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3、豆腐西施的离奇经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3272字

    道长?我什么时候成道长了!

    “姐啊,你认错人了吧!”我苦笑道。

    “不不,不会错的!肯定是你!”豆腐西施看了看周围的人,“那个……可以让他们先出去么?我想单独和您说几句话。”

    大家看豆腐西施情绪激动,分分钟有伤口崩裂的风险,便没有多问,纷纷出了病房,但施莺临走的时候,偷偷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塞进了我夹克口袋。

    我拉过椅子坐在床边,装作不经意把手伸口袋,草,是她的手枪!施莺可能怕豆腐西施对我做出什么疯狂举动吧。

    “说吧,咋回事?”我小心翼翼地问豆腐西施,她看我的眼神还在冒绿光!

    “嗯呐,夏道长,事情是这样的……”

    她大伤未愈,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但我大概听明白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准确地说,是三天前,一个自称肾虚子的老道,开车到她这里买了两块豆腐,但不给钱,说要给她算上一卦,当做费用。豆腐西施觉得自己命确实不太好,就答应了。

    老道说她“命带观音”,荣华富贵尽享,却注定孤独一生,可惜她遇人不淑,碰到了前夫,她前夫的命理为贪狼现世,命主桃花,强破了豆腐西施的命,两人孕育一子,受此子拖累,她的命相被改变,荣华富贵不可得,且母子命相相克,如果儿子一直留在母亲身边,肯定活不过12岁!

    一开始,豆腐西施并不相信,不过当老道把她、她儿子、前夫的生辰八字都说出来,并且推算出她儿子从1岁到现在的12岁,一共经历十一次大劫,她信了,因为她儿子确实体弱多病,从出生到现在,每年一次大病,好几回,差点没就抢救过来。

    老道说,半个月之后,她儿子就将经历第十二次劫难,命数已尽,没法再躲。儿子死了,豆腐西施命理开解,回到“命带观音”的命宫,定会飞黄腾达,享受荣华。

    做母亲的当然不希望儿子死,于是豆腐西施问老道,有没有什么办法破她儿子的劫。老道说办法倒不是没有,不过得让他儿子出家做道士,跟在他左右,方可保全儿子性命!不过这样豆腐西施的命理就不能破解,非但不能母子相认,而且还得继续孤苦地生活下去。

    豆腐西施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老道,把儿子从学校接出来,交给老道,她怕老道不好好照顾她儿子,又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几万块钱都给了老道,当做儿子的生活费。

    老道推脱了一下,收了钱,开车带他儿子走了。

    事后,豆腐西施越想越不对劲,觉得儿子好像是被拐卖了呢!

    当晚,豆腐西施报警,警茶上网一查,果然,这个老道是个惯犯,凭借此法已经拐卖了五六个儿童,而且都是11岁的男孩,但是老道行踪飘忽,用的是假牌照,车也是烂大街的一台白色大众品牌轿车,虽然一直在通缉,但却也一直没有追踪到老道的下落。

    豆腐西施新火攻心,当即晕倒。

    说来奇怪,她晕过去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她儿子跟着老道进了一个叫紫阳观的道馆,里面还有好多穿着道袍的小朋友。醒来之后,豆腐西施相信这是儿子托梦给她,上网查找紫阳宫,还真找到两个,一个在昆仑山,一个就在福新市下辖卧凤沟镇的九仙洞山上!

    豆腐西施仔细回忆那个梦,感觉跟本地农村风貌很像,于是打车去了卧凤沟镇,一来到九仙洞山下,她立即断定,就是这里!果然,在半山腰,她找到了一座挂着紫阳观牌子的道观,但是道观很破败,跟她梦到的并不一样。豆腐西施进去看了一圈,到处都是灰尘、蜘蛛网,连个鬼影都没有。

    无奈下山,她开始跟当地人打听道观的情况。

    当地人告诉她,这道观是上世纪末镇政府通过招商引资搞过来的,想打造成一处香火旺盛之地,带动当地宗教旅游业发展,不过道观建成之后,原本主事的老道突然死了,也没其他道士来接盘,闲置几个月之后,当地政府为不浪费资源,便把道观承包给山下的村长,村长花钱从南方雇来三个半真半假的道士,总算把场面给支撑起来。

    但那三个道士只在山上呆了半个月就辞职不干了,说道观晚上闹鬼!

    村长不信邪,带他儿子在道观住了一晚。

    第二天下山,父子俩全疯了!

    从此,道观彻底闲置,当地政府曾先后请了几位道士来“驱鬼”,结果,出价便宜的道士,不是死就是伤,出价贵的道士,到这儿一看,直接扭头走人,压根不接这个活!这更让当地人深信观中闹鬼,而且是那个死了的老道的鬼,据说,还有人真的看到过鬼!

