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1、双鱼陨落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1:23本章字数:4187字

    “啥意思啊?”我还是没明白。

    郭襄把左手放在嘴边(但我这个角度看得见),假装挠脸颊,用口型吐出两个字:“假的!”

    “什么假的?”我刚问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因为施莺已经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股寒彻透骨的强大气息钻入体内,让我在半秒钟之内,彻底冻僵,完全丧失战斗力!

    我的视线还落在郭襄身上,她跟我一样,也被冻住了!

    我太笨了,真的施莺怎么可能跟我们回老家吃过锅包肉呢?她没去过东北啊!

    后座的施莺,是假的,是西施!

    这货怎么潜进来的!真的施莺怎么样了?

    “开车。”假施莺扶着我的肩膀,淡淡地说。

    说来奇怪,我像是被遥控了一样,用僵直的脚踩离合,用僵硬的手挂档,松手刹,抬离合,起步,完全不受我自己控制,但又行云如流水,比我自己平时开车都溜!

    这是什么法术?

    开车穿过酒店前面的庭院,来到大门的时候,照例要停车检查,西施操纵着我打开车窗,从口袋里掏出通行证,郭襄也是如此,自己掏出通行证,在卫兵面前晃了晃。

    士兵随便看了一眼,点头放行!给我气的啊,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和郭襄焦急的眼神么!车前的军用路障被挪开,我又被操控着继续往前开,车速很快,过弯的时候,还做出一个漂移的动作!如果这是的西施的车技的话,那也太厉害了!

    车过了黄浦江,来到东方明珠塔下,才停下来。

    这是邀请我们上去旋转餐厅吃饭的意思么?不是说好要吃锅包肉么!西施你这个骗子!我还真猜对了,西施操控我们下车,上明珠塔,直奔空中旋转餐厅。

    奇怪的是,整个旋转餐厅,连一个客人都没有,旋转餐厅也没有转动,倒是餐厅边缘观景的地方,相隔大概二十米左右距离,躺着好几条很粗的铁锁链,一头固定在地上,不知道干嘛用的,记得以前并没有。

    我懂了,就像我们包下帝豪酒店一样,叛军把东方明珠也给包下来了!

    三人对坐,西施像模像样地点餐,然后托着腮帮子,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郭襄。

    她到底什么意思?找我们叙旧来了么?

    不多时,菜上齐,居然真的有锅包肉,而且还是三盘,分别盛放在我们三人面前。

    “别客气,这顿我请!”西施笑了笑,抬手让我们吃饭,“噢,差点忘了!”

    西施起身,绕到我们身后,把手按压在我们肩膀上,只觉得一股炙热传递到身体内,我的身子一软,差点滑到桌底下去!

    我撑住身体,活动一下双手,看看郭襄,她也被解冻,正冷冷逼视着已经坐回餐桌对面的西施。以我俩的实力,肯定打不过西施,郭襄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她到底想干嘛。

    “吃吧,请你俩吃一顿饭,好像不是很容易呢!”西施拿起叉子,戳了一块锅包肉。

    “嗯,味道还不错,跟你们家那边差不多嘛!嘻嘻!”西施嚼着锅包肉,舔了舔嘴唇。

    我也拿起叉子,叉了一块我面前的那盘肉,放进嘴里,味道确实很正宗,而且非常熟悉,好像在哪儿吃过!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西施放下叉子,又托起腮帮子问我。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看了看郭襄,她也吃了一块她面前的,同样面露疑惑。

    “挺好吃吧?”我傻傻地问她。

    郭襄白了我一眼,又吃一口,嚼了嚼,猛地将叉子拍在桌上,霍地站了起来:“卑鄙无耻!我妈妈人呢!”

    她妈妈?我好奇地尝了一口她的锅包肉,跟我的并不是一个味道。

    啊!我明白了!

    “卑鄙无耻!我妈妈人呢!”我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妈蛋的,怪不得味道这么熟悉,这是我妈做的!

    西施轻笑,抬起双手,轻轻拍了一下。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望去,只见包房里走出来三个人,中间是个魁梧的壮汉,一边是脸色煞白的我妈,另一边的妇人,跟我妈年纪相仿,肯定是郭襄的妈妈!

    “我草你妈!”我回过身,抓起桌上的餐刀指向西施!

    你可能要问了,这个时候不应该扑上去大喊一声“妈,你没事吧”么?

