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5、郭襄的反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3056字

    “有些事情嘛,”我模仿谢心安的高冷腔调,“你们还是装聋作哑的好,今次树先生魂归故里,实乃先生遗愿也,还望三位成全!”

    我拿出三沓美金,递给三人,其中一人反应过来,拔腿就往门口跑!我一发气弹射出,把门给重重关上,并且打了个窟窿(镂空的木质格栅门,很脆弱),那人吓得当即跪倒在地,趴着不敢抬头,浑身颤抖。

    “今日之事,明日不许再提起!”我将钱仍在地上,背着手踱出房间,下楼等待,让他们自己商量去吧!

    过了一会儿,三人抬着树先生的遗体,都是一脸死灰地下来。

    到殡仪馆之后,我又给了其中领头那个人五万美金,让他去打点领导。

    没有仪式,没有手续,遗体火化之后,骨灰装入骨灰盒,就算完事了。

    我抱着骨灰盒回到市区,上网查找到树先生的墓地(我知道在沪市,但是没去瞻仰过),在墓碑后面挖了个坑,将骨灰下葬,让工匠用水泥封印。完事儿我给工匠封口费,工匠却没要,而且也没问为什么,还在树先生墓前拜了一拜,从他老人家淡然的眼色中,我猜测他常年在墓地工作,也许遇到的离奇事,不止我这一桩。

    之前去公墓的路上,路过一家银行,我拿着一沓美金进去检验真伪,一检验,还真的是真的(我怀疑是不是那位冥界高手从哪儿偷来的?),但我没有贪心,只兑换了五十万美金(三百多万人民币,那是赵小涵答应给我的钱),把剩余的几百万美金,都在树先生坟前烧掉了。

    处理完树先生的身后事,我赶紧去找萌萌,又一起去了那个我们相中了的网点,跟房东签订购房协议,去银行转账、去房产中心办过户手续,忙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了。

    “哥哥,”萌萌蹲在我们的新家门前,“面馆起什么名比较好呢?”

    “不应该叫兰州拉面么?”我问。

    “啊?我们不是兰州拉面,是山西刀削面!”萌萌解释道。

    “噢……山西简称是什么来着?”

    “晋。”

    “那我看就叫秦晋之萌吧!”我建议道。

    萌萌没听懂,我用手机给她拼出了这四个字:“秦晋之盟的意思,原本是两家世代联姻,就是相互通婚,后来泛指密切合作,这面馆,我出资金,你出技术和管理,还有人工,还有后勤,还有采购,还有……总之以后都归你负责就是了,所以算是我们合作经营,盟,改成萌,谐音你的名字嘛!”

    “哇,哥你真有文化,不愧是大学生!”萌萌嬉笑道,看来也喜欢这个名字。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装修的事情,昨天我已经找了一家公司全面负责,你不用管,监工就行,对了,你表姐那边说了么?”我问。

    “说是说了,可是表姐说……说哥哥你肯定是个坏人!是为了骗我的身子,才答应让我做面馆经理的,为了跟哥哥开面馆,我已经和表姐绝交了!嗯!”萌萌挥了挥拳头,“不过,哥哥……你真的是那样的人么?”萌萌怯生生地问。

    “哈哈!我想骗你的身子,还用这么大费周章吗?”我轻笑道。

    “说的也是,我这个身子也不值这么多钱啊!所以,哥哥肯定不是坏人!”萌萌笑眯眯地说,这特么是什么理论!

    她是不是以为我把她给买断了?

    “总之这里就交给你负责了,半个月之后,我来查收。”我挖了挖鼻孔,给了萌萌一张五十万的卡,装修款我已经预付,面馆设备、楼上家具什么的,这些钱应该足够,其他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了。

    “嘻嘻,哥哥你放心吧!”

    “那我走了!”我挥手再见。

    “哎,哥,等下!”

    “还有什么事?”

    “哥哥……”萌萌低下头,“你准备什么时候要我的身子啊?”

    我脸一红,看她认真的样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问我似得!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啊!”上次是跟她开玩笑,说看上她了,没想到她居然当真!

    “哥哥是不是嫌弃我是非主流?”萌萌委屈地问。

    “没有!非主流也……也挺好的!”我尴尬道,她确实很非,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烟熏妆,鼻翼上有“耳环”,锁骨还有纹身,她这个年纪,文化水平不高,又初到大城市,被融入非主流文化也很正常。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很萌!

