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4、独眼巨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2728字

    穿过一扇门,小推车开始明显地向下走,前面拉车的矮盔甲人向后倾斜着身体,顶住小推车,小心翼翼地前行,后面那个矮盔甲人也帮忙拽着车,但因为装载了5个成年人的“尸体”,小车重量太大,行进的速度很快,而类似铰链(其实是大盔甲人的脚镣)的声音,则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幸好,车道是螺旋形的,小推车在两个矮盔甲人的全力掌控下,并未失控。

    借着一个颠簸,我微微侧身,看向螺旋中心的位置,卧槽!吓得我差点从车上蹦下来!是个大坑,好深的坑,一眼望不到底的样子,这条螺旋车道非常狭窄,也就一米五左右的宽度,陡峭得很,而且还没有护栏!

    这要是一不小心,不得连人带车掉下去摔死啊!

    我有轻微的恐高症,感觉有点眩晕,不敢再往下面看,等了一会儿,又借着一个颠簸,我把视线甩向后方,张嘉琪所趴着的那个小推车,跟我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那车上除了她,装载的都是男人,所以我一眼就找到了她白皙的身子,巧合的是,她也正在看我,眼睛瞪得跟鸟蛋似的,眼神中满是惶恐。

    我尽量让自己眼神中流露出镇定(其实我他妈也害怕,主要是怕掉矮盔甲人不小心,把我给掀到坑里去),隔空安慰着她,但我又不能动作过大,害怕被在她车前的那个矮盔甲人发现!

    对视了一会儿,张嘉琪渐渐安定下来,闭上了眼睛,我估计还得走挺长一段路,也闭目休息,这个地方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肯定没有办法逃出,等车停了,再看情况吧。

    又行约五分钟的路程,转得我都有些晕了,感觉小推车一下子进入了平地。我睁开眼,周边环境,已不再是那个螺旋天坑,而是变成一个车间样的场所,车间里挂着吊挂着好多半透明的塑料布,看上去跟夏天的门帘材质差不多,不过上面有好多班驳的血迹,有些并未干涸,还从塑料帘上往下流。

    感觉像是屠宰车间呢。

    矮盔甲人停车,把尸体一具一具地抬下来,丢在一条很宽的传送带上,每丢一具,传送带都会往前走两米左右,停下,再放一具,井然有序,标准化操作。

    传送带很长,却是回字形的,跟地下十九层那串铰链的构造类似(其实更像是机场行李提取处的传送带,考虑到很多读者可能没去过机场,故有此喻),我和张嘉琪中间,隔着两具男尸,借着塑料帘的掩护,我慢慢抬起头来,张嘉琪也在看我,眼神里似在询问,要不要逃走!

    我摇了摇头,那帮盔甲人还在附近,现在逃走并没有胜算,再等等。

    张嘉琪失望地趴在传送带上,不动了。

    穿过她背部玲珑的曲线,我看到那些矮盔甲人还在往传送带上装尸体,等到把全部尸体装完,它们又推着车出去,但那三个大盔甲人却留了下来,可是这并没什么卵用,因为我们很快就被传送到了另一个房间,离开了大盔甲人的视线,这里依旧挂着很多带血的塑料帘。

    到底还有多远,终点站是哪儿?

    我正疑惑,感觉前方传来Bang!Bang!Bang!的声音,节奏很慢,像是在用锤子敲击厚重的木板。我见周围暂时安全,翻身换成躺着的姿势,这样更能观察四周,也舒服些。

    又过几道塑料帘,敲击声越来越大,终于,传送带拐了一个弯之后,我看见了声源,是两个光着上身的巨汉,也不是完全光着,每个巨汉胸前,都挂着一大号的肚兜,已经脏的看不出颜色,巨汗戴着头盔,看不清脸,但它们手里的家伙我可看得很清楚!

    是凿子和锤子!好大的尺寸,那根凿子,足有棒球棍那么长,锤子,怎跟篮球差不多大!

    其中一个巨汉将凿子对准一具传过来的尸体胸口,手起锤落,Bang!尸体在面板上弹了弹,凿子被锤进去很深,巨汉将凿子拔出,一股血喷了出来,那是心脏的位置!

    另一个巨汉也在重复这项工作,只不过一个负责凿奇数尸体,一个负责凿偶数尸体!

