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诡异的监控录像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0本章字数:3879字

    “你看过我女朋友?”我抬头问售货员小姐。

    她甜甜地点头,哎呦,别说,这小姑娘长得既漂亮又清纯,完全不逊于什么奶茶、都灵之类,有这种姿色,却甘心当一名普通售货员,这本身就让我对她肃然起敬!

    “她什么时候买的丝袜,你还记得么?”我问。

    “嗯……”小姑娘歪这头看向天花板,样子可爱之极,“应该是前天下午吧?”

    “买了几条?”

    “一条。”小姑娘伸出娇艳欲滴的手指,妈蛋,真想上去咬一口!

    “是这个,还是这个?”我把手里两条丝袜展示给小姑娘,小姑娘想了想,指了指我左手,说:“我记得是这款,这个嘛……”她又指了指我的右手,“是昨天晚上另一个姐姐买的款式。”

    另一个姐姐,难道是——红衣女?

    我灵机一动,掏出手机,翻找出我和宋佳以前在床上的合影,递给小姑娘:“是不是她?”

    “对对,就是她!她是……是你前女友么?”小姑娘脸涨的通红,因为照片尺度略大,那时候我跟宋佳住一起,这张照片是某天起床时候随手拍的。

    “是我姐。”我掏出钱包付款,一条丝袜十三块,我讲价,说两条给你三十得了,小姑娘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那个伪装成宋佳的红衣女,确实是在帮我,她想让我用她的丝袜,替换掉死者的丝袜,这样警方就不能查出什么,老头让我随身携带丝袜,目的也是被警察搜出来,然后像那只周小迪用过的安全套一样,经过检验,最终被证明与死者无关!

    可惜我没听老头的话,把丝袜丢在家里,便上了十三楼,这时红衣女出现,把两条丝袜都给拿走了,嗯,应该是这样,因为我不怀疑,红衣女有不用钥匙进入我房间的能力!

    为了确认这个推断,我买了条玉溪,回到小区,来到保安室,用烟贿赂执勤保安,调出我住的那个楼道和电梯的监控录像,昨晚那段儿,已经在派出所看过,我想看得是今天上午的。

    大概时间我还能记得,直接快进,很快,我出现在画面中,走进楼道,来到电梯门口,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紧张,那个一起乘坐电梯的女人,会不会出现?

    电梯门打开,我进电梯,转过身站在里面,这时,走廊画面中出现一个白衣女,身子简直是飘着行走,极快地来到电梯口,伸手卡住电梯,电梯门弹开,她迈步进入!

    给我吓的!居然真的可以看到啊!鬼不是不能出现在监控中的么?

    关键是,她的行动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王哥,往回退一点儿。”我对耳上夹着根玉溪烟的保安说,保安往回退了一点,看着白衣女又出现一次,这回看清楚了,白衣女的双腿,确实没有分开,身体完全是飘到电梯口的!

    保安看呆了,脸色铁青地看着我。

    “这,这,这是不是昨晚死的那个女的?”保安问我。

    我点了点头。

    “啊!闹鬼啊!我他妈不干了!”保安筛糠似地跑到门口,又转回来,顺走了桌上我给他买的烟,夹在腋下,逃出监控室。

    德性!

    我拿起桌上刚开封的那盒烟,抽出一支点燃,主要是压惊,深吸一口,继续看录像。镜头开始小幅晃动,那是因为电梯在上升,期间女鬼没什么诡异举动,只是目不转睛地一直勾着头盯着我看!

    到达12楼,电梯门打开,我出去,电梯门关闭,又上一层,也就是案发的13层,电梯门再打开,女鬼走出电梯,站在门口,但很快她又退了进来,用手按亮了好几个楼层!

    她居然逃走!

    画面开始颤抖起来,电梯下行,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女鬼的身影也开始模糊,突然,监控画面出现大片的雪花,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刚要倒回来重看,监控画面又恢复正常,只不过,电梯空空如也,那女鬼不见了!

    我赶紧同步查看走廊里的监控,一楼的电梯门,压根就没有打开过!难道女鬼是从电梯里直接消失的么?我疑惑着又把电梯里的录像倒回去,倒回雪花出现之前,仔细观看,感觉下降的速度很快,显示楼层的红色数字变换的也非常快,但除此,并无异常,直到画面消失,那白衣女鬼,一直稳稳地站在那里。

    她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我反复观看了好几遍,正要放弃的时候,变换的红色数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放大局部再看,尼玛!什么情况?

    数字从13,极快地变成12、11、10……2、1,然后并未停止,居然又变成了-1、-2、-3……-18,直到负十九层,电梯才停下,继而,雪花袭来,画面消失!

    这是住宅楼啊,哪儿他妈的有地下?还十九层!这不禁让我想到一本书,叫地下十九层,据说那里的世界,可不是我们活人呆的地方!

    先不管它,反正今天灵异事件不少,我还没看完呢!

    继续看电梯里的录像,电梯只在-19层短暂停留,然后又极快地回到了地上1层!先后又有两拨警察和白大褂乘电梯上13楼,一切都很正常。过了两分钟,终于看到了我想看到的画面,红衣女出现了!

