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6、全是骗纸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2887字

    “不到逼不得已,自然不能采用这种办法。”郭襄摇了摇头,言下之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我觉得事情,远没有谢心安说的那么简单呐……”

    郭襄叹了口气,头枕着双臂,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她今天穿的是衬衫,从我这个角度,透过她胸口两颗扣子的缝隙,能清楚地看见里面的春光,昨晚出师未捷身先死,没发泄出去,非常之不爽,看到娇艳欲滴,毫不设防的郭襄,我不由得动了小心思……

    “还得从我们的镜像人身上出发!”我刚挪过去,准备把手放在她胸脯上,郭襄突然睁开了眼睛,紧紧盯着我悬在她衬衫上面几厘米处的手,“你,你要干嘛?”

    “没事,你说你的。”我平静地把手继续伸过去,把床那边她的手机拿了过来,“里面没什么秘密吧?”

    “呵呵,我对你还有什么秘密?”郭襄莞尔一笑,仰望着天花板,眉头又紧皱起来。

    我翻看她的相册,里面有新的几段录像,都是她和施莺在床上相互玩儿的镜头。

    看着看着,我突然想起个事情!关于我原来手机里视频的事情!

    我把视线移动到了的郭襄的小腹,捏起观气诀,渐渐的,一团红色气息出现,里面有数个翻滚的小球,仔细一数,居然是七个!谢心安不是说我们现在是虚气四云的境界么,应该有四个才对啊!

    我又低头看向自己,嗯?六个?不对,那两个是自己的蛋蛋,我是虚气四云的实力,这点没有疑问,昨晚就已经看过了!

    不过郭襄嘛……果然如此!

    “呵呵,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我苦笑道。

    “我只相信推理,因为真相只有一个。”郭襄没有发觉我在观测她的实力,继续仰望天花板。

    “真相是,你骗了我。”我把手机丢到了她身上。

    “嗯?”郭襄转头过来,“你什么意思?”

    “至少,你对我隐瞒了一些真相!”我慢慢站了起来,抱起肩膀,这里是二楼,没有护栏,万一我俩打起来,我可以直接跳窗逃走,因为我肯定打不过她!

    “呵呵,隐瞒什么了?”郭襄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一副带搭不理的样子。

    “你真的只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之前没有过一些特别的经历?”我问。

    “呵,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本来就会道法!”我斩钉截铁道。

    “噢?何以见得?就因为我现在的道术比你强么?”郭襄指了指自己的小腹,她应该也看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那天凶杀案之后,我调取过咱们那栋楼的监控录像,监控显示,你在走廊里使用过道法,类似隐气诀,从大门口,飘到了电梯门口,这才有我和你在电梯里的第一次会面!”妈哒,差点把这茬给忘了!当时我以为她是鬼呢,鬼会飘来飘去自然不奇怪,她一个大学毕业生,飘个毛线啊!

    “呵,果然是大侦探,什么都不能逃过你的法眼!”郭襄下床,双脚踩进拖鞋里,伸了个懒腰。吓得我赶紧后退了两步,菊花撞在了桌角上,这给我疼的!

    “所以你肯定骗了我!你之前就会道法,所以你才能那么容易参悟到‘御气十九诀’里的功法!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是谁指示你来的!”我一手捂着臀部,一手指着她的脸,又上前两步,妄图从气势上压倒她!

    郭襄噗嗤乐了,伸手打开了我的手,又趴回了床上:“神经病!懒得理你!”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嘛?”我追到床边,现在她看起来毫无防备的样子,又是背对着我,我完全可以一击制胜!

    “你有必要知道那么多吗?”郭襄把脸埋进了枕头里,说话声音变得嗡嗡响。

    “那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凝出一发气弹在指尖,吓唬她!

    郭襄回头瞥了我一眼,又慵懒地回过头去:“有病……”

    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啊!难道我虚气四云的实力是吃素的么?我对准郭襄翘起的臀部,将气弹射出!不过临发射的时候,卸掉了三分力,可别打死了她!

    “哎卧槽!”郭襄中弹,马上疼得从床上弹了起来,“你他妈真打啊!”

    “我……”我有点不知所措,郭襄翻滚到了床的那一边,一骨碌掉在了地上!没动静了!该不会真的打死了吧!我赶紧跑过去,天啊!她的牛仔短裤,居然渗出了一大片血!

