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6、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2821字

    是不是剧痛之后出现的幻觉?从科学角度是存在个可能性的!

    管他是不是幻觉,不试试怎么知道?我驼着张嘉琪爬到电梯口,上面显示的是1层,我把她放下,直起身子,按下电梯,电梯开始下行!

    到了-19层,电梯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

    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有木有!

    我倚着电梯门,先把张嘉琪给推进去,然后自己滚入电梯,扶着门爬起,按下12,电梯门闭合,开始缓缓爬升,越看越像是我家那部,因为里面张贴的小广告的位置都丝毫不差!

    电梯到达12层,门打开,我探出头张望,更加印证了我的判断,这就是我家了。

    我把张嘉琪拖拽出来,爬到我家门口,浑身光溜溜的,手机、钥匙都被水给冲走,幸亏我有良好的职业素养,什么东西都喜欢做个备份,我从门口地垫的夹缝中,摸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将张嘉琪拖进来,拖进门口的卫生间,得先给她处理一下伤口,防止感染。

    她除了脚踝受伤之外,身上被泥沙擦伤的并不严重,给她用碘酒擦拭之后,简单包扎,反倒是我伤的挺重,浑身上下至少十二道伤口,连小伙伴也没能幸免,被割开了一道小口子,但正常功能尚在,因为在给张嘉琪擦伤的时候,小伙伴不由自主地激动了!

    处理完张嘉琪,我把她留在洗手间,自己爬到卧室里,从抽屉中找出大学时期使用的NOKIA手机。已经有半年多没用了,充电器在壁柜顶端,爬上去找将很费劲,我忐忑地开机,还好,里面仍有20%的电力,一代神机,可不是现在功能眼花缭乱的智能机所能比拟的!

    里面当然没有施莺的号码,只能打电话给我姐,让她速来我家,并未多说什么。她的工作单位离我这边不远,估计十分钟就能到。挂了电话,我又打120,让派两台救护车来,骗他们说,我跟我女朋友在家玩扶乩请仙,结果双双受伤,失血过多。

    按照经验,120来的速度肯定没有我姐快。

    果然,不到十分钟,宋佳气喘吁吁地开门进来,此时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抽烟。

    “小朗,怎么了?”宋佳焦急地问。

    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她的胸,确定她真的是我姐,而不是红衣女之后,才把脚抬了起来:“不小心受伤了。”

    “那快去医院啊!”宋佳过来撸起我的裤管,“怎么这么严重!”

    “那里还有一个呢!”我指了指洗手间,“你帮我给她把衣服穿上!”

    刚才我穿好衣服,已经筋疲力竭,实在没法再料理张嘉琪。

    宋佳疑惑地看向洗手间,吓得一激灵,紧紧抓住我的胳膊!

    我往那边一看,卧槽,也吓了我一跳!

    这货什么时候醒的,正勾着头往洗手间外爬,头发散披,跟贞子似得!

    醒了也不叫唤一声!

    “嘉琪!”我叫了她一声,现在已经被镜像人给吓怕了,不知道这个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是我姐,这是我家,咱们得救了。”我说。

    张嘉琪抬起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宋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半小时之后,我俩双双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我提出跟张嘉琪一个病房的要求,方便照顾她,这货记性很差,居然不记得她爸妈的手机号码,用宋佳的手机给她妈妈发QQ,暂时也没得到回应。

    主治医生很纳闷,问我们到底是怎么受得伤,我以当时神经紊乱为由,搪塞了过去。

    当然,我拒绝了体温检测(30度左右的体温,测出来怕被推进抢救室),身上的擦伤跟尸斑混为一体,医生也没有过多怀疑。脚伤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正如我所料,四条跟腱都没有伤及,最长一周时间,就能完全恢复,下地行走。

    张嘉琪什么都没有说。

    又过一个小时,施莺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跑来看我,我让宋佳先出去,把在河里、地下发生的事情跟施莺讲述一遍,张嘉琪补充。

    施莺一边听一边用笔记本记录,听我说完,她事务性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们提供的线索对于我们破案很有帮助,我代表挡和银民谢谢你们!”

