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1、清朝秀才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3099字

    他床头,蹲着一只鬼,正冷冷看着我!

    是个男鬼,年纪看上去不大,瘦骨嶙峋,长相倒是不吓人,如果是一般的鬼,我可能不会这么害怕,关键这货穿着的是青色长袍,留着清朝的大辫子,像是个秀才!

    幸亏那鬼没有发现我的动作,当我退出房间之后,他坐在了我刚才坐过的椅子上,静静看着周小迪。我去楼层吸烟室抽了一支烟定神,琢磨对策,该怎么把他弄走,我只跟肾虚子道长有过一次交手,用的是拘鬼诀,将其重创。

    不知道此诀对清朝秀才有木有用。

    抽完烟,我回到周小迪病房,背着手捏起显鬼诀。

    我姐已经回来了,那鬼站在窗口,抱着双臂,看了我一眼,视线又回到床上的周小迪身上。

    我看了眼时间,七点五十八分,这时进来了个护士,拿着一个针管在床头等待,估计是镇静剂,等周小迪发病便给他打针。

    我故作镇静,跟我姐唠了两句,八点,只见那清朝秀才慢慢走向床边,穿过我姐的身体,躺在了床上,身子恰好和周小迪重合,周小迪突然眼睛一翻,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啊啊大叫,表情痛苦不堪!

    清朝秀才也在掐自己的脖子,表情跟周小迪高度一致,我怀疑那不是周小迪的表情,就是秀才的表情给周小迪带的!我姐按住了周小迪的胳膊,清朝秀才倒是没有抗拒,让护士给他打了针,不多时,周小迪睡了过去,秀才也慢慢闭上了眼睛,一脸宁静。

    “每天都是这样,多受罪啊。”宋佳抹着眼泪,扑进我怀里,“小朗,你认识的人多,帮姐再想想办法吧!”

    “嗯,我会的。”我等了一会儿,见清朝秀才再无其他举动,便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郭襄正在看电视,说没买着电影票,跟施莺压了一会儿马路就回来了。

    我把周小迪的事儿跟郭襄说了一遍,让她帮着分析分析,到底是怎么回事。

    “会不会是这样?”郭襄听完,想了想说,“那个秀才生了病,才会附身到周小迪身上,想利用他来接受镇静剂呢?”

    咦?这么想也不无道理哦!

    毕竟那个秀才除了晚上让周小迪痛苦不堪,并未对他做什么坏事,白天周小迪身体检查一切正常,并不像之前我听过的所谓的“鬼附身”事件,活人被鬼折腾得一身病,最后死掉。

    “要不,咱们去找那个鬼谈谈?”我说,有郭襄助阵,我心里能踏实一点,某种程度上来讲,她算是我的“师姐”,十九诀学的比我要精深一些。

    “嗯,行。”

    我开车带着郭襄再次来到医院,周小迪还在睡觉,这一针镇静剂,能让他直接睡到天明。

    郭襄和宋佳见过面,不用介绍,寒暄几句,我说今晚我陪护,姐你回去好好休息,宋佳推脱了几下,听我话回去了。

    支开宋佳后,我锁上门,显现出清朝秀才的形,他还在沉沉睡着,郭襄捏起拘鬼诀,随时准备动手,我尝试把他叫醒,然而没有成功。

    “生拘吧!”郭襄伸出手,要去抓周小迪的胳膊。

    “等下,再试试查鬼诀。”我阻止了她,查鬼诀的作用,应该是让鬼自报家门。

    “好。”郭襄变幻指诀,诵查鬼诀:“阳奉阴违,黄泉无猜,何方厉鬼,速报名来!”

    猛地,清朝秀才睁开了眼睛,但是周小迪并未睁眼。

    清朝秀才木然坐起,上半身离开了周小迪的身体,下半身依旧重叠,表情呆滞,跟梦游似得。

    郭襄又念了一遍口诀,秀才的嘴唇微微张开,说话了。

    “在下林旭,福建侯官人士,生于光绪元年,卒于光绪二十四年,斩首于宣武门外菜市口。”秀才以略有些蹩脚的普通话说完,又不动了。

    “没了?”我问,秀才没反应。

    这就是查鬼诀的作用么?有个卵用啊!

    “林旭……听起来有点耳熟,”郭襄皱起眉头,“啊,想起来了,苜蓿六君子之一!”

    “苜蓿什么?”我问,我只吃过苜蓿肉。

    “不是苜蓿,是戊戌,戊戌变法失败后,被慈禧杀头的六个人之一。”郭襄解释道。

    “哦……”我历史不是很好,隐约记得有这事,什么康有为、梁启超之类。

    “林旭,你为何在此?”郭襄问。

    “冥府出逃,身染重病,不得已而为之。”林旭又有了表情,转向郭襄,慢慢说。

    哦,我明白了,谁用的查鬼诀,他就对谁说,我现在捏的还是显鬼诀。

    “为何出逃?”郭襄继续问询。

    “黑无常叛乱,攻占酆都城,吾等朝臣受牵连,出逃北海,被其爪牙追杀,为苟活,无奈出逃阳界。”林旭说。

    这句我听懂了。

    “为何身染重病,何病?”郭襄又问。

    “痛疾!”

