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2、镜像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2757字

    有些人手腕是空的,但更多跳水者还未剪掉红绳,没错,是红绳,纯红的绳!跳水的全是系红绳者!这绝对是不祥之兆!我默默拉着惊讶不已的施莺离开岸边,河水太浑浊,又很深,保不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作祟,把人都给勾进去!

    “快救人啊!”施莺挣脱开我,解开警服扣子要下水,我一把拉住她,摇了摇头,拽着她撤到安全地带。倒是真有几个小伙子跳水去救人,但入水之后,没有一个浮上来!

    “屈原显灵啦!”有人高喊。

    我留意观察了一下,跳水者并非一起跳,而是一个接一个,噗通、噗通,很有节奏!不到一分钟,已经跳进去四五十人,还有好些神情木然、身体僵硬的系红绳的人在岸边等待!

    “怎么办啊,哥!”施莺焦急地问。

    我闭上眼睛,听着噗通噗通声,这节奏很耳熟啊!我虽然不懂音律,但天生对节奏的直觉很好,这个节奏,好像昨晚有听过!

    嘎哒哒、嘎哒哒!

    想起来了!是地下十九层房间中铰链运行的节奏!

    嘎哒哒、噗通!嘎哒哒、噗通!

    一样一样的!

    难道这些人,下水之后,都挂上了铰链?水底和电梯的地下十九层,有着某种方式的通道?正想着,施莺的电话响了,她接起,原本就很差的脸色,变得更加凄然!

    “怎么了?”我问。

    “是小张,他说你和郭襄的尸体,都被盗了!”

    “被盗?不是有重警把守么!”我慌了,那具尸体如果被毁,我也就没命了啊!

    “你赶紧回去追查尸体的下落!”我对施莺说。

    “那你呢,哥!”

    “别管我了,电话联系!”我把施莺推进了混乱的人群中,自己走向河边!

    我必须得下去看看!现在严重怀疑,我和施莺的红绳之所以没有沉底,是因为我们的“镜像人”已经死掉了(这个概念由施莺提出,因为她在地下十九层面对面见到了另一个自己,就跟照镜子似得,故而得名)!而这些跳水者的红绳之所以沉底,则是因为,他们是某些人的“镜像人”!

    好像有一种神秘力量,在搜集“镜像人”们的尸体!

    回到河边,我身边站着一个排队等待跳河的女孩,右手系着红绳,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我摘下口罩,看了她一眼,她也看了我一眼,并未被我脸上的尸斑吓倒,看她那木然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个“镜像人”。

    “你叫什么?”我问。

    “张嘉琪。”女孩轻声道。

    “多大了。”

    “19。”

    “上大学呢?”我又问。

    女孩点头:“大一。”

    我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她居然能够回答,看来“镜像人”并非只是人肉傀儡那么简单,而是有自己的完整思维,昨晚地下十九层的另一个施莺,也是如此,只不过真假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

    无意中,我看向对岸,只见一个眼熟的女孩正站在岸边的甬道上,满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我这边,我看看那女孩,又看看身边的女孩,呵呵,双胞胎么?不用问,对面那女孩,肯定是真正的张嘉琪了,俩人连穿的衣服都是同款的,连丝袜都是一样的白丝,配上黑色圆头高跟鞋,看起来很诱人的样子!

    忽地,我想起红衣女买丝袜的事情来,一个镜像人诞生之初,是赤身果体,还是穿着衣服被造出来的?如果是前者的话,那镜像人是否得去买衣服?是自己去买,还是有人帮忙去买啊?

    等等!红衣女为何要去爱慕针织用品买丝袜?那双黑丝袜,应该是郭襄的配置才对,她买来干嘛,给郭襄的镜像人梳妆打扮么?而且还买错了,两条丝袜的花纹并不一样!

    诶?不对啊,她买来是自己穿的!

    等会儿,红衣女为何要化作我姐的样子?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种法术,但现在想起来,莫非……当我拿出手机里的照片,给爱慕针织用品店的售货员看的时候,她确定那就是之前买丝袜的人,我想当然地认为,那人就是红衣女,因为彼时还不了解镜像人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不禁汗毛倒竖,赶紧摸出手机给宋佳打电话!

