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4、算命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3267字

    “滚!神经病!”美女厌恶地瞪了我一眼,踩着高跟鞋快速走开。

    嗯……看来这样不行!我灰溜溜地回到车里,用手机查了查算命的说辞,找到一个好的版本,自己改了改,用碳素笔写在算命幡上,重新出马,这回信心十足!

    “知生知死,知贵知贱,若问前程,先赐十万!若算得不准,倒贴百万!”我一边喊着,一边晃着膀子,扛着广告语,招摇过市。

    这招果然收到奇效,一听我开口要十万,不准赔百万,所有路人目光都被我吸引了过来,我盘膝坐在马路牙子上,点着一根烟,优哉游哉地等鱼儿上钩。

    但只有围观,却没人上前,我正要改变对策,突然人群后面挤过来一个秃头,很胖,脖子上挂着个大金链子,走到我面前,撇撇嘴:“算不准,赔一百万?”

    我点了点头。

    “那你先算算我姓什么?”胖子一愣眼睛,一看就不是真来算命,而是来讹我钱的!

    关键是,观气术貌似不能测人姓名!我保持镇定,第一炮决不能打哑,脑海里灵光乍现,我随便捏了个指诀,朝他头上看了一眼,轻笑道:“天干之下一字马,你姓王!”

    胖子小眼睛立即睁得老大:“你,你怎么算出来的!”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我指了指算命幡上“十万”三个字,向胖子伸出手。

    胖子眼珠一转,插起肩膀:“你他妈蒙的吧!满大街姓王的不要太多!你有本事把在场所有人的姓都算出来!若是算错一个,就掏钱吧你!要是不掏,砂锅这么大的拳头,见过没?”

    胖子用手比划了一圈十几个看热闹的群众,以砂锅那么大的拳头紧握收尾。

    算个屁啊!我之所以能猜出胖子的姓,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五分钟前,刚开车到这儿,还没换衣服的时候见过他,当时他正在路边的西瓜摊挑瓜,卖西瓜那个小哥一口一个王哥,王哥,随便拿,随便吃。胖子倒是没有拿瓜,直接用西瓜刀切开一个大个的,坐在摊边狼吞虎咽起来。

    作为一名侦探,留心观察周围的一切,是我的职业素养!

    我微微一笑,拿起旁边戳着的冰红茶,喝了一口,转头看向其他人,慢悠悠开口:“知生知死,知贵知贱,若问前程,先赐——”

    “草你妈的,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啊!”胖子叫嚣。

    我把脸一沉,霍地站了起来:“死胖子,罩子放亮点儿,赶紧滚犊子,否则贫道让你尿一裤裆!”

    “哎我草?口气还挺大!”胖子抡起他那砂锅大的拳头,朝我耳根子挥来。一看就不会打架,正面单挑,摆拳非但难以攻击到对方,还会让自己露出大面积的破绽。

    我往后缩了半步,抬脚踹向他的肚子!

    马步挺稳,我没踹动他,但我也没想踹动他,借着他肚子的反弹力,我捏起隐气诀,口诀在脑海中晃过(熟练之后不用念出,走心一遍即可),身子轻飘飘地向后飞出两、三米远,落地,往后瞥了一眼,再起,直接纵身上了一栋别墅将近两米高的墙头,稳稳站住,想了想,又摆了个金鸡独立的造型,以示我武功高强!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叹!

    我没等胖子反应过来,左手变换手指,捏御气诀,右手凝出一发又一发威力中等的气弹,射向胖子的小腹,噗噗噗,空气中传来闷响,三下全中!

    胖子被打得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裤子全湿了!

    那里是关元穴,我粗通搏击,知道这个穴位受到重击的话,会造成小便失禁,但不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特指男性,女性不能打那里,会伤及子宫),刚才已经吹了让他尿裤子的牛,得言行一致才可以!

    胖子惊讶地看着自己尿湿的裤裆,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好!”众人一片喝彩。

    我从墙头跳了下来,结果有点大意,左脚踩进了一个小坑,一声清脆的嘎巴声,疼得我额头立即冒出一层细汗!但那么多人看着,总不能马失前蹄啊,我强颜欢笑,背着手,慢慢走回原来的位置,盘腿又坐在马路牙子上,用道袍遮挡着,揉自己的脚,还好,只是崴了一下,并无大碍。

    观众们面面相觑,貌似连大气都不敢出了,我连喊了三遍广告语,还是没人上前算命,难道是我开价太高的缘故?其实并不高吧,十万对于富人算什么?

    “大师。”当我要喊第四遍口号的时候,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慢慢凑了过来,她身着一袭黑色紧身连衣裙,浑身珠光宝气,手里拿着个驴牌的包包,包养的也很好,年轻的时候,肯定是校花级别的美女。

    我从算命幡后面抽出小马扎,摆放在我面前,贵妇人坐上去,双腿略微分开,妈蛋啊,居然穿着黑色的安全裤,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到哪儿去了!

