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5、活不过今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2940字

    他的寿禄之气,已经走到了尽头,寿终正寝,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

    元气亦是如此!

    福禄之气中的财气很旺,可惜福气很衰弱,也就是有钱,但是没享多少福,净奔波劳累了。我又看了看他的面容,脸和眼睛,都特别黄,这明显是肝癌晚期伴黄疽者的症状!

    唉……苦命的家伙。

    “先生求什么?”我保持微笑,问道。

    “求子嗣。”

    “您现在还没孩子吧?”他子嗣之气一片空白,姻缘气显示有结发之妻,但未生育过。

    西装男点了点头。

    “嗯……今夜子时行房,适逢文曲星下凡,先生将得一贵子,一生富贵,长命百岁。”我一边遣词造句,一边慢慢地说。

    当然,没有一句是真话,我是在利用我刚刚树立起来的权威安慰他,反正他活不了多久了。看得出来,他很想要一个孩子,别让他带着遗憾走,也算“贫道”尽一份人事罢!

    “真的啊!多谢大师!多谢大师!”中年男激动地握住我的手,眼里涌出浑浊的泪。

    “只可惜,唉……”握完了手,西装男从怀里掏出一支笔和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划了划,撕下来递给我,我疑惑地接过一看,是张十万的支票!

    “这钱还是留给你老婆吧,带着个遗腹子,生活挺不容易的。”我把支票又递了过去,但我估计他不能收回,因为他的财产何止千万!我只是为体现我的道义而已。

    “不必了,大师请笑纳吧!”西装男果然没有接,笑着又把支票推了回来,我便顺势笑纳了。

    “大师,遗腹子是什么意思?”那个好事青年又问我。

    “他肝癌晚期,恐怕见不到儿子出生了。”我摇着头,惋惜地说。

    西装男点了点头,大家都沉默了。

    “大师,俗话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如蒙不弃,请大师帮我未来的儿子取个名儿吧!”西装男非常虔诚地说,然后又在小本本上划了划,撕下来递给我,我一看,尼玛,五十万!

    我估计他是觉得,只要是我起的名字,肯定让保佑他走之后,母子平安。

    不过这又要考验我猜他的姓了,臣妾做不到啊!

    关键是,他不会有儿子!但愿他死后做了鬼,别来报复我……

    我看了看手里沉甸甸的五十万,沉吟片刻,开口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依贫道愚见,令郎就叫汗青,如何?”

    我没带着姓说,因为真的不知道!

    “汗青……陈汗青,好名字!话说大师您居然连我妻子的名字都能猜到,真是太神了!”西装男笑道。

    我呵呵一笑,其实并没明白他的意思。

    “啥意思啊?大师!”那个好事青年又问我。

    “让他自己说吧!”我不露声色地把问题推给了西装男。

    “我妻子叫冯丹欣。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大师您这名字起的真是一绝!”西装男蜡黄的脸上,露出十足满意的笑容,不过笑过之后,又是一色凄苦。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特么真是撞了大运了!

    围观群众们琢磨片刻,也都想明白了,掌声再度响起!

    有前面二人的“配合”,我简直成了神仙,围观群众中的富人且需要算命的虽不多,但是架不住他们打电话啊,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来了好几位特地赶过来算命的,求财、求官、求子的都有,而且能出的起十万的,都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只有一个仅付十万(因为我算的不好,并不是不准,那是个贪官,我算定他半年之内必落马,其实不会,我是在警告他而已),其他都出手阔绰。

    没到一小时的时间,我就又挣了两百六十万,加上之前得手的八十万,一共三百五十,啊不对,340万,差不多了,见好就收吧,待最后一位求子贵妇满意离开,我也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大师要走么?”有人问。

    我冲众人抱拳道:“算命乃大泄天机,不能多泄,恐横遭不测!抱歉了诸位,还有想算的,他日有缘再聚吧!”

    “等等!”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女声。

    “不算了,不算了,呵呵。”我背上布袋,抗起算命幡,准备开溜。

    “大师请留步,让小女子为你卜上一卦如何?”人群分开,一个妙龄女子走近,我一看她的脸,又看了看她的胸,吓得差点把算命幡掉在地上!

