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7、十二道锋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3608字

    施莺让宋佳先回去照顾张嘉琪,宋佳不肯,执意要跟我一起去,我悄声告诉她,别当电灯泡!宋佳看了看施莺,似乎不信,我见那些士兵都背靠走廊,面对面站着,没人看向这边,便搂过施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施莺脸红,但没说什么,宋佳这才信以为真,回了病房。

    施莺缓过来之后,叫士兵给我弄了台轮椅,又给我套上一件防弹背心(挺沉),推着我上一台面包车,跟随部队,回到我家小区。

    路上,我问施莺,我和郭襄的尸体找到了没有,施莺摇了摇头,说一点线索都没有。

    算了,看在我现在还活着的份上,先把这件事放一边。

    小区已经被封锁,外围到处都是警车和军车,进了小区,我家那栋楼被团团包围,周边楼的几个窗口里,还有狙击手,搞得跟真实作战一样!

    “上头对此次事件特别重视,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一战而胜之,以免造成恐慌,所以,哥,全靠你了!”施莺推着我下车,向楼门口走去。

    我端坐在轮椅上,怎么突然有种诸葛亮附体的感觉呢!

    来人呐,给我弄把羽扇来!

    进了楼道,只见两个奇怪的家伙站在电梯口,穿着蓝色长袍,头顶方角帽,手里拿着桃木剑,是道士!

    “这啥意思,还做法啊!”我笑问。

    施莺没有说话,向一位领头模样的军官敬礼:“报道周参谋长,夏朗同志带到。”

    那个参谋长看向我,伸出手,我赶紧跟他握了握。

    “小夏同志,听说,你父亲曾经在拾肆军肆零师服役过?”参谋长问。

    “嗯,是的。”我答,小时候总听老爸唠叨他在前线上那些事儿,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他的部队番号我当然记得,不过,参谋长是怎么知道我的底细的?

    “我当时和你父亲是战友,但并未谋过面,84年,我在四零师当连指导员。”

    “噢,伯父,幸会幸会!”我握着参谋长的手颠了颠。

    “保证小夏同志的生命安全,是你们任务的重中之重,明白吗?”参谋长对另一个军官说。

    “明白!”那军官按开电梯门,施莺把我先推了进去。

    算上我和施莺,先后进来十二个人,一个个看上去都精明强干,左肩戴着一块深绿色的布,虽看不清上面写什么,但应该是特种部队的标志。

    电梯门关闭之后,我按下组合键,果然,电梯听我的话,开始下行。

    士兵们都有些纳闷,面面相觑,纷纷对我投来膜拜之眼神,但很快他们便进入战备状态,开保险、拉枪栓的声音不绝于耳。

    到达-19层,电梯门刚打开一道缝隙,最前面的两个士兵就滚了出去(略有些夸张,反正很快就是了),分别半跪在电梯两边,后面的士兵鱼贯而出。

    施莺推着我,最后出来。

    走廊,还是那个走廊,地上我和张嘉琪留下的血迹尤在,可是嘎啦啦的声音却不见了!

    “那个房间!”我指了指左手边第一个房间,就是我和施莺第一次进入,又和张嘉琪爬出来的房间。

    带头军官向一个士兵做出手势,那士兵靠近门口,将门一脚踹开!

    崩!崩!崩!对面走廊的墙上,立即插满了箭羽!踹门的士兵虽然躲闪得很快,但膝盖还是还是中了一箭,被其他士兵拉到一边!

    “小心,这些弓箭手会飞!”里面肯定有飞行盔甲人埋伏,我提醒士兵道。

    一阵箭雨之后,门口恢复了平静,另一名士兵从腰间掏出个什么东西,在墙上磕了一下,丢进房间里!

    “砰!”一声脆响,好强的光!是闪光弹!

    另外两名士兵,把枪口伸进门里,上下左右突突了一圈,直到把子弹全部打光方才撤回。

    再后面两个士兵,又掏出两个东西丢进门里,这回发出了不小的爆炸声,是普通手雷!紧接着,又两名士兵滚了进去,房间里再次传来密集的枪声!

    真尼玛训练有素,这帮人平时没事儿,是不是总打CF啊!

    枪声很快停止,其中一个士兵出来,做了个安全的手势。

    众人进了房间,我一看,卧槽,好惨!铰链上挂着的那些尸体,都已经被打成筛子了,满地的血和碎肉!

    而地上,则趴着十几具飞行盔甲人的尸体,毕竟这种盔甲,是抵挡不住子弹的。

    “然后怎么走?”军官回头问我。

    我刚要说向铰链上游搜索前进,耳畔突然响起一声尖利的嘶鸣!

    几道白光,从挂着的尸体群中发射过来,是箭!

    噗!

    噗!

    两名士兵咽喉中箭,扑街当场!

    “撤!”军官下令,同时向躲在尸体后面的飞行盔甲人还击,众人迅速拉上倒地的同伴,退出了房间。

    “里面空间不小,部队能施展得开,”军官对我和施莺说,“我先带人在这里守着,你们用电梯再运下来些人,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怕我们全部阵亡,无法保护你们。”

    害怕就害怕咯,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不过害怕也是正常的,尼玛刚才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就牺牲了两名同志,而且都是颈部被直接贯穿,脖子都打歪了!

