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6、初次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2805字

    我已经不记得抽过的第一支香烟的味道,甚至忘记了初吻的滋味,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张脸!太尼玛惊悚了!那是人脸么?当然不是!但即便是在我毕生所见过的鬼脸当中,那也是最吓人的一张!

    他的脸,是由不同形状的碎皮肉拼接到一起的,还散发着阵阵腐败的中药渣的味道!虽是拼凑的脸,但依旧能清楚地看清整体轮廓,是那个老道无疑!

    我仿佛被定在原地,全身上下僵硬,不能呼吸!倒是郭襄反应奇快,挥动匕首向老道的脖颈划去!嗡!刀锋破空而过的声音!然而,匕首所过之处,并未溅血,老道的脖颈,只被刀锋带出一缕青烟,旋即,青烟又飘回了原位,很难说这到底是实体还是虚像,总之很鬼魅就是了!

    “嘘!”老道将满是污垢的手指放在唇边,“尽管看便是,回过头去。”

    我像是着了魔一般,转回头,继续看坐在外面的道士,一只冷冰冰的大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微微侧目瞄了一眼郭襄,她也转了过来,左肩上同样搭着一只手!

    外面的道士仿佛丝毫没发觉这个小窝里的情况,双手捧着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继而,他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从他嗓子里发出阵阵呜咽之声,仿佛是在哭泣,一个大老爷们哭什么啊!

    哭了一会儿,那道士突然抬起头来,仰天长啸!

    穿膜之音,听得让人撕心裂肺,毛骨悚然,一股悲怆之情回荡在大殿中,这是死了亲人么?从侧面看,这道士是个年轻人,他吼完了起身,屁股下的双腿椅轰然倒地,道士走到那个人头前,附身将头捡起,从面容和头发长度判断,应该是个女人。

    “襄儿,”道士说话了,声音听起来好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我发誓!不为你报仇雪耻,我夏朗誓不为人!”

    尼玛啊!居然是我的声音!

    襄儿?襄儿是谁?难道——我看向郭襄,郭襄也正疑惑地看我——是她吗?当我把视线回到那个“我”的身上的时候,刚好他把手里的人头举起,接着明月光,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人头的脸,还真的是郭襄!

    什么情况!难道这是我和郭襄被盗的尸体,复活之后的演出?他们俩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这不科学!正疑惑间,我感觉老道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动了一下,又或许,这是老道故意捏造出来的幻想,用来迷惑我和郭襄的?然而,这有什么卵用吗?

    继续看,那个道士深情地凝望他的“襄儿”的人头许久,慢慢放下,又把人头包好,系在腰间,大步流星地走出大殿,纵身直接跃过玉米地,驻立在院门口的牌楼上,他低头看了看,突然抬脚在拍楼上跺了一脚,接着反弹力,身子再起,旋即消失不见。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那牌楼开始鼓胀,像是里面被埋了一颗炸弹,嘭的一声,牌楼崩裂,碎片四散开来,飞出好远,惊得我目瞪口呆,会轻功也就罢了,还他妈会小宇宙爆发!

    忽地,头上的席子被老道掀开,他像是抓小鸡一样,把我和郭襄抓起,丢向大殿中央。

    我在空中努力控制着平衡,一落地就赶紧翻滚卸力,滚了两圈之后,单膝跪起,抽出竹剑准备与老道一战!草,竹剑已经断为三截!我丢掉剑柄,扶起郭襄,捡起她的匕首,面向老道方向,准备御敌!

    郭襄好像被摔得崴了脚,正斜腿坐在地上,抱着脚踝,表情痛苦不堪。

    老道从小窝里不紧不慢地走出来,或者说是飘出来更为贴切一些,他飘到大殿正北的一面班驳画像前,躬身拜了拜,然后转身过来,席地而坐,捋了捋颚下髭髯(跟被韭菜刀割过一样参差),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没事吧?”我挡在郭襄身前,转头问她,郭襄摇了摇头,我看见她左脚踝肿起好大,有可能是骨折了。

    “刚才你们看到了吧。”老道慢悠悠开口。

    “看到什么?”我警惕地问。

    “二位的未来。”

    未来?我仔细回忆,那个道士的脸,确实比我现在要沧桑几分,更像是三十岁的我。

    “什么意思?”我问。

    “呵呵,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二位,好自为之。”老道微微,眯起眼睛,左脸上一块肉突然松懈,耷拉下来,只剩一半还粘在脸上,老道不动声色地又把那块肉给按了回去,这给我恶心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个……”我一看这老道鬼好似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便壮着胆子问,“老先生,我们此番打扰,实有要事相求,不知先生可否解惑?”