    施莺和郭襄就从来都不穿这个!

    “施主想求什么?”我捏起观气诀,轻声问。

    “……姻缘。”贵妇人犹豫了一下,腼腆地说。

    姻缘之气,包含在子嗣之气当中(结婚就是为了繁殖后代嘛,这是人类最基本的伦常),从贵妇人的子嗣之气中可以看出,她此生应该结三次婚。

    第一次对应着隔壁寿禄之气的位置,大概是24岁上下,不过只维系了很短就断了,分支的乾气消失,说明是丧偶;第二次隔着不远,说明她第一次离婚之后,很快又结婚,不过也已经断了,依旧是丧偶,断在四十岁上下,也就是大概现在的年纪。

    第三次婚姻,约为三年之后,一直延续至终老,寿禄约为78岁到80岁(我目前的观气术只能把年份精确到3年左右)。

    至于子嗣,她第一次结婚之前便育有一男婴,还未出生便夭折,估计是大学时期怀孕,打掉了。第一婚无孩,第二婚后两年左右,有两道子嗣,一乾一坤,同时出现,应该是一对儿龙凤胎,第三婚无子,总体来看,命相还算不错,儿女双全,虽未善始,但却善终。

    但是她下一段姻缘在三年之后,我该怎么跟她说呢?

    直接告诉她三年后,她也不能信啊!

    我决定用含混的语言先迷惑她,刚要开口,忽瞥见她左臂的袖口位置(短袖连衣裙),有两个不太明显的小洞,像是被针扎过,这下我心里更有底了。

    “可说与众人听?”我笑问少妇。

    “……嗯,可以。”少妇略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之所以让大家听,是想证明我确实算的准,这样才能骗到更多的钱!

    “您那一双龙凤,正上初中了吧?”我决定先从子嗣入手。

    “是,9月份上初二。”少妇略惊,随即喜上眉梢。

    “可惜她们的爸爸,不能看见孩子成长了。”我一声叹息,摇了摇头。

    “嗯?”少妇眉头又锁了起来,“大师算出我丈夫已经……”

    “今天出殡,对么?”我淡淡笑道。

    少妇彻底惊讶了:“您怎么知道!”

    呵呵,我会告诉她是因为看见她袖口的两个孔,推测出是因为挂过黑纱(别针)的缘故么?沪市这边的习俗,出殡之后烧死者随身物品的时候,袖口黑纱要一并烧掉,所以我推测少妇丈夫是今天出殡。

    之所以推断死者是她丈夫,而非其他亲属,一是因为子嗣之气显示她就是最近亡夫,二是她元气非常弱,想必这几天都没休息好,伤心过度,肯定死的是至亲的人。

    “呵呵,一切命中注定耳。”我撸了撸假胡须,“但是女士,你不必担心,虽然前两任丈夫均英年早逝,可您却不是克夫之命,相反,还是旺夫之命,您的两任丈夫身故,是他们的命数,与您并无关系。”

    “您居然能……”少妇的表情,惊中带喜,惊得是我猜到了他是二婚,喜的是我说中了她担忧之所在——连续死了两任丈夫,她担心自己的命是克夫!

    少妇打开了驴牌包,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来:“大师,这张卡里有二十万,密码6个8,多谢大师指点迷津!”

    我接过卡,少妇缩回手,起身便要走。

    “哎,等等,女士,还没算完呢?您不是求姻缘么?”我笑道,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而且还是二十万!

    “呵,只要不是克夫就好,至于下段姻缘,随缘吧。”少妇显得很满意,向我微微行礼致意。

    “女士,送您一首诗,”我叫住了少妇,沉吟片刻,“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伶仃千日辛茹苦,梅开三度情不休!”

    少妇显然知书达理,凝眉琢磨了一会儿,莞尔一笑:“多谢大师,我懂了!大师再见!”

    “拜拜!”我向少妇挥手告别,人群自动给少妇让开一条通道,少妇走出人群,走到一台银色宝马车边,望着天空看了许久,才上车离去。

    “大师,您刚才那句诗是什么意思啊?”待少妇走远,一个好事儿的青年问道,观众也都好奇,我又喝了一口冰红茶,等他们都支起耳朵,才故作深沉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伶仃千日辛茹苦,梅开三度情不休!前两句无需多言,大家自然能懂,伶仃千日辛茹苦,是说她还得守寡千日,也就是三年;梅开三度情不休,意思是三年之后,她才会第三次结婚,这回老公不会早逝,夫妻二人将相濡以沫,直至终老。”

    “啪啪啪!”

    掌声一片。

    “大师!请给在下算一命。”掌声过后,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知书达理的中年西装男蹲在了我面前。

    “求什么?”我捏诀看了一眼他头顶,不觉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