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9、桃园三结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3444字

    我也琢磨明白了。御气十九诀,气五诀看似最弱,但却统御全篇,用来修炼自身之用;鬼五诀,对付厉鬼;魂五诀,对付游魂;妖四诀,我估计如果遇到黑猫道长那类生物,可以试试!

    这也就是黑猫道长让我务必学成十九诀,方能保命的原因,知道会有魂来寻我复仇,本以为还会遇到妖呢,然而并没有。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在午夜之前,我有遇到过妖,不过此妖发现我那个很大,便放过了我,估计对我有点想法。也即是说,黑猫老道算到了这七天鬼、魂、妖我都会遭遇,所以才丢给我一本御气十九诀,救我一命,次为后话。

    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何要帮我呢?同时在帮我的,还有红衣女,要不是她提醒,我可能真的活不过昨夜!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他们俩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依旧带着许多疑惑,次日早上,我陪郭襄出院,家里被独眼巨人砸毁,不过赔偿事宜,施莺已经帮我搞定,她也知道了我和郭襄同居的事情,昨晚郭襄醒来之后不久,她就默默离开了。

    我决定换个地方居住,一则为安抚施莺的情绪,二则为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在明,敌在暗,这样很被动!我让郭襄去找施莺,把话谈开,让施莺明白,我是不会介入她们之间,成为第三者的,要收我就俩妞一起收!

    我去了银行,把昨晚算命挣来的银行卡、支票之类都转入我的账户,总金额刚好够买一台玛莎拉蒂,不过我那是跟郭襄开玩笑呢,这笔钱还是应该省着点花才是。

    我把钱分别放在不同的卡里,又办了一张大额银行卡,里面存了一百万,这卡给郭襄,万一我光荣了,也算还她个人情,这妞因为我,可没少遭罪!

    弄好这些之后,我开车闲逛,寻找下一个落脚点,因为心里一直琢磨事情,不知不觉,居然又开回了我家那个小区里。我苦笑着掉头离开,出小区右转,路过爱慕针织用品超市,往里面看了一眼,萌萌正在给一位妇人介绍产品,看见萌萌,我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我停车,点着一支烟等待,不多时,妇人走了,我丢掉烟头,装作顾客,进了超市。

    “啊!哥哥,来了啊!那个姐姐怎么样了?”萌萌压低声音问。

    “没事了。”我挑了两双丝袜,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粉钞,“多少钱?”

    “一条7块,两条14。”萌萌接过百元大钞,给我找钱。

    她给了我三张票子,一张五十的,两张二十的,我算了算,好像不对吧?

    “哈,哥你上次多给我4块钱呢,这次还你!”萌萌笑道。

    嗯?有这回事?我记得上次还跟她讲价来着!

    “萌萌啊,我记得昨晚你跟我说,你想开个面馆,是吗?”我试探着问。

    “对啊!”

    “嗯……在沪市开个面馆,不便宜哦,你算过么,得多少钱?”

    “早就算过了,”萌萌一脸忧伤,“最少也得十一、二万。”

    “不不,不是租,而是买一个网点。”我又说。

    “买啊……那至少得三、四百万吧!怎么,哥,你要买网点?”

    我点了点头。我决定不再租房子住,而是买个固定居所,这样可以自己改造,最好还能有人帮忙掩护,如果买一个二层网点的话,一楼用来营运,不但能保值增值,还能给二楼作掩护,晚上从二楼逃跑的话,退路更多,这样住的也更放心些。

    “你去帮哥找那种二层的沿街网点,一楼用来开面馆,二楼可以住人的那种,面积嘛,每层控制在一百五十平米之内。”我向萌萌描述心中的理想居所。

    萌萌掰着手指算了算,眉头皱起:“哥哥啊,要是两层加起来三百平的话,怎么着也得一千四、五百万吧?”

    “不要找繁华地段,越偏僻、越安静越好,找那种老旧的小区。”我说,之前看过好多这种沿街网点,价格并不算太贵,三万左右一平的样子。

    “那也得接近千万哦,哥你确定你有这么多……”萌萌捏了捏手指,做出数钱的动作。

    “呵呵,钱不是问题。”我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十万的卡,“这是十万,没有密码,你拿着去找吧,看到合适的就定下来,预付定金,然后给我打电话!”

    我拿过她手机,把我的电话号码存了进去。

    “哥……这,这合适吗?”

    “放心去做吧,哥相信你!”我拍了拍她的脸颊,“弄好之后,你做老板,我做股东。”

    “哥哥……恕我说话直,你是不是……是不是看上我了?”萌萌羞红了脸,低头问。

    “哈哈!算是吧!”给我逗的,这萌货太可爱了!

    离开包二奶店,啊不是,内衣店,我开车去施莺家,不知道她们俩谈得怎么样了。

    还是那个女仆开的门,进了她家,看见二女正在沙发上打闹,穿的都很少,看来是和好如初,不过施莺看见我进来,沉下脸,转身上了楼。

    “怎么个意思?”我问郭襄。

    “你自己上楼问问她呗!”郭襄娇红着脸,喘着粗气道。

    “你都跟她说什么了?”

    “嘿嘿,你猜啊!”

