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5、刺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2830字

    “大王您这身衣服才买的吧?”我接过她的拉杆箱,嗅了一口她身上的浴香味,笑道。

    “不用叫朕大王,这里是你阳界,朕还是入乡随俗的好。”秦书瑶背着手走在前面,架势跟去打高尔夫球的女老板似得!

    “那我该叫您什么?”我问。

    “如果换算年龄的话,朕的年纪,相当于你们阳界之人二十岁,应该比爱卿还小吧?”秦书瑶停下来,转回身问。

    我点了点头:“我今年二十六岁。”

    什么叫相当于?难道冥界的时间,和我们走的节奏不同么?

    “谢心安叫你什么?”冥王又问。

    “直呼其名。”我如实回答。

    “那你称谢心安什么?”

    “别人在时,称大仙,没别人时,就叫心安了,我跟她这些天来相处得还算不错。”我故作轻松地说,不知道冥王是否已经知道我和谢心安在周公馆滚过床单的事情。

    “那你叫朕……书瑶便是。”秦书瑶说完,转身又高傲地朝前走。

    直接叫她名字,这样真的好么?

    出了酒店,我才想起来问秦书瑶,怎么去武当啊?

    “你问朕?朕哪里晓得!”

    “我以为心安已经差人安排好了呢!”我无奈摇了摇头,“书……瑶,你有身份证么?”

    直接叫她名字,确实有点别扭!

    秦书瑶摇了摇头,一脸茫然,表情在问,身份证是什么鬼?

    “那你怎么住的酒店?”我又问。

    “原本客栈里是有房客的,不过被朕杀了。”秦书瑶轻描带写地说。

    “杀人!”我一惊,“书瑶啊……这里是阳界,杀人可是犯法的!”

    “哼,在我冥界又何尝不是?朕杀的是个叛军而已。”

    我这才放心下下来,死得是镜像人,不用报警了。

    既然她没有身份证,那么飞机、火车肯定是坐不成,万一起争执的话,我怕会引起潜伏在群众中的叛军的注意,客车我又嫌太慢,正犹豫要不要去取我那台高尔夫,忽见酒店门口有个广告牌,神州租车(硬广)!

    嗯,那就这么办吧!我有两台车,现在开着的朗逸,性能不行,跑不快,还有郭襄开的那个改装过的高尔夫,虽然很猛,但是涡轮转速调得太高,不适合跑长途,容易炸裂。

    只好租一台性能车,反正老子现在穷的只剩下钱了!

    给神州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高档跑车,答曰有两台跑车,一台奥迪TT,一台保时捷911,我说911留给我。

    带着秦书瑶过去,我把那个网点的房照押在那里了,省的再去银行取款麻烦。

    秦书瑶对于阳界的一切都很淡定,不知道是因为见多识广,还是以前曾来过阳界。上了高速之后,我告诉她要系上安全带,秦书瑶表示不懂,我停下车,帮她把安全带系好,妈蛋,这货又没穿罩罩,安全带斜着勒在她身上,上半身所有轮廓和曲线一览无余!

    还能不能让我好好开车了!

    多亏我够纯洁,才没在路上占冥王便宜。时间不等人,上高速不久,郭襄打电话过来,施莺已经和她妈妈汇合,帝都高层那边派代表乘飞机过去,兴许比我们要早到。

    她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是中秧办私厅主任的手机号。

    我问高层来的代表是谁,郭襄说不知道。

    估计至少得是常务王爷级别的,否则不能让办私厅主任做联络人!

    我挂了电话,专心开车,超速是肯定的了,回头再说吧,我不信在高速上警茶能把911给拦下来,要是硬拦的话,我就给施莺打电话,应该能放行。

    出了沪市,进入江南省地界,接近镇江的时候,一直在副驾驶闭目养神的秦书瑶突然惊醒,坐直了身子,把脚下的运动鞋穿上了!

    “怎么了?”我放开油门,慢慢减速,撇了一眼后视镜,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视野里只有一台大集装箱货车,离得还很远。

    “朕要如厕!”秦书瑶冷冷道。

    操,吓我一跳!

