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3、庙算千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3692字

    “你怎么知道她是冥界第一高手?”郭襄问。

    “昨晚大仙抱着马桶吐的时候,喊过一句,‘西施,我要取代你冥界第一高手的位置,让你跪在我面前,俯首称臣’!你没听到?”我说。

    “我没注意,以为她说胡话呢!”

    不行!这马蜂窝捅的太厉害,绝非我能收场,得把心安叫出来,共商对策!

    “襄儿,能不能把大仙请出来,我有事找她。”我贴耳对郭襄说,现在施莺正忙着用电脑排查镜像人,不知道请出心安,是否会影响她工作。

    “不行,施莺的本体在门……萌萌那儿!只有一个身体,把大仙请出来,小莺怎么办?”郭襄小声说。

    “我摊上大事儿了,必须得叫谢心安出来一趟!”我抓起郭襄的手,半命令、半哀求道。

    “……好吧,我试试。”

    郭襄走到施莺身边,跟她耳语了几句,施莺把手头工作交给了另一名警茶,跟郭襄来到我这边,满脸疑惑。

    “或许可以把莺儿的魂暂时转移到我身上,不过并不一定能成功。”郭襄道。

    “你尽力而为。”我说。

    郭襄捏起谢心安那个移魂诀,口中念念有词,念完之后,伸手拍向施莺的天灵盖,只见施莺眼睛一闭,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我将施莺扶起,问郭襄,郭襄看了看自己的手,也是一脸疑惑。

    “叫我干嘛?正睡觉呢!”身后传来谢心安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矮油?这么快又见到她本体了!

    对于办公室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异次元萌妹子,公氨和国氨的同志们都纷纷侧目!

    “襄儿,你照顾好施莺。”我赶紧拉起谢心安,出了办公室。

    “哎哎,大庭广众的,干嘛啊你!”谢心安甩开了我的手。

    我见旁边一个稍小一点的办公室里没有人,又拉起谢心安,走了进去,回手关上了门。

    “心安!你坐下,跟你汇报个事儿!”我把谢心安按在沙发上,略微整理了一下头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个细节未漏地讲给了谢心安。

    谢心安听完,原本就煞白得脸,变得更白了,几乎跟她身后墙上的仿瓷墙漆融为一体!

    “你居然……上了西施!”谢心安看起来五味杂陈,吃惊、愤恨、嫉妒、不满、惊恐,全都写在脸上!

    “心安,你得救我啊!”我蹲在地上,抱着谢心安的大腿,现在也只有她或许能救我了!

    “别碰我!”谢心安轻轻把我推开,一脸厌恶,“我嫌你脏,以后也别碰我!”

    我能理解,毕竟西施是她的杀夫仇人!

    “这不止是我的事情啊!”我说,“听你之前的语气,好像不知道西施也来了阳界,对吧?”

    “确实,”谢心安缓和了一下情绪,眉头紧锁,“没想到她也来了,原本以为,叛军是方仲永带着过来的,她这一来,可不好办了。”

    “你到底带了多少人来?你是最大的头目吧?”我问。

    谢心安点头,伸出四根手指:“我只带了五千冥军,不过先前被逼过来的朝臣中,有几十位二流的高手,原本或许可以与叛军一战,不过西施要是出手的话……”

    “她是什么实力?象气几云?”我问,我知道谢心安是象气五云,而西施肯定比谢心安厉害,可能是七、八云吧?

    “象气?别开玩笑了,”谢心安苦笑道,“象气九云的我都不放在眼里!她是混沌二云的实力!”

    尼玛!混沌二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混沌三云就在六界(虽然我不知道是哪六界)封顶了!也就是说,西施已经接近极限!

    “你和你的人联手,有办法打败她么?”我问。

    谢心安摇头:“十个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就是我哥来了,也不能奈她何,除非……”

    “除非什么?”我问。

    “除非你和郭襄,能在短时间之内,到达实气境界,咱们三人联手,或许可以与之一战!”谢心安说。

    “你确定么?”我疑惑道,实气就够?我和郭襄随便双修一下,都能涨一级虚气,可见虚气很容易修炼,变成实气,可我知道一个道理,越容易到达的层级,就说明越弱!

    虚气、实气、象气、混沌,听起来是四个等级,但是相互之间的差距,恐怕有着天壤之别!

    “我的意思是,你们俩到达实气之后,就能合体为双鱼玉佩,我回冥界取来嗜魔刃,两大名器再合体,可以助我暂时升到混沌境界,或许可与西施一战!”谢心安说完,挥了挥拳头!不过看的出来,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

    “合体?”这是要把我和郭襄变成兵器么,“等等,心安,难道你们冥界朝廷那边,就没有高手了么?把实力排名第二、第三的高手请过来支援一下不就行了?”

    “呵呵,冥界第二强手,是范无救的兄弟,叫范无伤,第三的是另一位黑无常,叫龙天云,排行第四、第五者,均为范无救的家臣,第六是我哥谢必安,那个方仲永排第七,我排第八,第十为杜子美,已经被方仲永杀害了。”

    草!前十名里,居然有六个都是黑无常的人,难怪他要造反了!当年朱棣就是因为手下能人太多,才抢了侄子的皇位的!

    “等等,好像少了一个,第九呢?”我问。

    “排行第九者,霍俊卿,二十六年前,中毒而死。”谢心安笑道,“这排行榜,是三十年前的武道大会上排出来的。”

    三十年前?心安到底多大岁数啊……

    等下,霍俊卿?那不是我的前世么!