    你以为拍电视剧啊!

    西施往后仰了仰身子,挺起硕大的胸脯:“呵呵,我没有妈哟。”

    “对,没妈,你是婊子养的!bitch,of,the,bitch!英语,懂不懂,你个山炮!”我骂道。

    “你——”西施怒了,腾地站了起来!

    郭襄拉住我的手,慢慢把餐刀给撸了下去,摇头示意我别冲动。

    我看见她把餐刀拿下去之后,放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小朗!你没事吧!”我妈显然电视剧看多了,颤巍巍地跑过来问。

    “妈,这里没你事,你跟阿姨先回包间里去!”我对我妈柔声说。

    “襄儿……”郭襄妈妈没过来,担心地喊了一声。

    郭襄回头,冲她妈妈点了点头,又摆了摆手,让她妈妈也回去。

    这个时候,不能让亲人的存在扰乱阵脚,西施把两位妈妈绑架过来,肯定是对我们有所图,想胁迫我们做什么事情。

    “有话说,有屁放,堂堂冥界第一高手,居然用两个大妈做人质,你丢不丢人!”我轻蔑道。

    西施怒气未消,冲那个魁梧壮汉扬了扬下巴,壮汉把两位妈妈又带回包间里。

    郭襄拉着我坐下,若无其事地继续吃她妈妈做的锅包肉。

    “没想到你对我这么绝情!”西施盯着我,冷冷地说。

    “说的好像我对你动过情似得!”我撇了撇嘴,违心地说。

    “没动过情?那你明知道我是假的,还在优一库里跟我坐爱!”西施倒是口无遮拦,直接把这两个尴尬的字说了出来,且掷地有声!

    郭襄抬眼看了看我,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但很快恢复平静,继续低头吃东西。

    “白捡的便宜谁不要啊!白给操还不操,那不是煞笔么!”我插起双臂,冷哼了一声,现在也顾不得郭襄吃不吃醋了,得先激怒西施,我和郭襄才有机会,因为人一发怒,就会乱方寸,就会露出弱点,让敌人有机可乘,我是学过犯罪心理学的。

    “你——”西施气的眼睛通红,居然飙出几颗泪泪珠。

    “别扯犊子了,说正经事吧,你想让我们干嘛?”郭襄抽出一张纸巾,轻描带写地说。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无情,就休怪我无义!”西施擦了擦眼泪,抽了一下鼻子,“直说了吧,我命令你们,现在合体,打开二界通道,我要再调三千兵马过来!”

    “合体?啥几把意思?”我问。

    “你刚操过我没几天,他妈问我合体是什么意思?”西施小拳头攥得嘎嘎蹦蹦响,眼里像是要冒火一般。

    “……你明说不就完了么。”我有点怯了,毕竟搞过人家,心虚。

    “有用么?我们半个小时前才刚合体,你又不是不知道。”郭襄用纸巾擦了擦嘴。

    “哼哼,在帝豪酒店当然没用,但在这里可以!”西施又拍了拍手,我感觉桌子动了一下,转头看向窗外,远处的金融中心大楼开始慢慢移动。

    只见餐厅弧线拐角处,走出来一个黑衣人,牵着一只硕大的褐色老鼠!另一边的弧线拐角,也出来个黑衣人,身后牵着一头青牛!

    “吼!”一声虎啸,从拐角后面传来!

    这是要重列十二生肖阵!

    不多时,鼠、牛、虎、兔、龙(一个赤身女孩)、蛇纷纷就位,都被栓在了那几条躺着的铁链上,栓好后,黑衣人退了下去。

    动物之间,相互隔开大概二十米,另外六个生肖,因为挡着,看不见,不过听得到动物的嘶鸣,和咔嚓咔嚓挣铁链的声音,估计也已经排列就绪。

    厉害!居然想到把旋转餐厅,布成十二生肖大阵!这阵的威力自然要比在地下更强,两百多米高的地方,几乎不受地面的干扰,能够更好地吸引宇宙射线(阵法威力的本源就是利用宇宙射线,郭襄告诉过我)。

    而我和郭襄,无疑就是阵引——双鱼玉佩!

