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2、捅了马蜂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2593字

    宋歆芸临出施莺家的时候,问我,是不是前天晚上看见一只波斯猫,还说她家也养了一只,她管那只波斯猫叫小表妹。

    前天晚上,我是在周公馆过的夜,猫倒是没看到,跟我同床共枕的,是谢心安,暧昧之后,她为我展示了她的冥界形态,是个萌妹子,眼睛一红一蓝,跟波斯猫一样。

    所以我推断,宋歆芸所说的波斯猫,指的就是谢心安,而她跟心安的关系,则是表姐妹!

    也就是说,她和那个男鬼,是谢心安的手下,甚至是同事!

    当时局势比较紧张,四方人马聚在客厅里,我没有机会捏诀观测她们俩的实力,兴许是高手呢!因为根据我目前对冥界法术的了解,只有高手,才能任意变幻出人形(但是气息并不能隐藏),就跟谢心安一样。

    那么,她们变成了施莺国氨局的同事,来找假施莺的目的是什么呢?

    一种可能是,他们并未识破假施莺,来找她,确实是有公事在身,来请谢心安去研究捉获的镜像人,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是这样的话,宋歆芸没有必要用暗语来点我,直接说也没多大关系啊,反正施莺和她妈都是自己人。

    第二种可能就是,她们已经识破了假施莺的身份,想把她勾出去,伺机抓捕,甚至诛杀掉!

    “哥,想什么呢?”假施莺从洗手间回来,脸上的红潮还未完全褪去。

    “没事,继续逛街,还是?”我故作平静地问。

    “不想逛了,刚才你撞得我屁股好疼,我想回家休息,嘿嘿!”假施莺嘟起嘴,撒娇道。

    “……”请自己脑补那个画面。

    买了那件衣服,出了商场,我开车送假施莺“回家”。

    一路无话,假施莺斜靠在副驾驶座位上假寐,之所以知道她在假寐,是因为我偷看了她好几眼,她的睫毛每次都在动,人睡着的时候,睫毛不会动的,但假装睡着的时候,因为刻意闭眼,很难控制自己的睫毛不抖动。

    快到富人区的时候,假施莺突然坐直了身子,转向我,我以为她要攻击我,一紧张,带了一脚刹车,假施莺猝不及防,一胸撞在了扶手箱上!

    “哎呦,疼!”假施莺揉了揉,嗔怪道,“怎么开车的啊!”

    “刚才前面……有,有一头狗。”我搪塞道。

    “哪儿有啊!”施莺捏起一个我没看过的指诀,环视一周!

    我惊讶地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眨了眨眼,错开手指……

    她暴露了!

    “哥,呵呵,以后还能这么叫你么?”俩人对峙半响,假施莺放松戒备,笑了。

    “反正我挺爱听的。”我也笑,不置可否。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我成了敌人,不得不一决生死的话,你会杀我么?”假施莺收敛起笑容,望向车前很远的地方,悠悠地说。

    “我不知道。”我熄了火,把钥匙拔了出来。

    “我喜欢你。”假施莺说。

    “嗯……”

    “其实,昨晚你们把她从地下抬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到了。”

    “……”我心里一惊,她居然早都知道了!

    “呵呵,我就想看看,你在知道我是假的之后,到底会怎么对我。没想到,你竟然……”假施莺低下了头,顿了两秒钟,又慢慢抬起,我看见她眼角挂着一颗泪珠,“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不好,一般电影里女人说这句话,那就是要杀人了!

    我赶紧捏起了御气诀,准备跟她上演一场撕B大战!

    “但你不同。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假施莺突然转身过来,正面对着我,吓得我一发气弹没收住,射向她的胸口!

    嗯?是我的法力失效了么?

    气弹明明击中了她,但假施莺丝毫没有反应,依旧那么直勾勾地看着我!

    最起码,这证明她的道法,远高于郭襄!

    郭襄都吃不住我射的这一发,臀部至今留有印记呢!

    “我问你呢,是不是爱上我了?”施莺一脸认真地又问了我一次。

    “我……我不知道。”我现在还哪儿有心思想这事儿,又凝出一发气弹在掌心,随时准备做最后一搏!

    “算啦,人鬼殊途,我也不能强求你什么,但愿以后在战场上,别让我遇见你,我也许真的会心软的。”假施莺叹了口气,把手伸向车门,要下车。

    “等等!”我叫住了她,“你到底是谁!”

    “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假施莺扣住门把手,我错开左手指诀,把车上了锁!

    “以后?以后我未必会认识你,相识一场,大仙还是留下名字吧。”我诚挚地说,毕竟一起相处了十几天,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要真没有,我也不会跟她在试衣间里那个,至少在那一分多钟里,我是动了情的。

    “相识一场……呵呵,说的真轻巧啊……”假施莺摇了摇头,“小女施夷光,黑无常范无救大人的小妾,这回可以让我走了吧?”

    施夷光挑了挑眉毛,我木然按开车锁,心中有如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我特么居然上了叛军首领的小妾!

    完了,我死定了!

    施夷光打开车门,下车,向施莺家方向慢慢走去!

    不好,不知道施莺妈妈还在不在家!

    我重新发动汽车,跟上了施夷光,她停了下来,趴着车窗问:“怎么,舍不得我啦?”

    “……我劝你还是回冥界去吧,阳界的力量,比你么想象得要强百倍,早点醒悟,别折了自己的性命!”我诓她道,想把她给吓走!

    “哈哈!阳界?”施夷光仰天长啸,“阳界乃六界最底层,能有什么作为?倒是你,早点醒悟,随我去冥界,做我的下人,每天给我端茶倒水,捏捏背,洗洗脚什么的,或许我们还可以长相厮守呢。”

    她这句话说的很是轻佻,一听就是假的,去了冥界,我特么不就死了么!

    “再见!”我拉上车窗,全速朝施莺家前进,后视镜里施夷光的倩影,越来越远……

    五分钟之后,到达施莺家,不过别墅大门开着,里面的奔驰车也不见了,我捏起观气诀,别墅里空空如也,施莺妈妈他们,应该已经转移了吧?

    我又回头,也没有发现施夷光的身影。

    赶紧开溜!

    妈蛋的,从未给别人带过绿帽子,第一次戴,对方居然是冥界叛军首领,我真想给自己算算,到底还能活多久!

    这事儿要是败露,不止活着会受到叛军追杀,就是死了,到了冥界,还是会被叛军折磨啊!上刀山、下油锅,皮焦肉烂筋断骨碎,脏血毛发皆枯干!

    啊!想想就浑身难受!

    离开富人区,开回市区,看着熟悉的街景,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这才没那么惊吓。我停在一个超市门口,给郭襄打电话,问她们花名册的事情进展如何,郭襄说一切顺利,正在利用公氨系统内网来逐一排查那些照片,已经找到三百多人了。

    “你们在哪儿,我去找你们。”我说。

    现在跟在真施莺(谢心安)身边,心里才能踏实点!

    郭襄说了地点,我开车赶了过去,沪市公氨厅。

    见面后,我把这次深入敌人侦查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当然,真正深入那段,我略去没说,我只说已经和施夷光撕破了脸,再见面,肯定就是生死对决!

    “施夷光?听起来有点耳熟呢,”郭襄锁起眉头沉思,“应该是个历史名人,但是我想不起来了,你用百度查查。”

    “嗯。”我坐在旁边一个电脑旁,打开百度,敲入施夷光,回车。

    只用了一秒钟,我便震惊了!

    “西施,本名施夷光,越国美女,一般称其为西施!”

    西施!西施!!西施!!!

    杀了谢心安未婚夫的那个家伙!

    冥界第一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