    施莺推着我进了电梯,上去求援,又先后运输下来五六十士兵,才重新集结,再次进入房间,这回军官聪明了,进入房间立马分散兵力,先去排查尸体后面有木有藏着小飞行兵!然而,并没有发现。

    队伍溯着铰链,小心翼翼地一直走了好远,也没再遇到敌人。

    终于,来到那个屠宰场,两个巨汉已经不在,传送带上也没有尸体,沿着传送带,继续搜索前进,不久之后到达天坑,军官下令分出一支部队下坑去查看,坑里雾气很重,从上面看不清。

    约十分钟之后,他们上来,说地下是一潭死水,并无其他发现。

    沿着天坑的螺旋轨道继续前进,转了十几圈,到达停放尸体那个地方,不过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地上连血迹都没有。而那道水墙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涵洞入口,一条锈迹斑斑的铁轨,趴在洞底。

    “走到头了?”军官问,我点了点头。

    “敌人呢?飞了不成?”施莺疑惑道。

    “还真有可能,不过别忘了,电梯口那边,还有另一个方向。”我指的是铰链传送的方向,现在只是寻找道了铰链的源头,至于铰链到底把尸体传送到何处,我们并不知情。

    “原路返回。”军官下令。

    回到电梯口,军官并未贸然朝铰链下游前进,而是让我和施莺上到地面,通报下面的情况,告诉世纪公园那边可以打开涵洞,引导大军进入了。

    我和施莺上了电梯,向周参谋长汇报情况,然后又带一批士兵下来。

    领头军官重新指定作战方略,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在房间里沿着铰链穿梭,一路从外面的走廊同步前进,检查每一个房间。

    走廊左手边的房间,都是一推就开,但是右手边的房间,却没有一个可以打开,门上并没有锁,可是无论用枪打,还是用炸药炸,门愣是纹丝不动!

    军官无奈,只得先从左边的房间向前推进,穿过十几个房间之后,后面的大部队跟上来了,继续前进,又穿过几个房间,铰链开始向右拐弯,而走廊里同步跟进的士兵,进来告诉我们,走廊在这里已经到达了尽头。

    感觉拐的弯是一百八十度,也即是说,我们仿佛绕到了那些打不开房门的房间中,可是从里面,却找不到那些门。

    拐弯之后,我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隐隐感觉得到,是在慢慢往上走,越来越接近地面。

    整个穿越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一路上我粗略数了数,挂着的尸体数量,肯定破万了!但我并未从中找到郭襄,或者是张嘉琪镜像人的尸体,也没有发现眼熟的,比如王君阳等那一批跟我一起入水的人的尸体。

    当然,走的太匆忙,也许错过了也不一定,我并未刻意留意,反正发现了也没什么卵用,挂着的都是确确实实的尸体,有些看起来死亡时间不短,只不过地下比较阴冷,才没有腐烂散发出臭味。

    终于,铰链到达尽头,一个类似龙骨水车样的巨大圆形铁架子出现在面前,架子平躺在地上,铰链都卷在架子的中心轴上,密密麻麻,应该有好几百层,跟放大版的风筝线轮似得。

    不过,这里却是个死胡同。

    被铰链运送到这里的尸体,都去哪儿了呢?

    “查查这玩意的动力。”军官对一个戴眼镜的士兵说,应该是个技术兵。

    眼镜兵爬上架子,走到中枢位置,那里是个坑,他用战术手电往下面照了照,说需要绳索,一个士兵丢下去几根荧光棒,用来照明,从荧光棒落地的声音判断,下面的空间不小,我突发奇想,底下会不会有个核反应堆之类?

    眼镜士兵捆好绳索,慢慢坠了下去,不多时,他又爬上来,示意军官亲自下去看看。

    军官下去之后,很快又上来,招呼爆破兵下去。

    “等会!”我喊了一声,既然是诸葛军师,总得起点作用,“下面是什么?”

    “封死的空间,不过有很多道铁门,好像可以通往外界。”军官说。

    “别急,待我下去看看再说。”我装作很懂地说。

    估计在他们眼里,我是个类似神棍的角色,毕竟从这个地狱中能活着出来,而且还能带他们进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所说的话,应该会有些分量。

    果然,军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个士兵把我抬上架子,抬到那个洞口边,我明显感觉下面有风迎面吹上来,是清新空气的味道,或许真的是个出口。士兵将我绑在绳索上,慢慢往下坠,已经有几个士兵在里面接应,下到洞底,我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装模作样地视察起来。

    空间并不大,只有不到一百平米,正方形,四面的墙上,各有两扇铁门,四角,也各有一扇同样的铁门,我数了好几遍,也没数过来到底是几个门,后来让一个士兵站在一扇门前,以他为参照物,又数一遍,才确定一共有十二道门。

    “这些门,有啥说道么?”军官不知道何时也下来,小心翼翼地问我。

    “十二……”我挠了挠头,难道是十二道锋味?肯定不是啊!

    “十二生肖阵。”身后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我回头,是个年轻士兵,长得很清秀。

    “嗯,英雄所见略同,我刚想说!”我装比道。

    咦?突然觉得这个士兵有点面熟呢,我是侦探,记住人脸,是我的看家本领!

    “同志,”我往搀扶我的人身后挪了挪,对那个清秀士兵说,“你好像已经阵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