    尼玛!这么残暴!我有点慌,死尸被凿子戳一下当然不要紧,但我和张嘉琪怎么办?不行,得逃了,我趁着那两家伙认真工作,四处张望,并未发现其他出口,要么前进,要么后退,前有两个屠夫,后有三个盔甲人,根本无路可逃!

    不能再装死了!

    我静静躺着,心中盘算对策,不知道这两个巨汉的战斗力如何,不过看它们近两米的身高,目测250斤的体重,应该会很厉害,一对一我指定不是它们的对手,何况是一对二!只能搞突然袭击了!

    我抬眼看了一下张嘉琪,她也发现了那两个屠夫,正焦急地看着我!

    咦?可以利用她做诱饵嘛!

    “跑!”我用极小的声音对她喊道,张嘉琪眉头一皱,表情疑惑,似乎在问我往哪儿跑!

    “跑!”我管你往哪儿跑呢,吸引屠夫的注意力就成!

    可是,张嘉琪还是没动,索性趴在传送带上,双手抱住了头,不再看我!

    麻痹啊,关键时刻,怂了,以为她有多勇敢呢!看来只能靠我自己了,怎么办呢?如果我现在翻下传送带,肯定不行!我侧脸,挑眼角看了一眼,还有两具尸体,就轮到我了!

    Bang!Bang!马上就到我!怎么办?怎么办?正当我焦急万分之时,张嘉琪突然啊呀一声尖叫,从传送带上跪了起来,跳下传送带,赤脚往塑料帘后面钻!

    “哼!”一个巨汉狂怒。

    “哈!”另一个巨汗响应。

    传送带停下了,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我没敢妄动,屏住呼吸,现在离它们太近,没法下手!当两巨汉经过我身体之后,我才睁开眼,看见它们双双拎着锤子,冲向张嘉琪逃窜的方向。

    凿子呢?我往后看,其中一根凿子插在尸体里,另一根则摆在案板上!我一骨碌爬起,下了传送带,爬到刚才巨汉站立的位置,起身拿起那根凿子,好重!大概有二十斤的样子,当剑使肯定不合适,只能用两只手抱着,跟抱着一根炮弹似得!

    张嘉琪可能是参悟到了我的计谋,并未跑远,正在塑料帘之间跟俩巨汉捉迷藏,巨汉纵然高大威猛,但是灵活性欠佳,张嘉琪倒是很灵活,左右腾挪,两巨汉一时间也拿她不住,不过巨汉封用身子封住了张嘉琪逃跑的线路,如果她真心想逃,只能往回走,而那边的脚镣声,已经响起!

    时不我待!等巨汉跟盔甲人汇合就没机会了,我可是看过盔甲人砍杀王君阳的镜头,那身手叫一个快!我抱着凿子,钻到了传送带下面的空间,连滚带爬地移动到巨汉附近,张嘉琪可能是看到了我,一下子蹦到了传送带,跑到我头顶上方。

    我无法看到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总之两巨汉合围过来,张嘉琪啊地一声!

    不知道死了没有!

    巨汉的大脚板近在咫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我斜着挥起凿子,朝其中一个巨汉的左脚脚面戳去!

    大有大的优势,同时也有劣势,这货身高脚长,光是脚掌就有菜盘子那么大面积,凿子太重,我没拿捏好方向,戳歪了一些,但还是深深锲入他的大脚趾后方!

    “哼!”巨汉一声沉闷的吼叫,蹲了下来,此时我已经拔出凿子,就等它露面,一凿子戳向它的脸!卧槽,好丑!比那三个盔甲人的青脸都丑,皮肤跟榴莲壳似得,好多凸起,上面还都带着血泡,让有密集恐惧症的我恶心不已!

    这下,因为发力角度的缘故,并没戳进去太深,但是好像戳到了它的眼睛(貌似只有一只眼睛哎)!巨汉捂着脸,瘫坐在地上,锤子脱手,把水泥地砸了个坑!

    Duang!头顶传来闷响,我下意识滚出了传送带,回头一看,传送带已经被另一个巨汉的锤子砸塌!更令我惊讶的是,张嘉琪居然骑在巨汉的脖子上,正用手去抠巨汉的嘴!

    她是怎么跳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