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1、演员的自我修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3290字

    施莺看了看我捏成的指诀,懵懂(佯装)地问:“怎么了,哥?”

    这两个鬼,是不是假施莺的属下,来找她汇报工作的?

    “是你的朋友?”我试探着问,随即反应过来,不对!不能这么问,假施莺是知道我会显鬼诀的,我估计她也已经看到了门外的那俩只鬼,我这样装作不知,岂不是露馅了么!

    “两个鬼来找你干嘛?”我改口道。

    “啊?鬼啊!”假施莺吃惊地捂住了嘴,“怎么办?是不是镜像人?”

    “有可能,”我点了点头,“下去看看吧,有哥在,你不用害怕。”

    “哥你等会,我换个衣服!”假施莺指了指自己胸前的两枚约隐约现的圆点。

    “嗯。”

    “……你出去等啊!”施莺硬把我推了出去,随后关上了门。

    这是要先跟那两个鬼沟通一下么?呵呵,还是被我识破了!

    我一直在留意那两个鬼的动向,他们已经进了客厅,位置在沙发附近,施莺的妈妈并未陪着他们,而是在厨房忙碌。

    呀!糟了,那个小本子!想到这里,我赶紧跑下楼!

    是两个穿着国氨制服的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五岁左右,女的和施莺差不多,他们假扮的,应该是施莺的同事。

    还好,那个小本子依旧扣在茶几上,他们坐的是我刚才坐的位置。

    “咦?施莺呢?”施莺妈妈端着一盘水果自厨房出来,看见我,问道。

    “在上面换衣服呢。”我慢慢走下楼梯,冲二人微微点头,两人看我,却没有任何表情。

    “两位,不用那么拘束,随便吃点什么吧,大热天的,还穿这么厚实,解解暑!”施莺妈妈把果盘放在茶几上,又坐回刚才跟我会面时候坐的位置,翘起二郎腿,“今天家里可真热闹,两位怎么称呼?”

    “朱俊。”那男鬼说。

    “宋歆芸。”那女鬼说。

    “噢,第一次来我们家吧?这么早找施莺有什么事情么?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就不问了,我懂你们的规矩。”施莺妈妈笑道,随手拿起了那个小本子,看了看。

    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她看到上面的字,要是失态怎么办!不过我显然小看了施莺妈妈,她看了看本子,异常平静地冲我招了招手:“小夏啊,你这个地方记错了,牙买加首都是金斯顿,不是金士顿,金士顿不是U盘嘛,哈哈!”

    她说完,把小本子合上,递向我,晃了晃,我走过去接过本子,打开,找了找,哪儿他妈有金士顿、金斯顿!

    “呀,还真是,不小心搞错了,谢谢阿姨提醒。”我挠了挠头,歉意地笑笑,随手把本子装进牛仔裤口袋里,好险好险!

    施莺从楼梯下来了,看见二人,惊讶中略带惊喜:“朱科长、小宋,你们怎么来啦!”

    一个冒牌施莺,却要假装成真施莺,来接待她的两位假装成真同事的叛军,而即便是真施莺在场,也得假装不知道这两个货是鬼,热情接待,这简直比无间道还无间道,一般人很难拿捏得好分寸,但是假施莺做的非常好,看上去滴水不漏!

    “施科长,我们抓到了两个镜像人,李队说你对于镜像人的事情相对比较了解,便让我们来请你去一趟。”那个自称宋歆芸的女鬼说。

    “呵呵,我今天休假。”施莺冲我解释。

    抓到两个镜像人?真是贼喊捉贼!

    “要不我也跟着去吧。”我说。

    施莺却摇了摇头:“我今天还有别的重要事情,你们回去告诉李队长,先把人关押好,等我空了就过去。你们先回去吧。”

    “好的。”两只鬼起身,走向门口,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那只叫宋歆芸的鬼转向我,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这位同志,你前天晚上是不是见过一只波斯猫?”

    “诶?什么波斯猫?”我不解道。

    “我记得你喜欢波斯猫,我也喜欢,呵呵,我家还养了一只呢,我管她叫小表妹,哈哈!”说完,宋歆芸就和那个男鬼出去了。

    什么玩意,这只鬼脑袋有病吧!

    两只鬼走后,我、施莺妈妈、施莺三人坐在沙发上,施莺妈妈依旧在翻看报纸,施莺则在低头玩指甲,我把果盘挪到自己面前,从里面捏出一条西瓜,扮演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看似温馨和睦的“一家人”,三个人却都心怀鬼胎!

    “夫人、小姐,夏先生,吃饭了。”吴妈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她说话一点情感都不带,跟机器似得,听起来很吓人!

