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6、请叫我阿基米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2本章字数:3351字

    我要操翻它!

    有人要问了,你丫开个911,它是大货车,为毛不一脚油门溜走呢?

    我是这么想的。

    第一,超速是不对的;

    第二,叛军不会杀我,因为我是双鱼玉佩之阳鱼,我死了,那些镜像人就原形毕露;

    第三,叛军不会杀秦书瑶,因为冥界的战事还未结束,朝廷军的主要统帅是谢必安,还有一些地方的王室贵族也在抵抗,秦书瑶本来就失踪了,如果她现在被叛军杀死,对于战局影响并不大,谢必安大可以再立一个王,但如果秦书瑶被叛军活捉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叛军会“挟天子以令诸侯”,用秦书瑶来逼迫朝廷残军就范!

    至少,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这么做,我不相信范无救没有我聪明,虽然我睡了他的小妾,但现在我的性命,显然比他帽子的颜色要重要的多。

    所以,叛军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把我和秦书瑶给活捉!

    所以,他们才会收买两个美女来迷晕我们,而这个集装箱大货,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就是用来关押我们的移动监狱!

    可惜,他们今天的敌人,是我夏朗,上海滩第一名侦探,通过蛛丝马迹的分析,已然对叛军的计划了然于胸!

    逃?两个美女的奔驰在前面呢,兴许还会有更多的叛军在张开大网等着我们,还不如就此一战,先灭灭叛军的威风再说!

    回到高速路现场,911与货车并驾齐驱的时候,我发现它的集装箱下面空隙很大,高度差不多有一米三、四的样子,而我这台911的高度,只有一米二多一点,完全能够从左边钻到车底下(货车外挂油箱在右边,所以那边钻不进去)!

    有人又要问了,你钻车底下有个卵用啊,大货车一个急刹车,911不就成奥利奥了么?

    我当然没那么傻,如果货车上有人对我们射击的话,这招也许管用,但若想掀翻它,还得靠我发现的那个BUG。

    这台集装箱货车,一共有五根车轴,车头有一根,车厢有四根,车厢的四根中,其中一根在前,剩下三根集中在车厢中后部,紧挨着,这种车,俗称“前四后十二”,也就是前轴四个轮(一边两个),后面十二个轮(后面四根轴,车轮数量分别是2、2、4、4)。

    五条车轴中,最中间的那根是可以上下调节的,平时空载,悬空放置,既省油,又能防止轮胎磨损,还能当备胎用,载重的时候,放下这根车轴,帮助分担后面两组车轮的压力。

    现在,这根车轴就处于悬空状态,车轮离开地面足有半米高,与后面滚动的车轴形成一个斜面,而911的车身,前后都是流线型的,发动机舱在后面,非常结实,车尾很低,也形成一个斜面,从结构上看,恰好可以切入货车车轮构成的斜面里!

    时间有限,你们自己脑补这个画面吧!

    因为,我要动手了!

    减缓车速,我松开方向盘,快速把秦书瑶拎到后座,放在驾驶座后方,待会儿,副驾驶的位置可能会有些危险!搞定秦书瑶之后,我关掉定速巡航,凝出一发气弹,射向货车的左侧后视镜,不出我所料,因为中毒的原因,气弹威力很小,只将镜子打歪了一些,但这已经足够,司机看不到我了!

    猛地向右打方向盘,我把车开进了货车下面,卧槽!高度刚刚好,头皮都快擦着车底盘的传动轴了,我估计要是货车再装两吨货,车身再压低一点的话,911就进不来!

    货车可能发现有些异常,明显松了油,我也赶紧刹车,防止追尾,稳定了几秒钟之后,两车相对静止,我回头观察货车那组悬起来的车轮的位置,不能直接让它压过去,弄不好,会把911压扁!

    我向左打了一点方向,让911保持一大半车身在车底,一小半在车外面的状态,这样,那组悬空车轮刚好对准了911的中轴线,而我和秦书瑶则都在危险范围之外,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慢慢松油,让车尾无限接近悬起来的车轮,差不多挨上的时候,我把刹车踩到一半!

    车速骤减,只觉得身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911,胳膊拧不过大腿啊,911四个车轮被刹车鲍鱼抱紧,但还是让大货车的车轮顶着往前推出去三、四十米远!

    我努力控制着方向盘,正怀疑是不是这招不行,突然觉得后面货车的力道松了一下!余光瞟过去,悬挂的车轮已经压上来了,而后面那组驱动轮,贴上了911车身,贴上之后,车轮空转,把911的后引擎盖拧成了麻花!

    货车的左后部分,被911给硬生生翘起来了,而911的右侧车身,一下子被压塌,悬挂触底,911失去了平衡,前轮开始打晃!

    我深吸一口气,将刹车一脚踩死!脚下传来ABS奋力工作的弹跳感,货车两组车轮,全都骑到了911车身上,眼看车轮要碾压到副驾驶的位置,我又突然一脚油门,同时向左打方向盘,冲出了货车车底!

