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墨海他爹娘来求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2本章字数:2904字

    我刚从门口出去,就见朱若神站在门外,我诧异,这里面都要闹出人命来了,这人还这么悠闲,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担心,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放心,有我在不会闹出人命。”

    我笑了笑,看见墨海打,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可能有点幸灾乐祸,谁让他要找小三出轨的,但是更多的是觉得有点悲哀,他这么一个人,居然这么凶狠的将慕小茜给打了,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忽然的露出这么凶残的一面,让我有点心惊。

    在怎么说慕小茜都是刚生下小孩不久的人,这么一踢那肚子,想想,真的好疼,同身为女人,我觉得慕小茜有些可怜,算了,那也是她自作自受。

    “朱先生,那这事就交给你了,我就不待在这里了。”

    “恩,好。”

    我跟朱若神道谢后,然后从警察局走了出去,在道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我叹了口气,看到街上父母亲热的带着自己的小孩,我想起慕小茜她父母对她说出那些决裂的话,然后再想到自己的老爸。

    当初我实在是太倔强了,那天我是带着墨海去的,直接跟父母宣布我要跟墨海在一起,结果父亲一气之下就让我滚,我也一气之下带着墨海就滚了,这一滚就是四年多了,这四年,我一面都没有见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这么想着的我居然就行动了,我像着了魂一样的拦了辆出租车,报上了我那四年都没有踏进去的地址。

    在车上,我想着,现在算是跟墨海彻底摊牌了,这日子肯定是过不下去了,可是,当年的奋不顾身也要跟他在一起,就这样的结局还不让我爸妈说死,我又倔强,不想承认自己当初的决定是错的,该怎么办啊,真的好纠结啊。

    “小姐,到了。”

    我从我的思索中惊醒,看着这熟悉的地方,我惊讶着,“这么快就到了。”我付了车钱,下了车。

    还是那条大门,只不过现在看去有些生锈了,我站在大门处,踌躇着,从结婚后就没有踏入过这里,今天一来,让我真的好想立马飞奔进去,这种感觉很强烈,我特别想见我妈,想起她在医院给我送的饭菜。

    我在门口待了上半个小时,就这样一直看着,傻傻的看着,最后,我还是从那里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走了大概两公里的路,然后我看见一辆车开了过来,那辆车呼啸而过,但是我却清楚的看清了坐在后座上那个头发半百的父亲。

    他疲惫的靠在后座上,并没有注意到我,四年前走的时候还感觉他身子骨硬朗得很,现在隔着这么久一看,就像是个已经过了半百的老人一样,想想,父亲今年也56岁了,我蹲在马路上,真是太不孝了。

    本来我还在犹豫该怎么跟墨海走下去,在见到父亲衰老的那一霎那,我想都没想就去法院申诉离婚,我知道墨海是不会舍得跟我离婚的,所以我只能来这么一招。

    我疲惫的回到别墅,一回到那里,我整个人都支撑不住了,我靠在门口上,想着我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朱若神告诉我,墨海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而且慕小茜也被墨海踢到肚子,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告诉她被踢伤了,以后不能再怀孕了,这算不算是报应?

    朱若神还说,将我的假流产证明也给做了证据,因为这上面有人吩咐要拿去告的,说是要让慕小茜他们父母不得好过,我听着朱若神说的上面有人时,一阵怀疑?谁在给我出头啊?宋俨然?我摇了摇头,不可能是他。

    但是这证明都已经呈上去法院了,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只能拜托他们不要去查,可是我又转念一想,这证明都是按正规程序来的,况且还有如跃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么想着的我顿时就轻松了。

    慕小茜的父母这审判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这审判的时间里他们是要待在警察局的,我在想,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毕竟这慕小茜他们家就只是打了打我,还让我看清了墨海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而我却直接整到他们一家人都不好过。

    算了,反正又不是我惹事在先,我被我的阿Q精神给打败了。

    我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忽然有门铃的声音,我皱着眉头?谁啊?不会又是宋俨然吧,在我的直觉里,只有他会来打搅我。