    啊,有点明白了,阳界的霍元甲死后,到了冥界,还是霍元甲,而且又把武学搞到登峰造极的位置,死后,投胎转世到了我的身上。

    轮回,指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然而,现在琢磨这些并没什么卵用!

    “心安,告诉我怎么快速到达实气。”我说。

    “去武当,找我干爹,他肯定有办法。”谢心安斩钉截铁道。

    “你干爹……黑猫老道?”我惊诧道,虽然已经猜到谢心安和黑猫老道是一伙儿的,不过没想到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对,毕竟阴阳二界道法大相径庭,我若传授你道法,恐导致你走火入魔,干爹的道法修为,虽然不在我之上,但你是人,又是学的他御气十九诀起家,所以,他更适合指导你到达更高一个层次!”

    有点道理!

    “好,那我和郭襄现在就去找黑猫……老爹!”

    “嗯,你们小心点,这边我尽量跟西施周旋,但愿他们不会尽早动手。我只能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无论成败,务必回到这里,没有你和郭襄的支持,我更不是西施的对手,我带来的这些人,以及那些朝臣,都会被叛军绞杀在阳界。我死了倒是没关系,但我们若失败,恐怕接下来遭殃的,就是你们阳界了——范无救的野心,可不止一个冥界!他想称霸六界!”

    “别说了,”我抓住谢心安的手,“不管那个姓范的有救还是无救,我都不会让他得逞!我更不会让你死!什么叫你死了没关系?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我的意思是,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果谢心安都挂了,那我肯定也都会命丧叛军之手!谁让我犯下了弥天大罪呢!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表达的有些不对,谢心安听我说完,明显激动了一下,小手慢慢抽离我的掌心,站起身来,踮起脚尖,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

    “我等你回来!”她深情地望着我,一句柔情似水,让我当时就硬了!

    “你别煽情!我怕我控制不住!我有个建议!”我见她呼吸越来越重,好像要给我的意思,赶紧岔开话题,刚攻陷了试衣间,现在难道又要制霸办公室么?

    这可是公氨局啊!

    “什么建议?”谢心安脚落地,略有些失望地坐回沙发里。

    “合作!与阳界合作!你看怎样?”我说。

    “合作?怎么合作?”谢心安歪着脑袋问。

    “谈判啊!施莺的妈妈貌似有很深的背景,咱们可以通过这条线,跟高层取得联系,双方合作,一起消灭这股流窜到阳界的叛军势力!”

    “他们会跟我们合作么?”谢心安表示疑惑。

    “怎么不会?咱们有合作的出发点啊!你想想看,那些标本,也就是镜像人的本体,可都是阳界的人,要是叛军都死了,这些人是不是也得死?三千多条人命啊!里面不乏达官显贵!高层怎么可能不重视?再者说,现在叛军潜入人类社会,这本身就对国家氨全造成了严重的危害!我们的政腐,怕出乱子,一出乱子,就容易造成动荡,一动荡,就会影响执政根基!他们最怕这个了!”我跟心安分析道,她虽常来阳界办事,但对于共和国的了解,肯定不及我多。

    “那……那就试试?”

    “嗯,现在心安你是冥界朝廷的全权代表,我去跟施莺妈妈说,让她牵线搭桥,就你去谈吧!”我说。

    “别!我可不会谈判!我就会带兵打仗!政客的事情,我不在行!”谢心安赶紧摆手。

    “那你指派一个人也行。”我说。

    “你来呗!”

    “我?我好像是个人哎……”我尴尬道,亏你想得出来!

    “人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站在我们这边么!”谢心安飘了起来,迎面抱住了我,含情脉脉,可怜巴巴。

    “那……这样吧,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抓了抓她的胸,“我和郭襄现在就启程去武当,让施莺妈妈去联系高层,就在武当会面,谈合作事宜,可能会签订一些协议之类,心安你坐镇沪市,派个能说了算的跟着我就行,具体的我去谈,拍板的事情,交给他!”

    “嗯,这样也好,我派上官婉儿同你去!她有我的印信,可以代表白无常府。”

    “上官婉儿是什么鬼?白无常府是什么鬼?”我问。

    “婉儿是我朝史官,我的闺中好友,昨天刚救出来的,官职从二品,分量够吧?我的印信,相当于左丞相印,分量够吧?”谢心安白了我一眼。

    “如果能有冥王印的话,就更好了!”我随口说了一句。

    谢心安眯起眼睛,紧紧盯着我看了半天,看得我直发毛!

    “你怎么知道我有冥王的玉玺?”她问。

    “……我特么哪儿知道啊,随口问的!”

    “给你。”谢心安把手伸进腰间,从后面口袋里摸出一个砖头那么大的青白色玉石,“这是九黎王朝玉玺,你们阳界的专家们,应该认识。”

    “什么玩意?”我接过,还挺沉,上面是个把手,纹着龙,下面是个方框,不过缺了一角,方框里面刻着字,不认识,“这该不是你变出来的吧?到了武当还能用?”

    “这本是你们阳界的东西,哎呀,别问了,你拿去,到时候自然管用就是了!”谢心安不耐烦道。

    “谢心安,你好大胆!居然把朕的玉玺,草率交予别人!”

    一个女中音,从门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