    “高速公路上如厕太危险了,请您稍微忍耐一会儿,离下个服务区只有三、五里路,很快便能到达。”我说。

    “嗯,开快点。”秦书瑶夹紧双腿,可能是颠簸导致的尿急。

    两分钟之后,我下了匝道,进入服务区,后面那台大货车也不紧不慢地跟了进来。

    停好车,我告诉秦书瑶厕所的位置,她去了,我下车伸展胳膊腿,点着一支烟,坐在911车前备箱上抽起来,一边抽,一边向对我投来友好目光的小姑娘们频频致意,现在我可是高富帅!

    但我没忘记保护秦书瑶的重任,捏起显鬼诀观察了一番,并未发现镜像人。

    等我抽完一支烟,秦书瑶还是没有出来,但她的气息很稳,依旧停留在洗手间里。

    我锁上车,走到洗手间外面的水池边洗手,这时,两个穿着清凉的美女从我身边擦身而过,一股幽香,差点迷得我晕过去!

    不是被美色迷晕了,是真的晕了!

    我赶紧屏息凝神,把左手伸进口袋里,捏起凝气诀,自己调整气息!

    那两个清凉美女,有说有笑地走向一台黑色奔驰车,钻进了后座,奔驰慢慢开走!

    什么情况?我紧张起来,感觉浑身酸软无力,这是被下药了啊!

    呀!秦书瑶该不会也中招了吧?刚才俩美女可是从女洗手间里出来的!

    我晃了晃脑袋,幸亏反应及时,吸入的香气不多,天旋地转,跟喝了一斤白酒之后,酒劲儿上来了似得!四下里观望,并未发现其他可疑人的行踪,我扶着墙走到女洗手间门口,抓住一个阿姨:“大姐,我女朋友半天没出来,可能晕在里面了!您帮我看看,行吗?”

    阿姨很面善,应该是见我长得帅,又穿着体面的缘故,并未太过吃惊,问我:“你女朋友长什么样?”

    “进门右手边,第三个隔间里就是她!”我指了指洗手间里面,秦书瑶的气息就在那里,我从门外可以透过门帘看见里面蹲位的分布情况。

    “……好吧。”阿姨进去了,我却有点站不住,依靠着墙壁,慢慢蹲了下来。

    不多时,阿姨又跑了出来:“小伙子,敲门没人回应,该不会真的晕倒在里面了吧!”

    “妈的!”我提了一口真气,站起身来,直接闯进女厕所,过道上正有一个系裤带的女生,看见我妈呀一嗓子!我没理她,径直走到那个蹲坑门口,一脚踹向门锁!

    咔!门锁被踹坏,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运足了劲儿,把整片门都给拽了下来(其实是因为门的质量不好的缘故,都是木头渣浇筑的门板),只见秦书瑶垂着头,裤子脱到一半,一动不动地坐在马桶上。

    “书瑶!”我拍了拍她的头,没反应。

    “阿姨,帮我一把!”

    “好,好!”阿姨帮我把秦书瑶从马桶上扶起,提上裤子,搀出洗手间,来到外面。

    怎么办啊,一点呼吸都没有了,要不要做人工呼吸?

    “我去叫医生吧?”阿姨看起来比我还着急。

    “不用。”

    我踉跄奔到洗手台那边,打开水龙头,把脑袋伸到下面,冲了一头凉水,抬起头,迎风吹,感觉恢复了一些,有真气护体果然不一样,腹中小轮儿现在转得跟发动机的涡轮似得,都快转出来了!

    我瞥了一眼跟着我的车进服务区的集装箱货车,车头只有一个司机,但是后面的集装箱中却什么都看不到。郭襄告诉过我,金属可以阻隔观气术,而这车厢,就是一个大铁柜!整个停车场,只有这么一台集装箱车突兀地停着!

    我明白了,那台黑色奔驰里的人,只不过是斥候!

    真正的敌人,在这里!

    我回到秦书瑶身边,让阿姨帮忙,把她弄到我背上,背着她回到停车处,打开车门,把她丢进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多谢阿姨,后会有期!”

    谢过阿姨,我赶紧上车,重回高速路面,果然,那台集装箱车又跟了上来,我打开头顶敞篷,设置好定速巡航,然后给郭襄打电话,铃响三声,她没接,我挂了电话,现在找谁也没用!

    要战,便来吧,本官和你们奉陪到底!

    集装箱货车提速,慢慢追了上来,渐渐与911平行,要是他一车头别过来怎么办?

    我决定先下手为强,突然一脚刹车,想绕货车后面。

    不过当货车超过我的时候,我发现它的车身存在一个BUG!

    嘿嘿,看来选跑车是选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