    “喂!没事吧!”我赶紧把她抱了起来,还好,郭襄并没死,只是表情痛苦,左手捏起凝气诀,似在给自己疗伤。

    “别放下!让我趴着!”郭襄见我要把她平放在床上,赶紧制止,我将她侧身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地翻转过来,血渍还在扩大!

    “不行送医院吧?”我惊慌地说。

    “送几把毛医院!帮我脱了!”郭襄愤恨地喊道。

    “啊?”我一愣,难道要我给她医治么?

    “脱啊!”郭襄回头冲我愣了一下眼睛,可能是牵动了伤口,她眉头一皱,又赶紧趴好。

    趴着怎么脱呢?我尝试把手伸进她小腹下面,摸了半天,终于摸到牛仔短裤的纽扣,解开,又拉下拉链,小心翼翼地把她小裤衩褪了下来,里面的黑色内内,已经变成紫色了!

    “把我包拿来!”郭襄指了指床头。

    我把包拿过来,郭襄打开包,从里面摸出一包纸巾样的东西,上面写着护苏宝三个字!

    “背过身去!”郭襄又冲我喊,我赶紧背身过去。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换衣服的声音。

    吓我一跳,其实并未把她打出血,只是打血崩了而已,可能这一发,把这一个月的流量,都给打出来了。

    不过刚才我有看到她臀部上一大块青印,那肯定是我打的!

    她换好之后,我转身过来,郭襄翻身侧躺,恶狠狠、又脸红红地看着我。

    “对,对不起啊!”我搓着手掌,不好意思地道歉。

    “你对我居然真能下得去手!”郭襄冷冷道。

    “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冲动了!”我跪在床边,用手去抚摸她的伤处,郭襄疼的一个激灵,把我的手打开。

    “你用右手打的吧?把手给我!”郭襄怒道。

    “干,干嘛?”我战战兢兢地把手伸过来,难道要打手板么?

    郭襄突然扑上来,一口咬住了我的两根手指!

    “啊!狗啊你!松口啊!要断了!”这给我疼的,但又不敢抽手,怕伤了她的牙齿。

    咬了两秒钟,郭襄终于松开,我一看,深深的牙印子,两个手指都变成紫色了!

    “扯平了!”郭襄长舒一口气,又趴在床上不动了。

    尼玛!好吧,我理亏在先……

    我点着一支烟坐在床边,看着她的小裤裤,郭襄好像睡着了,呼吸变得很均匀,该是解气了吧?抽完一支烟,我突然意识道,不对啊!我是在审问她,怎么反倒被她把我给降住了?!

    “喂!睡着了?”我轻轻拍了拍她小腿。

    “我是燕赵门的人。”郭襄不问自答。

    “嗯?艳照门?”我一愣,他们掌门是冠希么?

    “本门发祥于战国,创始人为赵国名将赵括,初名为完赵门,意为保全赵国完壁,赵括死后,门人逃遁至燕国,推举荆轲为二代掌门,荆轲将本门发扬光大,并更名为燕赵门,意为燕赵联合抗秦。秦灭六国,燕赵门土崩瓦解,陈胜吴广起事之后复苏,第三代门人为韩信,韩信为高祖所杀,燕赵门从此偃旗息鼓,淡出江湖,但一直流传下来。本门宗旨只有一个,内抗暴政,外御鞑虏,千百年来,数次农民起义,以及抵御外族入侵,本门都有参加过。”

    “搜噶……”我点了点头,见郭襄要起身,便把她搀扶起来,郭襄低头指了指我的大腿。

    “干嘛?”我问。

    “我想坐着。”

    “噢……”我把郭襄抱起,放在我腿上,她臀部的伤处,刚好能悬在我双腿之间,不至于碰到,我的视线跟她胸部齐平,往里隐约可以看见一些不同于肤色的颜色……

    郭襄勾着我的脖子,继续讲道:“郭大宝确实是我的父亲,他也是本门中人,不过我来接近你,却不是为了他的事,而是门主派我前来,择机除掉你!”

    “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你们燕赵门无冤无仇的!”我惊讶道。

    “呵呵,门主行事飘忽诡异,我向来不敢多问,依你这好色的尿性,没准儿以前得罪过她吧!”郭襄冷嘲热讽道,发现我盯着她看,把衣领往上拉了拉,白了我一眼。

    “你们门主,是女的?”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