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灵运福吉惹凶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2826字

    古月的双目闪动,若是近看,一层蒙蒙青光覆盖其上。他仔细凝望,男孩全身瑞气缭绕,不由惊呼一声:“竟然是灵运·小福吉!”

    小福吉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特定的称谓,包含幸运在内的好运格。人的存在就是各种几率作用下的结果,每一个人的出生都带着上天的眷顾,但是那些有特殊遭遇和命运的人,他们体内就可能汇聚出灵运。赵天赐的体内存在的灵运被称为小福吉,能给宿主带来叫人艳羡的福祉,含着金钥匙出生,无灾无病,聪颖过人,若在古时,必是凤子龙孙皇亲国戚,在现代则是达官贵人富豪子弟。

    但对修道者来说,那就是一份大补的营养,常说的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灵运正是庞大的精华集合体。

    若是把小福吉吸收,血狼有十成的把握干掉古月,但是他的伤比表面看上去严重得多,吞纳小福吉这样庞大的灵运需要不短的时间,所以他选择先血食一个普通人,等待体力稍作恢复再考虑下一步。

    所以,现在他是诈糊。

    血狼赌的就是古月的慈悲心。

    而他竟然赌对了,古月犹豫之下,真的没出手。

    缓过来的血狼得意地狂笑:“这下你如何阻我?”

    赵天赐紧张得浑身冰冷,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如果是梦怎么会如此真实,鼻端萦绕的血腥味如此浓烈,地上的尸体如此的鲜活。一向聪明的他几近崩溃,当现实的残酷超过承受底线,像一个女孩一样,不自主地流下绝望的泪水。

    “跑!悬崖!”

    姜书涯的声音擂鼓似地响起,让赵天赐几近停滞的心脏跳动起来。

    半空中,一团黑影凌空扑下。

    求生的欲望战胜了恐惧,赵天赐就地一个打滚,顾不得受伤一跃而起冲出山崖,只要跳下去,就能远离这恐怖的人。

    “找死!”

    血狼扬手一挥,气劲涌出,击中黑影。随后他一个腾跃,凌空一抓,悬在半空的赵天赐动弹不得,任他如何挣扎也不能挣脱,他狞笑道:“凭你也想逃出爷的掌心?”

    嘭!

    乱石飞溅!

    黑影哪里是一个人,只是衣服包裹的一堆碎石,受到血狼气劲的冲击,四射的碎石宛若飞蝗。

    周遭的树木簌簌颤栗,碎石击中便是一个深坑,断枝败叶如雨而下。不少碎石击在血狼身上,他吃痛之下不由略略分神。

    荒草中的姜书涯猎豹似地冲出,狠狠撞在赵天赐的身上,两人滚成一团惨叫坠落。

    血狼毕竟身受重伤,凌空禁锢的力量终究有限,他大怒之下只来得及一抓,带下姜书涯后背一大块血肉,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跌入崖底。

    血狼惊觉身旁青芒闪动。

    就在纠缠的这片刻之间,古月竟已来到他的身边,全身带着蛛丝一般的电芒,嘶嘶雷咬声中,空气彷佛都被蒸发、扭曲。

    “血狼,结束了。”

    淡漠的语气中,冲天的电光亮起,光柱直透云霄,驱散夜晚重重黑暗。

    血狼一声凄厉的惨叫。

    夺目的炫光消散,血狼虚弱的声音遥遥传来:“古月杂毛,咱们不死不休!”

    “终是让他逃掉,唉……”

    古月平静地站在原地,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然后他挺直的身体一颤,嘴角缓缓沁出一缕鲜血,这一刻,他的背影苍老而疲惫。

    山崖下。

    姜书涯和赵天赐摔成一团。

    幸好山崖不算太高,而且丛生不少树藤,这一路掉下来,姜书涯身上除了擦伤,居然无甚大碍。

    不过赵天赐就没这么好运了,他左腿已经直不起来,稍一用力就锥心的痛。

    “别动,你左腿骨折了。”姜书涯跟街头算命的学过一段时间摸骨。

    他找来两段枯枝,试了试硬度,把赵天赐的腿固定住,撕开衣服扯成条,帮他捆起来。

    “为什么救我?”赵天赐很奇怪。左腿虽然很痛,但是他一点不慌张,反问起姜书涯。

    “嘿,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姜书涯现在只觉得后背火辣辣地疼,像是被浇了一锅滚油,更令他不安的是身体传来的寒冷感,那是失血的前兆。他抬头望望上方,伸手把赵天赐拉起来。

    “我们走。”

    “去哪儿?”