    就是疼痛病呗,跟周小迪一样。

    “为何附身此人。”郭襄问。

    “附身阳界之人,方可止痛。”秀才答,看来和郭襄分析的一样。

    “如何根治?”郭襄又问。

    “无法,此伤拜黑无常手下大将方仲永所赐,除非以冥界郎中医治,方可根除。”

    “嗯……”郭襄错开手指,林旭又慢慢躺了回去,合上了眼睛。

    “听明白了吧?”郭襄问我,我点了点头。

    “看来冥界大乱,逃到阳界的鬼还不少。”郭襄又说。

    “是啊!”我顿生一股忧国忧民的情愫,谁让我能见鬼呢,但现在我只忧心周小迪,当然,那是因为心疼我姐,得想办法把这林旭送回冥界才行。

    “谢心安!”郭襄和我想到了一起,这事儿不找她找谁?可是怎么找她呢?而且找到她,也不一定是好事,谁知道她到底是朝廷一边,还是叛军一边的呢?

    “你先回去吧,我这这里能行。”讨论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出找红衣女的办法后,我让郭襄回家睡觉。

    “小心点。”郭襄拿了我的车钥匙,出了病房。

    我看护到凌晨十二点,周小迪和林旭一直昏睡。我也困了,便躺在陪护床上合衣而眠,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边有动静,我警觉地睁开眼,只见周小迪正站床头喝水。我赶紧捏起显鬼诀,林旭已经离开了周小迪的身体,正坐在椅子上。

    天亮了,我看看时间,已经早上五点半。

    “起来了啊。”周小迪笑着对我说,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

    “嗯。”我应了一声,林旭看了我一眼,眼色里似有波动,但马上又平静了下去。

    “好饿啊……你姐怎么还不来送饭?我去个厕所。”周小迪伸了个懒腰,进了门口的洗手间,我听到马桶盖子放下的动静,应该是大的。

    “喂,林旭。”我小声冲林旭喊了一下,林旭转过脸看我,看来能听见我的声音,很快,他反应过来,眼里露出惊悚,因为我能看见他,并叫出他的名字。

    “你是何人!”林旭起身,警惕地问。

    “贫道夏朗。”

    “阳界道士?特来捉我?”林旭轻蔑地笑了笑,好像不太把我放在眼里啊!

    “非也!我昨晚来过,你不记得?”

    “记得。”

    “我是说第二次,和另一位道姑一起来。”我说,昨晚第一次来的时候,他看见我了。

    “嗯?”林旭皱眉。

    “你是冥界的官员吧,听说你们那边发生了叛乱,怎么回事?”我问。

    “你怎么知道?”林旭问。

    “呵呵,本道长的神通,其实你这等小鬼能窥探的?”我得瑟道,这时候不能露怯,我看不出他的实力,估计他也不知道我几斤几两(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林旭摇头晃脑,似有不屑,刚要说话,病房的门开了,我姐拎着一个饭桶进来。

    “你姐夫呢?”宋佳一进来,林旭就抱起肩膀,闭目养神,不再搭理我,估计他猜到了我不敢当着我姐的面跟他对话。

    “厕所呢。”我说着,把左手背到身后,捏着手指继续观察林旭的动向。

    宋佳把饭桶放在桌上,坐在了林旭坐的那个椅子上,两人的身影,几乎重叠在一起,但并未发现宋佳有什么不适,看来附体是鬼的一种自主行为。

    “那我先回去了。”我见周小迪出来,再无机会跟林旭单独交流,便起身告辞。

    “嗯,回去睡一会儿再上班,别累着。”宋佳递给我一张湿巾,昨晚没洗漱,满脸都是油。

    我出了病房,隔着小窗往房间里又看了一眼,周小迪跟饿虎扑食似得抱住了宋佳,按在了床上,而林旭就在一旁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活春宫,没有附体周小迪去占我姐便宜,倒是个君子!

    出了医院,我打车回家,开门进去,郭襄不在客厅的床上,可能已经去上班了吧。

    好热,浑身黏糊糊的,我进洗手间脱光衣服冲凉,晾衣杆上挂着一条黑色的小内内,肯定是昨晚郭襄换洗下来的,还好我没有恋物癖。

    洗完澡,也懒得穿衣服,我光溜溜出来,准备睡个回笼觉。

    手刚放在卧室门把手上,门自己开了,郭襄睡眼惺忪地站在我面前,她居然也没穿衣服!四目相对,郭襄一声尖叫,我看着她的眼神,突然觉得后脊背发凉,热血上涌,一把将郭襄推进了卧室,回手锁上门!

    “你怎么把他带回家来了!”郭襄惊悚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