    “怎么,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啊?做吧!”西施冷笑。

    “我要是不答应呢?”我也以冷笑回敬之。

    “这里距离地面多少米?”西施问。

    “267米!”我说。

    “那么,把你们的妈妈丢下去,会怎么样呢?”西施抬了抬眉毛,狡诘道。

    “你够狠!”我愤然解开衬衫纽扣,要不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我和郭襄的妈妈,玩无绳蹦极么?合体就合体吧,不过是增加三千叛军而已,我们这边,现在可有近万人的部队!

    上来一个女服务员,把餐桌上的盘盘碗碗都给撤了下去。

    西施翘起二郎腿,指了指餐桌,跟尼玛AV导演似得!

    郭襄犹豫了几秒钟,叹了口气,将牛仔裤退下一半,趴在了桌上。

    合体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除非两人都愿意才行,即便是强行进去,也没用,因为我和郭襄如果不动用真气,通过身体连接部让真气运行的话,双鱼玉佩便无法发挥效力!

    西施就是怕我们不配合,才把我们的妈妈抓来,强迫我们自愿合体,激发双鱼玉佩!

    我发狠地蹂躏着郭襄,带着对西施的愤恨,冲击着餐桌不断后移,郭襄趴在桌上,一声不吭,默默地吐纳真气,渐渐的,阴阳二气交融,两个小轮以相同频率转动起来。

    隐隐觉得天有些变黑了,我转头望向窗外,尼玛!好大一坨乌云,从东边压了过来,云头剧烈翻滚,好似裹挟着好多怪物,光看这架势,就足以摧城拔寨!

    “哈哈!三十万羽林军!我看你们怎么应对!”西施仰天长啸!

    三十万?我停了下来,怎么能搞来这么多!不是三千么!

    “快停下!”郭襄转头冲我低声喊,“咱们中计了!”

    我赶紧拔出,不过貌似已经晚了,腹中小轮,还在以那个频率转动,根本停不下来!郭襄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捏起隐气诀,可还是没用,她的小腹壁比较薄,甚至能看见里面小轮子的形状!

    西施张开双臂,走向窗边,我又看了一眼乌云,已经近在咫尺,云头上,似有千军万马在簇动!

    “不行,必须阻止他们!”郭襄急了,凝出一发气弹,射向自己的腹部!

    噗的一声闷响,郭襄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但是小轮依旧在高速转动。

    我赶紧蹲下,扶起郭襄,有点蒙圈了,怎么办啊!

    三十万冥军!一旦让他们冲出乌云,我们这场战斗就输定了!

    岂止是输了这场,西施称之为羽林军,很可能是叛军中的精英部队,也许整个沪市,整个阳界,都会生灵涂炭。

    要知道,范无救的野心,可不止是他们冥界!

    这也许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必须毁掉双鱼玉佩!”郭襄咬紧牙关,用坚毅的眼神望着我。

    “怎么毁?”

    “只要毁掉其中一鱼,就够了!”

    郭襄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之前藏的那把餐刀,慢慢顶到我的腹部,两行热泪,哗地留了下来:“亲爱的,你告诉我,切腹是不是很疼?”

    “切吧!没那么疼的!”我跪坐在地上,挺直腰杆,闭上眼睛,既然必须要牺牲一个,那就让我来吧!

    “真的不疼么?”郭襄哽咽着问,我感觉餐刀的刀尖,已经扎入腹部少许,凉丝丝的!

    “真的不疼,你放心刺吧,刺进去之后,再横着割一刀,那样效果才更好!”我知道鬼子切腹自尽的时候,都是这样做的。

    我也知道,腹部盘踞着人体最密集的神经,一刀切下去,痛苦不堪!

    切腹,是世界上最痛苦的自杀方式,没有之一!

    但这可能是唯一毁掉我的阳鱼的办法,所以我不能告诉郭襄,不能让她心慈手软!

    “切啊!”我已经崩紧肌肉,就等郭襄刺进来,可她却迟迟没有动手,而且腹部的冰凉感也不见了。

    我决定骂她两句,激她刺我,便睁开眼睛,却看见郭襄正跪在我面前,嘴巴张开,下巴剧烈颤抖!

    低头一看,尼玛啊!

    这货居然把餐刀插进了自己腹部!

    “襄儿!”我赶紧伸手去阻止,不过已经晚了,郭襄翻腕,将刀刃横过来,用力向右一划,一道十多厘米长的血口子立即出现,黑色的血,像是瀑布一般流淌出来!

    “亲爱的,你不是说,不疼的么……”郭襄狞笑着,扑倒在我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