    我走到院子里,在大门处看见了那两个很久没有看见过的老脸,这真是稀客啊,来的人正是墨海他爹娘,我跟墨海结婚后他们从来就没有踏见过我的家门,这一出事,就大包小包的过来了,我冷笑着。

    我没有开门,就这样隔着门,当初他们在我堕胎的时候都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而慕小茜这一生下个儿子就把慕小茜当个宝一样,至少在G市医院的时候他们说的话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你们来这干什么?”我紧皱着眉头,没有忽视他们看向这别墅的时候那双发亮的眼睛。

    “我们还能来干什么,这儿媳妇啊,你看能不能让我们进去谈谈啊。”婆婆她满脸的讨好对我说着。

    我看都不看她的脸,冷冷的说着:“我不是你们的儿媳妇,没什么好谈的。”

    “别啊,你是不是怪妈不来看你啊?可是这爸妈不是忙么?这不是来看你了么?别生气了啊,我们真的要好好谈谈,你一定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

    “我的妈只有一个,如果你们是来跟墨海求情的,那么还是请回吧,我跟他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我直接将话挑明,真的是非常的,极为不愿意的跟这两个不要脸的人在继续说下去了。

    “别啊,你听妈说,这次是墨海不对,我们也不知道他背着你做出这种事情啊,要是我们早知道的话,肯定会好好的教训他一顿的,相信爸妈,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这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你就原谅墨海这一次好不好,不要跟他离婚,算爸妈求你了行不行?”

    我不语,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呢,骗谁呢?

    那边以为我听进去了,继续说着,“而且你看你要是跟墨海离婚了,那他不就一无所有,所有的一切又要重新来过,他也老大不小了,看着你跟他夫妻这么多年的份上,原谅他行不?到时候再跟他生个孩子什么的,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多好。”

    生孩子?我呸,就墨海,他也配,还生孩子呢,生了孩子我还不得为了孩子绑死在他身边,这算盘真是打得杠杠的。

    “这位阿姨,你真当我什么都不说就以为我是傻子啊?墨海做了什么事你们自己清楚,别让我撕破脸皮捅破,到时候谁都不好看,这又是何必呢。”我也不叫墨海的妈婆婆,直接喊她阿姨。

    她听见我喊她阿姨,有些不开心,但是强忍着,“妈跟你道歉,你好好的跟墨海过下去行不行,这墨海被打到进医院了,你看妈也没有去看他,那是他活该,真的,孩子,开开门,我们好好谈谈。”

    墨海他爹见墨海他娘说的话没有什么效果,于是亲自出马了,“岩心,一日夫妻百日恩,真的好好过日子,以后咱家什么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如何?”

    “是啊是啊,妈就只认你这个儿媳妇,其他的都不认,你就原谅墨海这一次行不?”

    我翻了个白眼,还什么都听我的,这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我指了指大路,“大路在那边,不送,慢走。”跟他们一直说下去,有辱智商。

    我说完后直接回屋了,他们见我回屋,慌了,一直在喊叫着我,见我没有回头,两人直接从爬了进来,吓得我啊,手忙脚乱的将一楼所有的门都上锁掉,还有窗户,一并关上了。

    他们站在我的门口,一直捶着门,砰砰砰的,像是来索命一样,我担惊受怕着。

    “儿媳妇,给妈开开门。”

    墨海他妈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也许是她也不耐烦了,从一开始的委曲求到最后的恶毒谩骂。

    “你给不给我开门?我家墨海怎么了,不就是外遇了么?你要是有本事他还能外遇么?你结婚后你做了什么,还不是一直由我家墨海养着,开门,你不开门我砸烂你家的玻璃我也要进去。”

    “别以为我不敢砸你家的玻璃,我数三遍,给我开门。”

    我听着这个,哟呵,这还拽了起来啊,墨海养着我,亏你说得出口,行啊,墨海,你有种,你家里人都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