    “吃饭啦,吃饭啦!”施莺妈妈放下报纸,走向厨房。

    “走吧,哥,先吃饭。”施莺起身,向我伸出手。

    依旧是西式早点,三人默默吃完,席间一句话都没说,我因为太过紧张,不小心又把叉子弄掉了,钻到桌下去捡,发现施莺的妈妈用脚向我勾了勾,她的脚比施莺大一些,但形状类似,一样好看,她可能想对我说什么,但是没有机会。

    吃完早饭后,施莺说,哥,你没事的话,要不要陪我去逛街?我想买两身新衣服。

    我说好,但我想先上个厕所。

    我的目的就是拖住这个施莺,不让她去跟国氨的人接触,以便给郭襄和真施莺腾出时间去造花名册,逛街就逛街呗,以前经常陪我姐逛,已经磨练出来了超级金刚不坏腿!

    “一楼厕所坏了,去二楼吧。”施莺妈妈淡淡地说完,起身款款出了餐厅,先上了二楼。

    “我在外面等你。”施莺说。

    我出餐厅的时候,施莺妈妈已经走到了楼梯口,我怕施莺警觉,没敢跟得太紧,跟施莺妈妈保持着三、五米的距离。

    施莺妈妈上了二楼之后,进了自己的房间,门没关。

    我捏诀回头看了一眼楼下,施莺已经出去,坐进我的那台小破车里,这才大胆地跟进了施莺妈妈的房间,房间宽敞明亮,家具、窗卧都以紫色调为主,显得既知性,又性感,与施莺妈妈的气质很搭。

    “相信我?”我压低声音,言简意赅地问。

    施莺妈妈冷冷盯着我,点头:“她在哪儿?”

    “在外面查案,有高手庇护,比我更安全。”我说。

    “要我做什么?”施莺妈妈问。

    “离开这里,调集你的势力,随时准备着。”

    “准备什么?”她又问。

    “战争!”我说完,把那个小本本掏了出来,丢在桌上,然后转身出施莺妈妈的房间,下楼去了。

    “去哪儿买衣服?”坐进车里,我问施莺,“八佰伴,还是优衣库?”

    “优衣库吧,上次去试了一件连衣裙,嫌贵没舍得买呢,这回再去试试。”施莺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还有你嫌贵的衣服?呵呵,你不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熊大熊二么!”我嘲讽了她一句,挂档,起步。

    车开出别墅,施莺一直在副驾驶哼着歌,我借着一次换挡的时机,把手搭在了她大腿上,施莺坏笑了看了看我:“又想对我干坏事啊!”

    “呵,刚才都没尽兴呢!”我笑道。

    “别着急,哥,到了优衣库,我会给你个惊喜的!”施莺神秘笑了笑,向后调整了一下座位,把两条大美腿搭在了手套箱上面,两只小脚丫,踩着挡风玻璃。

    虽然都知道这样不安全,但是好多女生都喜欢这样,可前提是,你别穿裙子啊!

    到了优衣库,施莺挎着我的手,俩人跟真的情侣似得闲逛。

    优衣库刚开门,里面还没几个顾客,店员们也都慵懒地三五聚在一起,小声说笑。

    “就是这件。”施莺摘下了一件白色连衣裙,走进试衣间。

    我坐在外面的凳子上休息,暗自捏诀观察,看看商场里是否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然而,除了天台有一个游魂之外,并没有其他鬼、魂、妖之类。

    那游魂是个女的,可能是曾在这里跳过楼。

    “哥,进来帮我一下!”施莺的小脑袋从试衣间门缝伸了出来。

    “帮什么?”我问。

    “衣服后面的拉链好像坏了,你帮我弄一下!”施莺娇笑着,又把头缩了回去。

    我走到试衣间门口,打开门,里面空间不大,地上摆着两双鞋,墙上挂着一面半人高的镜子。施莺正对着镜子,左看右看。

    “哥,好看不?”施莺回头,美美地问。

    “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这可是肺腑之言。

    “呵呵,帮我脱下来吧,我拉不下来了。”施莺反手指了指后背的拉链。

    背对着我,半趴在椅子背上,这角度,何其熟悉,那晚和郭襄在洗手台,就是这个姿势!我看着施莺半裸的后背,和紧身连衣裙包裹之下的完美酮体(还冲我摇了摇臀部),不由得心猿意马,帮她拉下拉链,脱下连衣裙来之后,没有出去,而是锁上了试衣间的门……

    此处省略一万字,估计你已经看过了。

    “怎样,哥,刺激吧?”假施莺小声说。

    “你该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我帮她擦干净,把纸巾塞进口袋里,随口问了一句。

    “……本来是假的,但现在有点当真了呢。”施莺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把头紧紧靠在我的背上。

    这话什么意思?

    “呀,流出来了!我去趟厕所!”施莺突然放开我,打开门,夹着双腿小跑向旁边的厕所。

    她的身影刚消失,一个店员就走了过来,手里抱着一只白色的猫。

    “哎,先生,这是您的猫么?”店员问。

    “不是。”我拿着那件新连衣裙,出了试衣间。

    “难道是自己跑进来的?”店员摇了摇头,抱着猫走掉,那只猫从店员腋下看了我一眼。

    它的眼睛很奇怪,一只是红色的,一只是蓝色的,这个品种叫……波斯猫?

    波斯猫!

    我忽地想起!宋歆芸离开施莺家的时候,跟我说的那句话!

    我明白了,原来她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