    她进电梯,按下12,在电梯里悠哉地玩弄指甲,12楼出去之后,没过半分钟,她又进了电梯,下到一楼,走掉了。一切如我所推理,确是红衣女拿走了丝袜,她在暗中帮我。

    我用随身携带的数据线把这两段录像传进手机里,删除操作痕迹,离开监控室。

    刚出来,就看见那个保安拎着行李,歪戴着帽子,急匆匆跑出小区,打了台车,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估计,这个小区闹鬼的事情,很快就会不胫而走,要不我也搬家吧!但又想了想,那女鬼,好像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

    经过一番折腾,已经快五点了。派出所是五点下班吧?开上那台四手的高尔夫,我凭借记忆回到关押我的那家派出所,刚好五点。

    我把车停在路边,给小施同志发了条短信:一起吃完饭吧,我在你单位门口等你。

    少顷,小女警直接回电过来,我接起。

    “你怎么知道的我电话号码?”

    “呵,别忘了我是私家侦探,出来,白色高尔夫,尾号44。”我酷酷地说,对这种强势女人,就得比她还强势,才能降得住她!

    小女警果然没有呛声,挂了电话,没到一分钟,她就踩着小高跟鞋跑出派出所,左右张望,我按下车窗,冲她招了下手,小女警板起脸,背着手走向这边,打开副驾驶车门,目无表情地坐了进来。

    “吃什么?”我摘下墨镜,甩了甩额前刘海。

    “我晚上有个约会,没时间跟你墨迹,有话说,有屁放。”小女警拉下副驾驶化妆镜,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补起妆来!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敢情她有男朋友啊!不过话说回来,像我这种长得又漂亮又单身的人,还真没几个。她看上去跟我同龄,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

    “好,长话短说,一共三个问题,我想知道答案。”我依旧装酷。

    “问吧。”

    “第一,明知凶手另有其人,你们为何匆匆结案?”

    “上头的指示。”小女警抿了抿红唇,对着镜子轻佻地啵了一声,说。

    “上头?哪个上头?”我问。

    “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涉及保密条例,无可奉告。”小女警轻蔑地瞥了我一眼,把化妆镜上翻,“第三个问题?”

    麻痹啊!看来从她这里问不出什么了。

    “第三个问题,今晚你跟谁约会?这个不涉及保密条例吧?”我笑道。

    “个人隐私,不想告诉你,走了。”说着,小女警拉开车门,一条大长腿已经迈了出去。

    “那个女人,并没有死。”我淡淡地说。

    “你说什么?”小女警转头回来,我没有继续说,扬手示意她把车门关上。

    小女警关上车门,半转身对着我,可能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她的警服衬衫上面两颗扣子并没有系,这个角度,我的视线刚好可以射进去,好深邃!

    “哎!大色狼,往哪儿看呢!”小女警发现自己破绽,收拢一下胸口,把扣子系上,脸红了。

    “你看看这段录像。”我拿出手机,把那个女鬼坐电梯片段播给小女警看,小女警故作冷静地看完(我看见她后脖颈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把手机递还给我:“这,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没准是,是长得很像的人呢,比如你和那个男性死者。”

    “那个男性死者的身份查出来没有?”我问小女警,她摇了摇头。

    “女性死者身份呢?”我又问。

    “房东说死者叫郭襄,刚搬来没两天,其他信息没有,在案发现场也没有找到她的有效证件。”小女警的声音明显弱了下去,看来被那段视频吓得不轻!就这,我还没告诉她电梯速降到地下的细节呢!

    “她的手机呢?电脑呢?总能从里面找到些线索吧?”我现在急切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会与我扯上某种关系!

    “死者的个人物品,都已经交给上级了。”小女警耸了耸肩说。

    “你说的上级到底是谁?区公安局?”我问。

    “这个……对不起,真的不能对你说。”小女警苦着脸道。

    不是区公安局,那她的上级会是什么部门?听起来很神秘的样子!看来通过小女警追查女鬼信息这条线是断了,我擦掉额头上的汗,想了想,转过脸正对着她,认真地说:“你今晚的约会很重要么?如果不赶时间的话,我想把今天的古怪经历,跟你从头到尾说一说,你们女人心思更细腻,帮我分析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掉的细节,实在太过诡异,而且,我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受到某种威胁。”

    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感受!

    毕竟,红衣女给我的丝袜不见了,老头说的血光之灾,可能会再度降临!现在我也没个人可以说话,感觉这个小女警虽然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其实是个挺暖心的人,她的冰冷,都是刻意装出来的,但又装的徒有其表,一眼就能识破!

    “嗯……行吧。”小女警低头,小声说,“晚上我并没有约会,刚才是骗你的。”

    靠!女人还真不是可以相信的物种!

    “吃什么?”我半欣喜半无奈地问。

    “随便。”

    我决定带她去我常光顾的那家西餐厅,叫元泰咖啡,我对那里的环境很熟悉,遇到突发状况的话,不至于措手不及。

    一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我只知道了她的名字,施莺,跟我同龄,比我小两个月,怪不得在审讯的时候,她管我叫哥。于是,我逗她,让她继续管我叫哥,她答应了。

    到了咖啡厅,停好车出来,我看见咖啡厅门口坐着一个乞丐,看着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卧槽,这不是早上地铁口那个算命老头嘛!

    我狐疑着走近他,冲他点了点头,老头一直在笑眯眯地看我,待我蹲在他面前,他才悠悠开口:“小伙子,你三魂已经没了两魂半了!”

    我一惊,三魂没了两魂半?

    “什么意思?”我问。

    “天机不可泄露,无量天尊!”老头单手立于胸口,诵道。

    “又要收钱啊!”我苦笑,摸向裤子口袋。

    “哥,”施莺拽了拽我的衣角,小声说,“你怎么跟一只猫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