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断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10本章字数:2895字

    自从我和我女朋友偷吃了禁果之后,她好像有些不正常了。

    一开始我女朋友云汐拿着一张黑漆漆的照片气呼呼跑过来质问我照片上的女生是不是我另外的女朋友?我当时听了,顿时吓了一跳,不是我脚踏两只船,而是我担心万一有女生暗恋我,跑到云汐那乱说就麻烦了。

    但是等我看清照片后就有些哭笑不得了,照片黑乎乎的,隐约可见是夜晚在宿舍里照的,让我无语的是相片上面根本没有人影。

    随即我就说相片上根本没人,但是云汐却一口咬定照片上有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女生,心想云汐不会是在测试我的忠贞度。

    无奈之下,我只能和云汐说,所谓抓贼抓现行,捉奸堵在床,我就你一个女朋友,你要是怀疑我的话就让所谓的女生和我当面对质。

    我是典型的以退为进,心想云汐总不能找个莫须有的女朋友来诬陷自己吧。

    但是云汐的反应,顿时让我不安起来,云汐说:“早知道你会抵赖,你等着,晚点我就带小怜来和你当面对质。”

    云汐说完就气呼呼的跑回了寝室。

    望着云汐的背影,心中顿时没底,心想该不会真有女生胆子这么大跑到云汐面前说是自己的女朋友吧?

    到了傍晚时分,我正在寝室里打游戏,结果接到了云汐的电话:“下来,我和小怜在你寝室楼下。”

    我闻言惊愕不已,想不到云汐真找来个小怜,貌似自己记忆中根本不认识叫小怜的女生,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加上我也很想搞清楚云汐到底在搞什么鬼,随即下了楼。

    云汐一个人站在寝室大门不远处,我见状松了口气,正要赶过去,但是看到云汐的模样,我呆了一下。

    此时云汐居然对着空气在不停的诉说着什么,仿佛她前面站着一个人似得。

    夜幕降临,云汐的样子让我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走近几步,正想听下云汐在说什么。

    这时云汐也看到我了,顿时指的我对着空气说道:“小怜,一语来了。”

    “云汐,你别闹了,你边上哪有人啊?你是不是得了幻想症啊?”我走到云汐身旁,有些郁闷的说道。

    “小怜都站在你面前,你居然假装看不见,小怜,你打他一下。”云汐不依不饶的说道。

    让空气打我,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马上我笑不出来了。

    耳边传来清脆的响声,而且脸上一阵冰冷,仿佛有一双冰冷的手拍了下我左脸颊。

    顿时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冒起。

    尼玛,云汐根本不是得了幻想症,而是见鬼了。

    顿时吓得连忙跑回了寝室。

    回到寝室,我联想起云汐的怪异行为,顿时吓得不轻,感情云汐可能真的惹上脏东西了,慎重起见,我决定回家找我姥爷问下。

    我姥爷是个算命先生,不仅会算命,而且还会看风水,在村子里是名人,只要村子里有红白喜事都会请姥爷出马,甚至周边的村落也会请姥爷。

    经过我的研究,姥爷之所以在村子里威望很高并非姥爷多厉害,主要是因为姥爷有一套的特殊的本能,那就是察言观色,揣摩人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不过在姥爷的耳濡目染之下,我对姥爷察人观色,揣摩人心的本领或许或少有些领悟,我现在的女朋友云汐就是在我的甜言蜜语加上揣摩对方的心思之下找到的,更准确的来说是忽悠来的。

    虽然我对姥爷的那一套不是很信服,但是云汐出事,我唯一想到能帮忙的就只有姥爷了,以前村子里的老人曾经说过鬼上身的可怕。

    我连夜坐车赶回了姥爷家,等我姥爷家的时候已经深夜十一点了。

    姥爷被我叫醒之后,连忙起身开门,随着大堂大门的打开,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听见姥爷的一声质问:“混小子,你破身了?”

