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3、碟中谍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1本章字数:3258字

    “小心点。”郭襄拽了拽我的衣角。我觉得她不应该比我更不信任施莺吧?

    进了别墅,施莺已经来到楼下,她穿着一袭粉色睡衣裤,头发有点乱蓬蓬的,没化妆,自然清新,娇媚异常,更像是邻家小妹的感觉,如果不是此行带着别样的目的,我好像把她给推倒!但我注意到她的脚步,很正常,不确定是不是在刻意伪装。

    “你们怎么一起来了?”施莺笑问。

    “我早上路过郭襄住的地方,刚好碰见她,她说要来你家,我就捎她过来了。”我搪塞道。

    “嘻嘻,你么还没吃早饭吧?一起吃吧,吴妈,早饭做好了么?”施莺问。

    女仆点了点头。

    来到餐厅刚就坐,一位仪态端庄的美女出现在门口,也穿着一身睡袍,长得跟施莺很像,她还有姐姐吗?

    “妈,这是我两位朋友,夏朗、郭襄。”施莺起身介绍。

    居然是她妈!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

    怪不得能当美女剑谍,迷得那位诺奖得主不要不要的,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阿姨好!”我起身行礼,郭襄也冲美妇人颔首致意。

    “你们好,请坐。Honey,妈咪去上班,就不陪你们了,好好招待客人。”美妇人微笑着说,冲我们点了点头,关上了餐厅的门,只留给我一眼背影,这身段儿,保养的真是没话说!

    施莺和郭襄的身材都不错,但也不及美妇人的十之七八!

    “喂!”郭襄在餐桌下面踩了我一脚,我这才收回呆萌的视线,吞了口口水。

    我什么时候成了御姐控了?我又不是没有姐姐!

    女仆端上来面包、黄油、培根,还有什么我不认识的果酱,太洋气了,我还是习惯吃煎饼果子,不知道女仆会不会做,算了,凑合吃吧。

    我一边用培根沾着果酱,一边和郭襄跟施莺套话,聊了几句,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咳!”郭襄突然轻咳了一声,手肘一歪,把叉子弄掉地上了。

    我楞了一下,有病吧!郭襄看我:“捡啊,煞笔!”

    我撇了撇嘴,只好附身下去捡,郭襄挪动拖鞋,踩到叉子,往桌对面蹭了过去,叉子钻进了桌布里。

    “尼玛啊!是不是故意的!”我抬头看郭襄,郭襄咬了咬嘴唇,狠狠瞪了我一眼,施莺在那边偷笑。她家桌布很长,一直拖到地上,我撩起桌布,叉子被踢到了对面,落在施莺的脚边。

    啊!我才明白郭襄的意思!

    我钻进餐桌下面,爬过去,捡起叉子,但没退回。施莺光着脚,洁白娇嫩的脚背,没有肿胀,更别提伤口,只有几根青色的静脉血管若隐若现,挺好看的。但我要看的是脚踝,被她睡裤的裤管给挡住了,我轻轻捏起她的睡裤,往上拉去,有一条红绳,上面系着两颗铜铃铛,这个我见过,之前跟她一起在我家过夜的时候就见过。

    脚踝上也没有伤口。

    是不是我记错了脚?我又捏起她右脚的裤管,施莺好像发觉了我在碰她,脚趾突然抠进拖鞋里,貌似很紧张,她一紧张,我也没敢动,但是饭桌上的两人依旧谈笑风生。突然,施莺舒缓了脚趾,把右脚从拖鞋里抽出来,慢慢靠近了我的脸,我还没来得及躲,她已经把脚背贴了上来,在我脸上蹭了两下,又把脚趾伸到我的嘴唇边!

    吓得我赶紧倒退着爬了出来,把叉子放在桌上,看了下对面的施莺,她跟没事儿人似得,一手玩弄着手里的餐刀,一手托着下巴,正笑看讲黄笑话的郭襄。

    “吴妈,再拿把叉子来。”施莺趁郭襄说话间隙,转头对吴妈说。

    我脸倒是热得厉害,怎么感觉被她给调戏了呢!

    郭襄看向我,我耸了耸肩,表情轻松带笑,告诉她没事。

    既然确定那个人不是施莺,那么这事儿就可以告诉她了。

    等吴妈出去,我压低声音,把早上发生的事儿告诉了施莺。当然,把关于郭襄的情节全部省略,反正聋哑人是冲着我来的,而且他貌似也不知道郭襄在我家住,否则趁我洗澡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偷袭正在卧室里睡觉的郭襄。

    “啊?”施莺听完,一惊,“那刚才哥你到我下面就是为了……”

    我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你是喜欢我的……”施莺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继而埋头吃早点。

    吃完早饭,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三人小组在施莺家二楼的会议室里召开一次临时会议,相互旁敲侧击,更容易揪出隐藏在表现下的事实真相。

    很快,我们揪出了几个问题。

    第一,聋哑人和林旭,到底是什么关系?