    谢心安!

    “你——”我看众人都在看着我们,也不好揭穿我们的关系,很快镇定下来,“呵,这位小姐,你想为贫道算什么?”

    “算你的死期!”谢心安阴冷地说,此语一出,众人哗然!

    我心里也一惊!她这话什么意思?

    “请说吧。”我只好摊开手,让她算。

    “活不过今夜!”谢心安冷笑,说完便转身离去!

    “诶!你站住!”我也顾不上仙风道骨了,夹着算命幡,一瘸一拐地快步追了上去,正找她呢,好不容易逮着,可别再让她跑了!追上谢心安,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凑近她耳边低声道:“啥意思啊大仙?我已经练成‘御气十九诀’了啊!”

    本以为没事了呢!今天,不就是黑猫老道说的第七天么!难道我不能过这个坎儿?还巴巴给人家算命呢,自己死期到了都不知道!

    我和郭襄没法给对方算命,因为我们头顶都是一团黑气,跟鬼是一样的气息,什么也看不出来!

    “哼!”谢心安甩开我的手,冷笑一声,招手拦下一台出租车,上了后座,我也想上,却被她暗地里一掌拍在了裆部,这给我疼的,夹着蛋,差点跪在地上!

    出租车远去,我捏起观气诀,准备标记她的气息,看不见?对了,她是冥界的人!我又换成显鬼诀,咦?居然也看不见!那台出租车里只有一个司机的气息!当我仓促跑回高尔夫停放处,开车追去的时候,那台出租车已经汇入车流,找不到了。

    我只好回了家,郭襄在看电视,我把一堆银行卡、现金、支票丢在了桌上,郭襄过来一看,眼睛都绿了!

    “卧槽你太牛比了吧!真挣来这么多——哎,你怎么了?怎么一脸苦比相?”

    我把遭遇谢心安的事情跟郭襄说了说,郭襄听完,若有所思:“是不是我们漏掉了什么?”

    “你是说御气十九诀里还有隐藏的内容,我没练到?”我问。

    郭襄摇了摇头:“咱们想一想,如果你的死期真的是今天的话,那么死因是什么?被人杀死?你我联手,如果不保准,再找施莺帮忙,重兵看护,肯定不会让人得手!对吧?”

    我点了点头。

    “自己死掉?你没病没灾,怎么会猝死呢?如果命里真的是今天死的话,那练御气十九诀也没用啊!黑猫老道还多此一举干嘛?”

    我又点头。

    “既然不是被‘人’杀,也不是自己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郭襄特意强调了“人”字。

    “被鬼杀死?”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以我现在的身手,人当然不怕,但对付鬼,我不能够啊!一个落魄的老道鬼都那么厉害!按照林旭的说法,地下事件,流出了很多冥界的鬼,保不齐就有个中高手,弄死我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会被什么鬼杀死?林旭的同党?还是追杀他过来的人?”我问。

    “应该都不是,你再想,”郭襄说,“为什么黑猫老道说是七天大限,而不是六天、五天?”

    “为什么?”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有点明白了。头七,是死人的还魂夜!那就是说,想杀你的人,是老道给你书的那天死掉的!这样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吧?”

    有道理!

    我仔细回忆那天的事情:“那天的经历太多,光是跳河就死了不少人,军方和那些盔甲人在地下空间交火,又死了不少人,我怎么知道是哪个?”

    “他们和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你?想想跟你有关系的人!”郭襄提示道。

    “跟我有关系的人……”我又回忆了一遍,那天跟我发生关系的,也就是张嘉琪,可她还活着呢,昨晚给她打电话来着,她还在医院养伤。

    或者,是一起掉进水洞的王君阳等人?也不能,对于他们,我是爱莫能助,面对那三个盔甲剑客,我当时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更别提救他们了!是因为装死,我才和张嘉琪躲过一劫。

    跟我有关系,应该是被我害死的人吧?

    我那天害死过谁?

    啊!想起来了!为了和张嘉琪逃生,我用凿子干掉了一个独眼巨人(另一个击伤)!

    难道是他的阴魂,要来找我麻烦?

    刚想到这里,只听得门外的走廊中,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