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7、吾将观气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3473字

    “哼!压在你身上很重吗?那晚你压我的时候,我还没嫌你重呢!”郭襄的话虽然一点都不银荡,但在我听来,总觉得非常诱惑,不由自主地,又他妈的起反应了!

    背她下了山,来到老庞头所在的小村,才八点多,村民都未闭户,我找到庞青云的儿子,让他开他家的吉利车给我们送到镇上。庞青云儿子问我怎么样,我装比地说,初战告捷,只不过没有擒住那老鬼,待明晚再战!

    回到镇上,带郭襄去卫生所查看,虽没有X光检测,但是老大夫凭经验认为,郭襄的脚并未骨折,只是脱臼。

    “可能会有点疼,丫头你忍着点!”老大夫轻轻揉着郭襄脚踝说,郭襄点了点头。

    嘎巴一声脆响!

    “操!”郭襄咧嘴惨叫,老大夫又揉了几下,郭襄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张开来,没事了。

    回到招待所,关上门,我赶紧跟郭襄和施莺研究老道的录音,前面几句没录上。但郭襄都记住了,听了几遍录音,施莺完成了手稿,郭襄把她记住那几句话加上,通篇校对了一遍,满意地交给我。

    “我看不懂古文的……”我皱眉道。

    “学渣,还是我给你翻译一下吧,”郭襄白了我一眼,拿过书稿,“老道说,观气的法术,是你们武当不往外传授的心法。”

    “我们武当?”我诧异道,哦,想起来了,是御气十九诀里留的便签,署名便是武当老猫,想必那黑猫老头和武当颇有些渊源,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武当的人!

    “你继续。”我说。

    “老道说,截教心法的练习方式,大体相同,他估计御气十九诀的练习方法,跟他们紫阳观的差不多。”

    “等下,什么叫截教?”我又问。

    “这个我知道,”施莺接过话茬,“道教分三个流派,人教、阐教和截教。人教和阐教一般被认为是正统道教,截教好像歪门邪道比较多。”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封神榜里有演过啊,纣王、妲己那边就是截教,武王那边是人教和阐教联手,打败了截教,从此截教一蹶不振,但余脉还是有的。”

    “不是人教和阐教联手,”郭襄纠正道,“主要是阐教对抗截教,人教没怎么参与,只是老君出手破了通天教主的诛仙阵。”

    “……哎哎,两位,咱讨论正事儿呢,别扯电视剧啊!”我赶紧打住,封神榜我倒是看过,不过我只记得女神冰冰。

    “反正有这个教就是了,你别插嘴,我接着说,”郭襄当着施莺的面,总是不给我好脸色,感觉跟她在山上的感情都白巩固了,“下面是练习的方法,你注意听,五行观气,要在中午的时候对着太阳,闭上眼睛看手指,捏起指诀观气,气就会出现,闭上眼睛气出来,睁开眼睛气就会不见。”

    “闭上眼睛观气?闭上眼睛怎么观?”我不解道。

    “我怎么知道……”郭襄撇了撇嘴,“反正老道是这么说的,他还说,观气术分五个种类,好像是五个不同的等级,由低到高,第一种是观血气,所有喘气的动物,无论天上飞的地下爬的水里游的,都有血气,都可以观察,第二种是魂气,第一种里面的那些活物死了之后,魂魄暂时不会离开身体,会有魂气残留在内体,这个用肉眼是看不到的,得需要用你自身的气,看感受对方的气的存在。第三种,是灵气,所有东西,只要在自然界里存在的时间久了,吸收了天地之灵气,自己也能生出气来,这个应该也需要靠你本身的气才能观察。第四种叫天地之气,尽量别去观看,看了就会对身体有所损伤,如果擅自改了天地本应的气数的话,就会折损阳寿,我猜,这就是‘天机不可泄露’的意思吧?这种法术要慎重使用!第五种更邪乎,寰宇之气,即便道法通天,位列仙班,也不可以使用这种观气的法术去窥探宇宙的秘密,否则将马上遭天谴毙命,没几个人能活下来。”

    “……这么厉害!”我赞叹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怎么可能七天之内,哦不,就剩下四天了,四天之内学得会啊!

    “老道说,只有先把观气术练好,才能学其他的,像什么鬼五诀、妖五诀之类。”

    “后面我听懂了,”我说,“他说这本书是残本,本来叫‘玄黄卅术’,共六个别类,每个类别对应五个诀,一共三十个诀,所以叫玄黄卅术,可惜那书被认为太过逆天,毁在了商周年代,现在就剩十九诀。”

    “没错,我估计就是毁在了阐、截两教大战之后。”郭襄补充。

    “别扯封神榜了好么?”我皱眉,拿过手稿,又潜心研究了两遍。

    得中午才能练啊,真是浪费时间!我又把那本御气十九诀拿出来,但在晚上并不能看见文字下隐藏的手指形状,想必那就是所谓指诀吧?