    “小朗,怎么啦?”宋佳问。

    “姐,端午节那天我喝醉,是不是你送我回的家?”

    “是啊。”

    “你是不是在附近买东西了?”我问。

    “没啊。”

    嗯?难道是我想多了?

    “哦,对了!姐想起来了。那天你在车里吐了姐一大腿,姐只能把连裤袜给扔了,因为穿着短裙,怕路上被人骚扰,就在你家附近的超市又买了一双,怎么啦?”

    果然如此!

    并非是红衣女失手买错了丝袜的花纹,而是,她想买的,本来就不是郭襄那个款式,而是我姐那个款式!

    换言之,她就是我姐的镜像人!

    天啦撸!神马情况!我似乎被一个镜像人牵着鼻子走呢!

    想明白这一层关系,更增加了我入水一探究竟的兴趣!

    “你怎么不跳?”我问那个叫张嘉琪的女孩,确切地说,是张嘉琪的镜像人。

    “等通知。”女孩低头看着河水说。

    “通知?什么通知?”我赶紧追问,这貌似又是一条线索!

    可惜女孩摇了摇头,并未回答。

    突然,她像是被电击了似得,挺胸抬头,胸脯上下颤了颤,伸直双臂,双腿一弯,嗖地跳向河中!我深吸一口气,紧跟着她跳了下去!

    噗通!耳朵一进水,外界声音马上变得混沌,这尼玛是河还是污泥?从岸上看着还好一点,到了里面,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浑黄,我伸出手试了试,能见度不足二十厘米。早知道什么都看不见,我就不他妈下来了!

    我双腿夹水,准备上浮,刚使劲儿,就觉得腰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伸手摸向腰间,摸到了一双胳膊!我尝试掰开这家伙的束缚,可是它力气太大,实在掰不动!我又摸向后腰,想攻击它的脑袋,可却什么都没摸到,顺着两只胳膊一路摸过去,尼玛!两只胳膊,在我身后居然交汇成了一条胳膊,延伸向水底方向!就像是一只螃蟹钳子,将我牢牢钳住!

    跟这个人手钳子僵持了一会儿,我放弃挣扎,再跟它耗下去,我肺里存储的气该不够用了!因为从小学游泳,我潜水能力尚可,只要不超过耳膜能承受的极限深度,潜个两分钟问题不大,但是我说的,是不发力的情况下,经过刚才的挣扎,体内氧气消耗严重,现在已经感觉气竭,顶多能再坚持半分钟左右!

    放弃挣扎后,那对儿胳膊把我的身体拉向水底,放置在了一张铁板床样的东西上,浑浊中,又出现了四只手,将我手腕、脚腕分别固定,但感觉掐得不是很紧的样子,更像是“扶着”我,而腰间那双手已经把我给松开了。

    这是个机会啊,身体下方的“床”很结实,如果我能挣脱开固定四肢的手,起身在这床上踏一脚的话,反弹力加上水的浮力,完全可以直接将我送出水面!

    说干就干,再不干气就不够用了!我佯装松懈,把肺里憋着的最后那点氧气全部利用,然后,突然四肢同时挣脱!挣脱!挣脱!

    妈蛋,那四只“扶着”我的手,就跟橡皮糖似得,带有很大的弹性和粘性,怎么甩都甩不开!我慌不择法地在床上翻滚、挣扎、小宇宙爆发,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

    尼玛我是赝品啊!抓我作甚!我在内心里呐喊,然而,这依旧没什么卵用!

    这时我才想起,我之所以敢跳水,是基于我是“本体”,而非“镜像人”,应该不是他们捕捉的目标才对!

    但我忽略了之前跳水救人的那几个小伙子,他们也没浮上来……这怎么算,陪葬的么?

    氧气完全耗尽,我吐了几个泡泡,憋不住了,气门大开,混汤灌入口鼻!草!太臭了!我赶紧把脏水吐了出去,重新憋住气!咦?居然能在水下换气?我着实惊讶了好几秒钟,明明呛了水,但身体并未感觉有什么不适!

    咣当,身下的床,忽然跟小火车似得开始启动,逆着水流,往上游飞速疾驰!

    而我,则仿佛不需要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