好谈的?朱先生,这位小姐试图将我的伤残证明书给抢走毁掉,这也算是违法,要拘留的吧。”

    朱若神也配合我,点了点头。

    “你。”慕小茜紧紧的扣住那张纸,她现在只想私了这件事,不然的话这老女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父亲,父亲那么老,万一到时候父亲以故意伤人罪入狱,那不是找罪受么。

    “你什么你?你有话就在这里说,我跟你没什么秘密可言。”看慕小茜那样子,八成是想这件事大事化了小事化无,这简直就是做梦,你看我会不会放过你。

    慕小茜见我并不答应,于是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墨海,墨海刚要说话,我也冷厉的瞥了一眼墨海,你要是敢帮她,我就跟你没完,墨海没有办法,他现在都自身难保的时候,怎么可能将自己送到枪口上找死。

    慕小茜见墨海不帮她,跺了跺脚,像小女人耍脾气一样拿着我的证明从公安局跑了出去。

    墨海心疼的看着慕小茜离去的方向,脚稍微的往那个方向动了动,但是又给缩了回来,我冷笑着,朱若神想要追出去,但是被我拦住了。

    我再次从包里拿出那份真正的证明,第一次掏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原来是真的拿错了,而慕小茜则拿着那张无关紧要的纸给跑了。

    我将这份证明拿给朱若神,朱若神看了看,说道:“你不是说他们还将你的孩子间接的打掉了吗?那个呢?那个也是可以增加罪行的。”

    我一听这个,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那两份证明,然后再看到一双脚踩在上面,而那双脚正是墨海的,我心凉了,这个时候还要保护慕小茜她的家人,如果不是那证明是伪造的,我真的会一气之下捡起那个证明直接告他们上法庭。

    但是最后我还是摇了摇头,那个证明可是伪造的,要是真的拿过去,到时候查出来自己还不得栽了,得不偿失这种事我才不要做。

    “不用了,我不想拿着孩子说事,玷污这孩子。”这慌一说就要一直说下去,真是一错再错,没法回头。

    我看了一眼墨海,见墨海有些感激的看着我,我除了冷笑外找不到其他心情了。

    朱若神也不好强迫我,因为这是自愿的,我松了口气,还好这人没有逼我让我一定要报案。

    “能让我见一见打我的人么?”我跟朱若神申请着。

    朱若神点了点头,正当他要带我去看那两个人的时候,我看见宋俨然一直在看着钟,在赶时间么?

    “你有事就去忙吧。”他能送我过来就很不错了,不能在拖他的时间。

    “那你能自己搞定?”宋俨然是赶时间,但是他不放心岩心。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见我这样说,宋俨然直接交代朱若神好好的照顾我,我无语了,不小心瞥了一眼墨海,见墨海满脸猪肝色,各种不高兴,于是我装作很热情的跟宋俨然告别,而墨海的脸色则越来越糟糕,恨不得将宋俨然切了,于是我在心底里鄙视着墨海,切,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