    “……大病初愈,别太作,好好养着!”我沉着脸对她说,然后背起手上楼。

    “哎?脱衣服倒是脱得挺快啊!”我刚上楼梯,就看见施莺慢慢走了下来,换了一身职业装。

    “呵,来了啊,施莺在房间里呢。”

    我仔细一看,噢,原来是她妈妈。

    “对不起!阿姨!”我赶紧行礼道歉。

    “呵,没事。”施莺妈妈从我身边走过,留下一缕幽香。

    我一边往上走,一边借着旋转楼梯的角度,回头看施莺妈妈的背影,这身材,真是太精致了!秀背,蜂腰,翘臀,玉腿,都美得恰到好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一只脚好像受了伤,不太敢吃劲儿的样子,她小心翼翼地踩着中跟皮鞋,扶着扶手,慢慢下楼,冲郭襄打了个招呼,慢慢走到客厅门口,出去了。

    “喂!”我刚要继续上楼,下面的郭襄小声喊我。

    “干嘛?”

    “过来!”郭襄冲我招手,我又下了楼梯,走到沙发旁。

    “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么?”郭襄看向窗外,小声说。

    “什么不对劲?”

    “她的脚……”

    “脚怎么了?”我问。

    “傻啊你!她长得跟施莺多像啊,脚踝看上去又有伤……”

    啊!我一下子明白了郭襄在说什么!难道,在地下停车场跟聋哑人交接情报的,是施莺的妈妈,而不是施莺的镜像人?我悄然走到窗边,施莺妈妈的曼妙背影刚好消失在车库,不多时,一台黑色奔驰徐徐开除,这奔驰上次我见过,跟地下停车场那台奔驰并不是一个号码,所以我也并未留意。

    我忽地想起,上次从施莺家出来的时候,我好像被这台奔驰的引擎盖给烫了一下,那就说话,当时这台车刚熄火没多久,而我之前来的时候,并未发现这台奔驰,也就是说,奔驰比我后到的车库!

    可那时候是清早啊,奔驰出去干嘛去了?会不会是我们后发先至,比奔驰提前到了施莺的家?完全有这种可能,因为在城市里我的高尔夫比奔驰要快,加上当时我和郭襄急于求证施莺到底是不是那个人,开的更快!

    窗外,奔驰出了大门,女仆将大门给关上了。

    我噔噔噔跑上楼,施莺的卧室门虚掩着,我敲门,将门推开更大一些,看见施莺正趴在床上玩手机,双腿微微分开,上次调戏我的小脚丫相互勾在一起,一身睡衣裤并不能遮住她的好身材,真想压上去感受一下!

    不过我不能,有正经事要问她。

    “哎,我问你个事儿。”我坐在她的电脑椅上,戳了戳她的小腿肚子。

    “哎什么哎,我没名字啊!”施莺没好气地说,依旧在玩手机。

    “好吧,施莺大小姐,小的问你个问题,可否?”

    施莺噗嗤笑了,从床上翻了个身,坐了起来:“问吧!”

    “昨天早上,我和郭襄来你家之前,你妈妈去干吗了,知道吗?”

    “啊?我妈妈……在睡觉吧。”

    “你家的那台黑色奔驰,平时谁在开?”我又问。

    “王叔叔啊,我家的司机。”

    “那么,晚上王叔叔会把车开回他自己家去么?还是把车留在你家?”

    “留在我家车库里啊,因为王叔叔也住我们家,你看见车库后面那排平房了么,王叔叔和吴妈就住那里,对了,他俩是夫妻,你别误会哦!”施莺笑着说。

    “哦……”我已经猜到了大概,点了点头,不过事关重大,还是得确认一下。

    “哥你问这个干吗?”施莺问。

    “没事,随便问问,我不是喜欢车嘛!有时间能把你家奔驰借我开开不?还没坐过奔驰呢!”我找了个借口胡诌道,这事儿,即便坐实了,也不能告诉施莺!

    “嘻嘻,你直接跟王叔叔说就行,又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什么意思?”我笑着问。

    “昨晚我跟我妈说了,说……说我正和你谈朋友呢……”施莺咬了咬嘴唇,目光游移。

    我一愣,这算什么啊?赤果果的表白么?所以,她吃的不是我的醋,而是郭襄的醋?!啊,关系好乱,怪不得郭襄让我上楼自己跟她谈!

    不过,这倒是个机会!

    “呵,你妈妈怎么说啊?”我装作很随意地坐在床边,问施莺。

    “我妈妈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把握就好了,她不干涉。”

    我轻轻抓住施莺的手,她没有躲闪,把手深深低了下去。这个时候,如果亲她一下,估计她不会反对的,但那样不好。

    “我再问你个事儿。”我挑起她的下巴,让她接受我的视线。

    “什么事儿?”

    “关于郭襄,我跟她的事情,你知道的,现在因为双鱼玉佩的关系,我俩的命运好像被拴在一起了,有点‘同生死共进退’的意思,所以我跟她……”

    “我明白的!”施莺点了点头,“襄儿跟我说了,她不会和我抢你,如果要抢,也是她跟哥哥你来抢我,她说她喜欢我,问我可不可以接受……三个人一起过?”

    三个人,一起过?

    呵呵,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