    “攀上去,靠我们俩,走不回去。”

    上坡的路难走,上坡的山路更难走。

    寒冷的天气加上潮湿粘滑的山路,姜书涯感觉每一脚都在悬崖边上,稍不注意就会跌得粉身碎骨。他的呼吸逐渐沉重,体力在飞速耗尽,眩晕的感觉时不时侵袭着神智,这一条不长的山路,这个时候看上去是那么遥远。

    “放我下来,你还有机会的。”

    赵天赐的腿更痛了,他也一直咬牙硬撑,至少最后一刻,他还想保留一点尊严。

    “有力气就少说废话,多使劲。”姜书涯说。

    赵天赐闭嘴不言,眼眶红红的,内心的愧疚和自责煎熬着他。因为他借着月光看清自己的左手,上面全是鲜红的血,源自姜书涯背上的伤。这个和他年纪相当的少年,在接近零度的冬天,身受重伤,还拖着他一步步攀登,这种坚韧让他想起老家的那株铁线藤。

    “嘿,别拿出那种表情,我可不会有事。”姜书涯略略喘气,脸上仍挂着懒散的笑,“像我这样的人命贱得很,老天爷没那么喜欢,不会随便拿走的。”

    路继续走。

    姜书涯脚步踉跄、迟缓但却坚定,一往无前。

    再远的距离,终有走完的时候。

    攀上高地的一刻,姜书涯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最后的路是被几名男生拖上去的,两个人现在都躺在地上,彼此互望一眼,竟是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莫不成疯了么?”

    “看不出那个姓姜的那么有种。”

    有几个男生在窃窃私语。

    古月站在姜书涯的跟前,眼中丝毫不掩欣赏之色。

    姜书涯大口喘着气,本想笑一笑,结果背伤一痛,变成龇牙咧嘴,说:“老神仙,你也真忍心,就这样看着我们爬上来。”

    古月淡淡一笑,说:“逆境才见成长。”然后他走到众男生身边,看着死去的牺牲者,叹了口气,道:“去折几根树枝做两幅担架,离开这里找医生疗伤。”

    神仙的话谁敢不从?众男生虽然从来没干过,七拼八凑还是弄出简陋的担架,把姜书涯和赵天赐抬起,轮换着走出这片要命的树林。

    看到学校平日腻烦的白墙高楼,众人心中都涌上说不出的亲切。

    手机也终于是有了信号。

    急救电话打过去,接待员温吞的语速惹毛了众少,其中一个胖子直接联系了他舅,说了没三句就挂了,不超过五分钟,隐隐传来一连串救护车的鸣笛。

    胖子得意地解释,他舅是市卫生局局长。

    看到一片闪动的红光,众人终于放下心来。

    “老神仙……您什么打算?”有人问。

    古月高深莫测地一笑,出手如电,飞快地在每个人眉心一指,包括赵天赐在内,众男生都是身体一颤,目光渐渐呆滞,缓缓闭上眼软倒在地。

    姜书涯躺在地上,惊讶地看着。

    古月走到他跟前,半蹲下来,看着姜书涯因失血而惨白的脸,想了想,终是从唐装口袋里掏出一小纸包,展开一看,包着一撮灰白色的粉末。没等姜书涯表示反对,他一手拍开他的嘴,直接把粉末灌进他的嘴里,然后强行把他嘴合上,让他连吐的机会都没有。

    药粉入肚,姜书涯顿觉浑身发热。

    “死老头,你给我吃的什么?”姜书涯吓得魂飞天外,惊骇莫名。

    古月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

    姜书涯灵活地一个翻身躲开,然后他惊讶地发现,伤势似乎没那么严重了。

    他喃喃地问:“这是仙丹?”

    “仙个屁丹,肾上腺素懂不懂?没文化真可怕。”古月笑骂,略略喘息,“刚刚我使出灭心指,封印了他们今晚的记忆,接下来就只能靠你了。”

    靠我?

    姜书涯大惑不解地望着古月,似懂非懂。

    古月昂然而立,身姿挺拔,如苍松古柏。

    足足二十秒之后,姜书涯开始觉得不对劲,这救护车都快到了,老头怎么还站着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没颤一下,下意识推了推,气势十足的老者应声而倒。

    靠,晕了还摆架子!

    姜书涯望着越来越近的救护车,叹了口气,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咬咬牙把古月扛起,做贼一样窜进楼道里,抄小路翻院墙逃之夭夭。