    毕竟有张嘉琪这个外人在场,我跟她是装作不认识的。

    “破案?什么案?”我问。

    “世纪公园集体投河案。”

    哦,原来已经立案侦查,实在没有办法,目击者太多,想瞒也瞒不住。

    “我怀疑,地下的东西,是实体……”我小声对施莺说,她应该会明白我什么意思。

    “嗯,公园现场已经封锁,正在抽干河道,看看能不能找到你们所说的河底轨道。”

    “电梯那边呢?不调查么?”我问施莺。

    “这不是才知道电梯是另一个出口么,我马上带人去查!”施莺笑道。

    “小心点,那些东西手里有武器!”

    “呵呵,我们也有。”

    施莺又安慰了一会儿受到惊吓的张嘉琪,便离开了病房,估计是去挖我家电梯井了!

    施莺走后,张嘉琪疑惑地看了我半天,可能是我悄悄摸施莺手的时候,被她给看到了。

    “哥,你到底是干嘛的?”张嘉琪问。

    “C+侦探。”我骄傲地说。

    “不是吧……你是不是为ZF效力的人?”

    我摇了摇头,ZF?她又不给我开工资!

    张嘉琪显得很失望,在哪儿玩宋佳的手机,不再理我。

    午饭的时候,周小迪穿着一身工作服来探望我,说刚从工地上下来,午休一小时,下午还得接着上班,就没换衣服。他这个人,除了那方面有些太过放纵自己,喜欢在私密空间里蹂躏我姐之外,其实人品还凑合,要不我也不能总跟他喝酒。

    闲聊了几句,我随口问他在哪儿干呢,他说,世纪公园。

    我一听,立马来了兴趣,问他是不是在挖河道,周小迪点头。

    “挖到什么了么?”我问。

    “居然挖到一条火车轨道!想不明白为什么河底会有火车道!”周小迪摇了摇头说。

    “还挖到什么了?”我追问。

    “还有一些平板轨道车和钢缆,别的没挖着。”

    “铁轨通往哪儿?”我又问。

    “不知道,还在继续挖,河底有个涵洞,抽水的时候塌掉了,铁轨通往涵洞里。”

    原来如此!

    涵洞,铁轨,再往下挖,兴许就能挖到螺旋大坑了!

    “姐夫你小心点,别抻头儿,地下说不定有什么东西呢!”我对周小迪说。

    “嗯,我知道。你好好养病,我上班去了!”

    周小迪走后,我有点躺不住,想亲自去现场看看,但我姐不让。

    下午一点,张嘉琪终于联系上了家人,不过她家在广东,她爸妈飞过来也得晚上才能到。

    “你想好了,该怎么跟叔叔阿姨说,别让他们过多担心!”我敲打着张嘉琪,免得她说走了嘴,毕竟伤的不算太重,有些事情,还是让越少人知道越好。

    下午两点,施莺再次来到医院,不过穿的不是警服,而是迷彩服,配军靴,裤腿上全是泥,身上还有斑斑血渍!

    “出事了?”张嘉琪在睡觉,我悄声问。

    施莺看了一眼张嘉琪,一甩头,示意我出去说。

    我拄着双拐,在宋佳的搀扶下出了病房,来到走廊,嚯,这阵势,走廊里居然站着两排全副武装的士兵!

    “什么情况!”我问。

    “电梯不能下到地下,超声波显示,下面的电梯井确实很深,地下五十米,有巨大的空间!世纪公园那边挖通了,我跟着特警进去,与你说的盔甲人交手,结果伤亡惨重。为防止那些东西出来,领导已经下令将河底通道再次炸塌,并派重兵把守!现在,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施莺背着手,严肃地对我说。

    “我废人一个,能帮你们什么忙?”我苦笑道。

    “带领我们从电梯口下去,从那里发动进攻。”

    “你不是掌握下去的密码么?”我贴着她耳畔小声问。

    “我试了,哥,不管用!可能只有你才能下去……”施莺小声回应,旋即离开我耳边,又恢复领导范儿,“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如果让那些东西出来的话,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明白了,这是把我当电梯钥匙使唤呗!

    好吧,为了挡和人民,豁出去了!

    “不过,我必须要声明一点,”我提高了嗓音,对施莺,也是对她的士兵说,“无论从地下挖到什么东西,一定要交给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