    既然后面的什么鬼、魂、妖诀都没法练,那就先把前面的气五诀熟记再说,每诀16个字,五诀刚好100个字,我记忆力跟数学一样好,背了半个小时,终于熟记于心,不信?不信我背给你看啊!

    算了,还是睡觉吧!

    郭襄和施莺回了她们的房间,我关掉灯,独自躺在床上,突然想起红衣女来,不知道她刺伤豆腐西施之后去了哪儿,肯定不会被抓,妈蛋的要是警方根据影像通缉,我姐倒是有几分危险!想到这里,我赶紧用新手机给施莺发了条短信,让她知会沪市警方,万一通缉,别难为我姐。

    她没回,隔壁传来两个妞奇怪的声音,惹得我半天没睡着,你懂得……

    次日早上醒来,大晴天,我打开窗户,借着阳光,把书上的指诀形状拍成照片,这样如果忘记的话,晚上也能看。

    上午无事,张凯来找我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跟他吹嘘,说我和老道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老道怕了,跟我达成共识,准备交出男孩。

    本来我就是吹个牛比,没想到张凯这逗比居然信了,他觉得是个商机,便去跟镇政府领导商量,想承包下紫阳观,好生修缮,一来给那老道个安居之地,二来可以充分利用宗教旅游资源,搞活当地经济,三来算是他衣锦还乡,回馈乡里。

    敲定这件大事之后,张凯非要拉着我再上九仙洞山,说要做个规划!

    吹出去的牛比,泼出去的水,我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跟他去,反正老道白天不在观里。

    到了紫阳观,张凯考察一通,估算将道观完全修缮的话,得花个三、五十万。

    “朗哥,你说这玩意真能挣钱么?是不是得雇几个道士来坐镇?”张凯问。

    “道士得有,还得造几尊佛像之类,供信徒朝拜,最好再编几个故事,说哪个大仙显灵,落在此观,那样才能吸引人。”我给他出主意。

    “道观供奉佛像?这样不好吧……”

    “……我就是那个意思,你把什么人教、阐教、截教的神仙搞来一些,戳在这里助威不就行了。”我笑道,这叫现学现卖。

    “上哪儿去搞呢?”张凯问。

    “百度。”我嘿嘿一笑,深藏功与名。

    “咦?我想起来了,咱们福新不是号称张三丰故里么?我把他包装成一个神仙如何?就说他转世成你,下界为民除害,驱走恶鬼,从此便驻在这里,为百姓造福之类,怎么样!必火啊!”

    “不行,这是人家紫阳观肾虚子道长的地盘,你把我弄来算是怎么个事情!还他妈张三丰,你可真能编瞎话,不当官可惜了!”我撇了撇嘴,嘲讽道。

    “你不是说那老道怕你么?我问问他吧!”说着,张凯冲大殿里的画像拜了拜:“肾虚子道长,在下张凯,凡人一个,仰慕您老威名,特来求见。在下想帮您重休道观,甭管您老活着还是死了,家里总得像个样子不是!在下还能靠您的名声赚点小钱,先说好,赚来的钱,我肯定不独吞,一半儿……嗯,三分之一吧,肯定会捐出去,盖希望小学,您看怎么样?您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啊,您要是不答应,麻烦您给我个动静,谢谢!”

    “他晚上才出来的。”我看张凯说的特虔诚,也不好打断他,等他说完,我才告诉他。

    “草,你不早说!”张凯失望至极,不过还是对着墙上画像拜了拜。

    “呵呵,小子倒蛮实诚,你得想法尚可,准你了!”

    “啊?你说什么?”张凯转头问我。

    “我他妈没说话啊!”声音是从大殿上方传来的!是那老道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张凯脸色骤变,妈呀一声跑了出去,不过很快又回来,噗通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多谢道长!多谢前辈!多谢肾虚爷爷!”

    但是大殿上再也没有声音,我只听后面的起居室好像有动静,感觉有点不对头,赶紧拉起张凯,疾步出了道观,下山去了。

    张凯比我走的还急,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幸而,老道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并未追来。

    等到了铺装路上,钻进奔驰车里,张凯才擦了一把汗:“他妈的吓死我了!我要信教!”

    后来,这小子真的把紫阳观给翻盖了,不但修缮,而且还扩建了好多,在征得老道同意后,改名叫“九仙宫”,并把他在城里的饭店兑了出去,自己也弄了身道袍,称云中子,常驻观中,潜心修道。

    他还给我做了个3D扫描,内铜外包金,足足用掉三十二两黄金,塑了个两米多高的大塑像,矗立在大殿之中,曰张三丰转世,夏朗夏真人,但是道号却用的老道的名讳,也叫肾虚子,美其名曰继往开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道的庇佑,九仙宫的香火一直很旺!

    闲话不多叙,回到镇上,等到中午,我像模像样地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捏起第一个指诀,朗声颂道:“阳上阴下,万物有息,禀明上君,吾将观气!”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阳上阴下,万物有息,禀明上君,吾将观气!!”

    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郭襄和施莺,郭襄想了想,也盘膝而坐,捏起手指,念了一遍口诀,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呀,我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