    答案很可能是,类似镜像人!本以为镜像人的事情,因为地下空间被军方炸毁,已经不复存在,但我联想起发现地下出口(黄浦江畔)的那些杂乱脚印,认为已经流出了很多镜像人。

    第二,林旭和周小迪,又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得出的比较靠谱的结论是,周小迪是在操纵挖掘机挖河床的时候,被林旭给附体,因为这个时候,有可能两人距离最近,原因是,既然聋哑人是林旭的镜像人(假设),那么林旭非常有可能就是通过地下空间过来的!

    第三,那个左脚有伤的人,是不是施莺的镜像人?

    得出的结论为,是!因为我跟施莺的镜像人有过一次接触,也就是那晚我和施莺同眠,听到楼上郭襄的动静之后,发现了电梯地下十九层的秘密,下电梯之后,在那个挂尸体的房间门口,假施莺出现,自己把自己给挂了上钩子!

    所有挂过钩子的人,只有我完全恢复,那是因为双鱼玉佩的缘故(半片玉佩射入我腹中之后我的伤就好了,同样,射入郭襄体内之后,她的外伤也好了,所以双鱼玉佩应该具有强大的恢复力),其他人,包括张嘉琪在内,应该不会这么快恢复!

    这么说来,那个假施莺左脚的伤,很可能与挂钩有关,所以推断,她就是施莺的那个镜像人,唯一的疑点是,她应该双脚都有伤才对啊!

    第四,有人对双鱼玉佩感兴趣,想得到它!

    但对方还不知道双鱼玉佩是在我和郭襄体内,而不是随身佩戴在我们身上。有谁知道这件事?除了我们三人,当时在场的只有谢心安,肯定不会是她,因为双鱼玉佩的名字就是从她那里知道的,她不会犯这个愚蠢的错误。剩下的,就只可能是上面的几个特种兵,或者事后我们汇报过的周参谋长!

    是特种兵的概率不大,因为当时没人看到,里面气场又很强,他们未必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周参谋长!

    第五,有一个人,可能会帮我们揭开不少疑惑,那个人就是,谢心安!

    因为她也(可能)是我姐的镜像人!人和镜像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从她和我姐身上,兴许会找到答案!

    第六,我和郭襄的尸体,也就是我们的镜像人,到底被谁偷去了?还是自己跑掉了?

    一下子捋出来这么多问题,我有点蒙圈儿,让施莺找了纸笔,分别把问题纲要列了出来。

    “都上班去吧,小心点,随时保持联系。”我把纸塞进口袋,顺了施莺家一罐凉茶,出了会议室,下到车库,有点心不在焉,被旁边一台黑色奔驰的引擎盖给烫了一下!

    感觉惹上大麻烦了,我不能再过这样朝九晚不知道几点的忙碌生活,就像要打仗一样,我得储备些军需!

    到了单位,我用去一上午时间,处理完手头遗留的工作,然后向老板提交了辞职申请。

    老板以为我想加薪,承诺给我涨50%的工资,基本工资加绩效,月超两万,我谢绝了。

    档案一直在人事代理那边挂着,所以解除合约就是老板一句话的事情,他答应了,给我结算了当月工资,还包了个2万块的红包给我,感谢我这两年为公司做的事情。

    我把个人物品塞进后备箱,来到附近银行查看我的账户,加上刚拿到的钱,存款余额还剩八万多(之前存的都给我妈打过去了),感觉如果发生突发事件的话,应急并不一定够用,施莺虽然有钱,但那是她的钱,郭襄还没工作,手里只有不多的积蓄,要不她也不能厚脸皮跟我蹭吃蹭住。

    得去赚点钱,心里才能踏实点。至于怎么赚钱,我早想好了,要不也不会轻易辞职。

    我找到一家百年老字号的私人订制服装店(沪市这种店很多),用最好的布料,量身定做了一身道袍,想赚钱行头得体面啊!

    布料加手工,花了我四千多块,比西服还特么贵!加急,晚饭之前就能做出来,我又去佛具批发市场买了一些法器,桃木剑、拂尘、算命幡、黄符、八卦盘、布袋之类,又去弄了一副假胡子,然后回服装店取道袍。

    回到家里换好,黏上胡子对镜子,别说,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范儿!

    刚好郭襄下班回来,开门看见我的打扮,吓了一跳,以为我要出家!

    正好我有求于她,借着跟她出去吃晚饭的时候,我们拿其他客人做实验,先观查,再询问,把人头顶那几道气的长短、浓度的具体作用,都摸出规律来了。

    “你喜欢什么车?”我问郭襄。

    “啊?嗯……玛莎拉蒂!”郭襄眼中放光。

    “等着,明天送你一台。”我笑着背上装备,开车赶往施莺家所在的小区附近,那里富人多嘛!

    到了目的地,我找个不显眼的地方把车挺好,扛着算命幡开始行骗,刚好迎面走来一穿着暴露的妙龄少女,好奇地看了我一眼,我马上迎了上去:“美女,看手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