    那两组车轮失去着力点,轰然落地,巨大的重力势能,转化为巨大的弹跳力,把左侧车尾弹起来,落地,力通过车轴传送,又翘起了右侧的车尾,这次倾斜幅度更大!

    我踩下刹车,看着货车左右摇摆、跳来跳去、歪歪扭扭地前进了一小段距离,货车司机显然在用方向盘进行调整,可后面车厢的扭转力实在太大,跳了三下之后,货车终于失控,车头扎向隔离带,车身向右倾斜(很大概率向右倾斜,因为货车在第一、三、五次弹跳的时候倾覆的概率为75%,不要问我为什么,问物理课本,找“简谐运动的回复力和能量”那个考点),翻倒在地,又火花带闪电地滑行出去几十米远才停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我虽然没看见爆炸点,但推断是货车右边的油箱,被挤压变形,又在地上摩擦,形成电火花,引起爆炸,这是我一开始就预计到了的结果,所以911没跟货车太近。

    才不管里面的敌人到底死活呢,我赶紧从货车和应急车道的缝隙中逃走!

    这次交手告诉我们,知识的重要性!

    我用物理知识干掉了货车,但在叛军眼里看来,货车肯定是被我的道法干掉的!这应该可以震慑他们一段时间,不至于轻易再对我们下手,而现在,是我逃离他们视线的时机!

    911右面悬挂已经不能回弹,轮胎早就被压瘪了,发动机也传来奇怪的声音,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旦趴窝,这车估计就报废了,如果要修,维修费用肯定要高于现在这款车的费用!

    尼玛啊!为了在叛军面前装个比,损失几十万(这是12年的老款车),我可真壕!

    果然,911开出去没到两千米,发动机舱里就冒出一股白烟,变速箱里也传来嘎啦嘎啦的声音,911车底失去动力,我靠边停车,把秦书瑶从车里拖拽出来,背上,下高速路面,踹开防护栏。

    穿过一片水田,前面是个小镇,我从钱包里拿出两千人民币,雇一个居民开他家小破车把我和秦书瑶送到镇江市区,同时联络郭襄,让施莺派镇江国氨局的同志来接应,给我们搞一台新车来。

    安排好之后,我在车里捏起指诀,看周围的动向,防止再有敌人跟踪,然而并没有,他们应该正处理高速上的事故。

    他们必须处理,不能等警茶,因为车厢里埋伏的,很可能是镜像人,被警茶抓获,会很麻烦。

    观了一圈,我的视线落回到怀里的秦书瑶身上,正好可以看看她的实力!

    我看向她的小腹,凝神聚力,里面的丹田之气慢慢清晰起来。

    嗯?紫色?怎么只有象气的实力呢?本以为她是混沌一、二元的选手!

    当那几个小球能分辨出个数之后,更让人大跌眼镜!

    象气四云!

    谢心安还是象气五云呢!

    堂堂冥王,居然这么菜,还敢独自一人出来溜达,幸亏有我保护她!

    按照金字塔理论,我估计以她的实力,连排行榜前二十位进去都困难,也难怪,以谢心安的描述,冥界应该还是世袭制,自古皇帝武功绝顶的,本来就没几个。

    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便把手按在她的胸口,抓了抓,测了测她心率,跟正常人差不多,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药效算是比较轻,不过让我想不通的是,连我都能避开大部分的毒,作为象气四云的高手,秦书瑶怎么会中毒这么深呢?

    难道是那两个美女小看我,没对我释放太大剂量?

    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到了市区,镇江的同志已经先行到达约定地点,领头的局长问我要不要把秦书瑶送医,我说不用,把车给我就行。他们为我准备了一台宝马328,0-100公里加速五秒多的车,行了,凑合着用吧。

    出了镇江,我没敢直接上高速,怕再让叛军的人给盯上。

    从这里去武当(在鄂州),走江北最近,需要北上扬州,必须要跨过长江,过江就那么两条大桥,叛军肯定会设卡拦截,所以我选择往西南方向走,从金陵市的禄口过境,插到马鞍山再从那里过江。

    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一路顺畅,没有遇到任何异常,过了江之后,我在一个服务区边上停下,主要是让车休息休息,我没敢下车,怕这里也有叛军的斥候。

    秦书瑶还没醒,不能让她再睡了,我捏住她的手腕,给她输真气,想把她强行激醒。

    一输气,我就后悔了,她的气海比郭襄要深邃的多得多,就像被一只饥渴的狗咬住了骨头,根本停不下来!几秒钟之后,我的真气就被她抽走了一半,我赶紧松开手,再输下去,容易让我精尽人亡!

    秦书瑶醒了,睁开眼睛,在副驾驶上迷茫地看着我:“爱卿,到哪儿了?”

    “呵呵,没事,大王您接着睡吧。”

    “啊……朕要去如厕!”秦书瑶说着就要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