    “哥哥肯定是嫌弃!从今往后,我再也不非了!”萌萌重重点了点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不非了哥哥就不会嫌弃我了,就会要我了!”

    “萌萌啊,你才17,等你成年了再说,好吗?”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与她发生关系,只要双方是自愿,倒不算犯罪,良心上嘛,倒也不是过不去,关键问题在于,文化出版总局不允许啊!

    在此。友情提示一下:在共和国,未满14岁的少女,不被赋予性选择权,如果你知道对方未满14周岁而发生关系,不管她是不是自愿,你都属于违法行为,等同于强间罪!

    所以,各位初中男生请自重,初中女生,也请自爱。

    “嗯!我明白了,我会把自己留给哥哥的!”萌萌再次重重点头,握了握小拳头。

    我深度怀疑,在她的家乡,还存在着买婚、卖婚的丑恶现象,以至于她骨子里认为,既然我出资帮她实现梦想开面馆,她就已经算是我花钱买下来的!

    肯定是这样!

    我其实只是利用她而已,虽然这种利用,并无主观上的恶意,但却有可能对她将来的人身安全造成伤害!看着她纯良的眼神,我不觉有些惭愧,人家掏心窝地把整个人生都托付给我,我却只当她是一面挡箭牌,我是不是太龌龊了?

    算了,既然已经走到这步,估计硬把她赶回表姐那里,她有可能会像当年的赵小涵一样想不开,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离开了面馆,我给郭襄打电话,她还在施莺的家里,施莺去上班了,我问她施莺的妈妈有没有什么异动,郭襄说没有,因为她妈妈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回来。

    “那你别盯着了,你这种潜伏,反而让自己身在明处,这样吧,你去找个酒店开房间,作为咱俩的临时根据地,施莺妈妈那边,先静观其变,我觉得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调查!”我说。

    “噢,开两间房,还是一间房?”郭襄问。

    “……你自己看着办!”这难道还用我教吗?

    我去二手车市场转了一圈,买了台银色的大众朗逸,这款车在沪市非常常见,执行跟踪任务不易被发现。

    办完手续之后给郭襄打电话,她已经开好房间,在帝豪大酒店(她开着我的高尔夫呢)。

    我去找她,郭襄很节约,只开了一间房,不过是套房,里外两个房间,跟之前我租住的房间格局差不多。

    我把昨晚跟谢心安会面的事情告诉了郭襄,重点讲解冥界叛乱、镜像人的成因以及新学来的观察人丹田之气,以判断其战斗力的道法。说到我和郭襄可以通过阴阳结合的方式,增进功力的时候,郭襄深深看了看一眼,可能以为我在骗她!

    “真的!心……大仙亲口对我说的!”

    “这事儿再议,你继续说。”郭襄冷冷地说。

    于是我继续,不过后面跟谢心安滚床单那段儿,掐了没播。

    郭襄听完,挠了挠头:“你是张三丰、霍元甲的转世?”

    “霍元甲?不是,那个人叫霍俊卿!”我纠正道。

    “呵呵,历死早!霍俊卿,字元甲!”郭襄轻蔑笑道。

    “噢……”

    “原来镜像人是冥界的叛军……等等,不对啊!”郭襄眼里突然略过一丝凛色。

    “怎么了?”我问。

    “你看啊,叛军是利用咱们阳界的人为标本,转化为镜像人,藉此拥有阳界的社会身份,那么,被复制的这些标本,都去哪儿了?如果一样正常活动的话,那岂不是乱套了?”郭襄说。

    “你的意思,标本都被杀死了?”我骇然道,那可不是小数目,数千人之多!

    “不会!你想想,咱们俩和镜像人,有什么关系来着?”郭襄提示道。

    “异体同存,不过,大仙跟我说,我和你的镜像人的身体,是被叛军盗走,毁尸灭迹了已经,如果异体同存现象真的存在的话,那我们不也应该死掉了么?”我疑惑道。

    “呵呵,大仙说的,未必就是真理!她才在阳界多长时间?我更相信那个小张的研究,我觉得大仙说错了!”郭襄说。

    “……什么意思?”

    “异体同存这种现象,肯定存在,已经被我们所证明,这一点,大仙也许还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些叛军就在大街上活动,而那些标本,很可能被集中关押在了某个地方,且被保存的很好,这样才能保证那些叛军的外貌不被人识破。”

    “你的意思是……”我想了想,惊讶道,“只要找到这些标本的藏身之处,干掉他们,就能干掉所有叛军?”

    杀敌一万,自损一万!这种损招,亏你想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