    老实说,我当时就懵了,惊愕的问道:“姥爷,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

    “你这个混小子,在大学里不好好读书,学人家泡妞也就算了,居然连童子身也破了,你……你……”姥爷突然脸色剧变,一脸愤怒的指着我。

    姥爷从来都是一脸笑呵呵,姥爷说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见过姥爷生过气,看到姥爷气呼呼的模样,我心中不解,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话,惹姥爷生气了。

    “姥爷,我正不是为了让您老早点抱上曾外孙吗?”平时和姥爷开玩笑开惯了,而且早点找女朋友也不算坏事,至少我找女朋友的事情我爸妈都知道,所以我猜测姥爷生气可能担心我找女朋友影响学习。

    “抱曾外孙?你这个混小子,你知不知道你闯祸了。”姥爷脸色凝重,留下一句话后就返身进了卧室。

    闯祸了?我闻言吓了一跳,心想该不会云汐怀孕了吧?要知道我现在才大二,如果云汐真怀孕的话,一旦被学校知道的话搞不好就会被学校开除的,这下我感觉事态的严重了。

    但细想一下,否决了这个念头,自己昨晚才偷吃的禁果,云汐不可能这么快因为怀孕昏迷的。

    想到这里,我莫名的松了口气,随即追进了卧室:“姥爷,你放心,我都做了安全措施的,云汐不会怀孕的。”

    “怀孕?”正低头在柜橱里翻东西姥爷闻言,脸色一变:“你这混小子还想怀孕,要是怀孕了,那你就真的死路一条,连姥爷我也救不了你了。”

    死路一条?我闻言,整个人怔住了,这下我有些明白姥爷所指的闯祸并非自己所想,貌似姥爷说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姥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说我死路一条啊?”姥爷是个忌讳的人,一般性像死路一条这种犯忌讳的词不会轻易说出口,现在姥爷既然如此,我真的有些担心自己闯祸了,甚至我怀疑姥爷的之所以生气搞不好真和自己这段时间遇上麻烦有关。

    姥爷没有回我的话,正埋头整理着手中的东西,此时姥爷正将香烛黄纸装进了香袋里面,眼前姥爷出门办事都是背着泛黄的香袋。

    我不知道姥爷想要干嘛,但是心系云汐的安危,随即说道:“姥爷,我怀疑我女朋友云汐可能遇上……”

    我正想告诉姥爷云汐的状况,但是让我无语的是姥爷一把打断了我的话语,伸手就扔给我一把香。

    “混小子快把香插进大堂的香炉中,记住千万不可断香,否则连姥爷我都救不了你。”姥爷神色凝重的叮嘱道。

    救我?我闻言惊愕了一下。

    不对啊,貌似出事的是云汐,不是自己啊。看到姥爷的身影出了卧室,我顿时大急,连忙追了出去:“姥爷出事的不是我,是我女朋友云汐……”

    “姥爷知道了,你这个混小子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姥爷有些不耐烦的回道。

    知道了?貌似自己啥都没说啊?难道姥爷已经看出来了?

    我见状心中狐疑不已,正要询问了姥爷,看到姥爷背着香袋就向外面走去:“姥爷你去哪里啊?”

    “混小子,赶快把香点上,姥爷有事出去下。”姥爷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要多久啊?”

    “如果能说的通的话,半个小时,最多一个小时。”远远传来姥爷的声音,貌似姥爷走的很急。

    我见状,心中掠过一丝无奈,感觉姥爷有些怪怪的,心想还是等姥爷回来再给姥爷好好说下云汐的事情。

    随即我望了眼手中未开封的香,姥爷才出去一个小时却给自己这么大一捆香,还说不要断香,我真搞不懂姥爷的意思,断香指的是香必须一根接一根,不能让香炉中的香间断。

    一个小时恐怕一根香也没有烧完,哪还需要续香啊。

    随即我抽出一根香走到大堂正对面的香案旁,用香案旁的火柴点燃了香并插进了香炉之中。

    做完这一切,我正打算休息下,毕竟昨晚第一次尝禁果,抵御不住诱惑,次数有些多,现在腿脚还有些发软。

    但是就在我转身那一刻,我整个人怔住了。

    因为我发现香炉中的香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燃烧着。

    姥爷曾说过人吃饭,鬼闻香,香烛是祭拜鬼神用的,现在香燃烧得这么快显然不合常理,难道姥爷的大堂里面有鬼?

    随即我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姥爷叮嘱自己不要断香,显然知晓家里可能闹鬼,既然如此姥爷应该留在家里才对,但是姥爷却急匆匆的出门去了,姥爷到底干嘛去了?

    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我心中顿时变得极度的不安,甚至还有一丝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