    谣言不胫而走,山下村民因为害怕,一户一户往外搬。

    将近二十年过去,原本挺大一个村子,现在只剩下四十几户人家,都住的离山脚下很远,倒也相安无事。

    豆腐西施琢磨了一下,问当地人有没有见过那位道长生前的模样的人,当地人说有,一位叫庞青云的老头,是个八级木匠,当年跟老道一起建道观来着,豆腐西施便找到庞青云,请他描述一下那老道的样子,庞老爷子耳聋,交流比较费劲,不过当他拿出一张当年跟那老道的合影之后,豆腐西施吓得屁都凉了!

    照片上的人,正是接走她儿子的老道!

    “然后呢?”听到这里,我惊讶不已,因为,那个道观,我去过!

    我一高中同学,叫张凯,家是卧凤沟的,跟我关系比较铁,他没上本科,念的新东方烹饪学校,拿到国家二级厨师证,毕业后在福新市开了个饭馆,生意做的不错。

    高考结束那年,我去他老家玩,我想登山,张凯不让,说山上闹鬼,我以为他逗我玩,晚上跟其他几个同学喝多之后,我骑着他爹的嘉陵摩托车,带着我初恋就上山了!

    当时天太黑,你懂得,我们也没有观景的兴致,隐约记得山上确实有个建筑,当时还以为是破庙,我们俩还在里面接吻来着,倒是没有遇到什么怪事,后来山风渐大,有点冷,我们就回去了。

    现在想想,真尼玛毛骨悚然!

    我初恋叫姬紫萱,大一异地,分手之后便没再联系过。

    “然后,我回到城里,托人找算命的,算算我儿子是不是还活着。找了三个,听了我说的,都说我儿子肯定没了。我不信,正要再找,结果今天早上出摊的时候,来了个女的,长得还挺好看,跟我说你儿子还活着,不过,只有一个叫夏朗的道长才能救你儿子。我就问那美女,怎么找夏道长,那女的说,他就在附近,我可以帮你找,不过,我给你提供那么重要的信息,你不得谢谢我啊!”

    “我就问她,怎么谢?那女的说,你的血很珍贵,我想要一些。我一寻思,不就是血么,就让她取,结果您猜怎么着?她居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根哭丧棒!哭丧棒您知道不?就是出殡的时候孝子举在手里那东西,说要用这东西戳我!给我吓得,以为她是那老道鬼的帮凶,转身就跑!她追上来,一下子把那玩意戳进了我后背里!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豆腐西施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幸亏没有戳穿,否则白瞎这一对儿凶器了!

    哭丧棒?隐约中,我好像见过这个东西呢!

    “大姐,你还记得戳你那女的长啥样不?”我问。

    “长得……高高的,身材挺好,瓜子脸,长头发,嘴边有一颗痣,怎么说呢?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豆腐西施回忆道。

    “妈,进来一趟!”我冲走廊里喊。

    我妈进来,我要来她手机,翻看相册,找到一张递给豆腐西施:“是不是这个人?”

    “啊!对!对!就是她!”

    麻痹的,红衣女居然跟到我家来了!

    我给豆腐西施看的,是我姐的照片!我姐以前总来早市买菜,豆腐西施当然跟她见过面!

    “行了,我知道了,放心吧大姐,我一定尽力,你好好养病,我这就去想办法救你儿子!”我安慰了豆腐西施一通,起身出了病房。

    既然是红衣女说她儿子活着,那就肯定是活着了。

    她什么意思,干嘛让我去救豆腐西施的儿子?

    难道她不知道现在我自己小命都不保么!

    我把施莺和郭襄两个妞叫到一边,开了个临时会议,把这事儿说了一下,让她们帮着想想这其中的奥妙。

    “哥,我猜那个老道鬼,是红衣女的仇人,她是不是想利用你除掉他啊!”现在我们三人都是完全的有神论者,昨晚在高速上撒尿,我说好像看见个女鬼,蹲在草丛里瞅我,本想吓唬吓唬她们,但她们俩居然都不害怕,还分析此地肯定出过交通事故,死过人。

    “不见得吧,”郭襄冷傲地说,“我听你们说,那个红衣女好像超级厉害的样子,想搞敌人,也犯不上找他夏朗啊!肯定另有深意!我想,这事儿是不是和《御气十九诀》有关?”

    “什么意思?”我问。

    “你看啊,这本书是用满文写的道术书,你想翻译,咱们只能回家,翻译出来之后,又不知道怎么练,如果红衣女想帮我们,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找个人来指点你?”

    “你的意思是,她想让我去找那个老道鬼,让老道鬼帮我练《御气十九诀》?”我问。

    “说的在理!”施莺说,“可是红衣女为什么不自己指点你呢?”

    “她也不会呗!”郭襄挑了挑眉毛说。

    嗯,如果黑猫老道和红衣女确实是一伙的话,那郭襄分析的,确实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