    “是那男孩的事?还是御气十九诀的事?”老道笑问。

    “……两者都是。”我一惊,这老鬼居然能未卜先知!

    “御气十九诀,乃你武当不外授之绝学,截教所练心法,大体相同,与老夫紫阳观所练路数相差无几。五行观气,午时对日,闭目观指,捏诀观气,气立见也。闭目则气出,醒眸则气泄。观气乃截教旁系最末流之心法,粗浅易懂,观气者,或可分五类,一为血气,但凡鸟兽虫鱼等活物,皆可观之;二为魂气,活物身死,魂不离体,气有残留,肉眼不可观,需以自身之气感之;三者为灵气,世间万物,无论顽石朽木,经日晒风蚀,历自然吐纳,皆有灵气,相互感应,可观之;四者为天地之气,观之损阳,动之折寿,慎之;五者为寰宇之气,即便飞升仙界,亦不可窥探,观之立毙,古往今来生还者寥寥。”

    说的都是什么几把玩意!我是看他说古文,才跟着他说半文不白话,可是我听不懂纯古文啊!幸亏郭襄够机警,老道刚开始说的时候,她就忍痛摸出手机,现在屏幕上有一个大音箱的图案,下面是绿色双竖线,应该是已经录下了大半。

    老道并未阻止郭襄录音,顿了顿,继续道:“观气术小成,方可习练其他诀学,鬼五诀御鬼,魂五诀清魂,妖五诀降妖,魔无诀除魔,仙五诀诛仙!”

    “等等!”我叫停了老道,“我那本书上只有十九诀啊,气五、鬼五、魂五、妖四,后面没了!”

    “呵呵,御气十九诀,乃‘玄黄卅术’之残本,全本被认作逆天之术,早在商周时期便被销毁。这十九诀,足够你闯荡三界之用!”

    噢,这句话我听懂了!

    “多谢先生指点!”我反手握匕首,抱拳答谢,“那个,那个男孩的事情……”

    “哈哈哈,年轻人,休要贪得无厌!”老道起身,摇了摇头,看样子像是要走!

    “等下!晚辈来此,就是为索要那男孩而来!请先生给个交代!”我把匕首又扬了起来。

    “向老夫寻个交代?”老道侧身冷笑,“你凭什么?”

    “凭我一腔热血!”我起身,冲向老道,管他打得过打不过,这是我的态度!

    草!我想多了,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而是打得着打不着的问题!我刚近老道幽魂般的身,他便凭空消失在我面前,仅剩大殿里回荡着他的声音:“孺子可教也!待你习得些皮毛,再来找我罢!”

    回音消散,一切恢复如常,我只听得见自己的喘息,和身后郭襄隐忍不住的绅吟。我回头搀扶起郭襄,她的一只脚已经不能着地,我将她背起,走出大殿,走出紫阳观,回头看时,道观的牌楼,居然焕然一新!

    妖风四起,乌云蔽月,但我因为见过老道鬼,已经不再害怕,听他的意思,好像我得学会了御气十九诀之后,才有资格跟他谈男孩的事情,又或者,这是他对于我的鞭策,让我赶紧入道?甭管怎么说,从他的语气判断,豆腐西施的儿子肯定还活着。

    但是,我得抓紧时间了,他那张拼凑起来的脸,如果是之前被他诱拐来的其他男孩的尸体拼成的话,那么豆腐西施的儿子,也许危在旦夕!

    “你会让身首异处么?”背着郭襄下山的时候,她突然贴着我耳边问。

    “我会保护你,尽我全力,除非我死在你前面。”我停下来,认真地说。

    “谢谢。”郭襄在我耳唇边轻轻亲了一下,将下巴垫在我肩头,把脸贴在我脖子上,不动了。

    “可是,你是不是应该减减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